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所谓黑历史
    明星的私生活永远是人们在好奇的,甚至被认为是理所应当被公开的。他们忽略了明星从生物学角度来讲,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从法律上讲,同样享受着**权的庇护。

    “三年前,我出过一次车祸。”任辰有些无奈,“那是我在拍一场车戏……请不要误会,是在一个山路十八弯的偏僻山郊,拍摄一幕情侣一起出去玩的镜头。”

    李小菀抱着那只熊,乖乖地听着。她不时偷偷看向齐晗,他认真地听着,眸光灼灼,那双眼睛里,永远是光明和正义,是李小菀无法克制,还是爱上了的模样。

    齐晗突然想到了什么,但是他没有开口打断。

    “当时和我搭戏的那位女演员前一天因为被劈腿失恋,和朋友出去喝了酒,导致她开着车子朝一侧崖壁撞了过去。”任辰坦然道,“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谁遭遇情伤,都会犯糊涂,但是车祸之后,很多媒体说,是我和那个女演员在车里发生了一些……就是说,他们认为我和那个女演员有染……”

    齐晗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自然继续由着他们继续说下去。

    “任辰和经纪公司签约的时候,有一项条款就是为了笼络更多的粉丝——就是网上说的女友粉制定的,”经纪人插言道,“任辰在35岁之前不能谈恋爱,更不能结婚。”

    李小菀睁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演艺人会签这种合同,“这不就是卖身契吗?”

    她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声音有些大,三个男人都转过来看向她。李小菀弱弱地看着齐晗,但是齐晗丝毫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对,这就是卖身契。”任辰接着说道,“但是我想要实现我的梦想,所以我签下了这份合同。但是这件事之后,我失去了不少粉丝。”

    齐晗道,“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你也付出了本不是你该承担的代价,这,也不能算是什么要挟的把柄吧?”

    任辰抿紧了嘴唇,拳头攥得紧紧的。

    经纪人拍拍他的后背,“任辰最近要开一个个人演唱会,但是,当初第一个报道这条新闻的记者突然失踪了。”

    “这么说,那个打电话过来的人,一定是要挟你,说这位记者是你杀的。”

    被人道破事实,任辰看起来反而轻松了些,“您说得没错。”

    “我不明白,”齐晗道,“如果你和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因此忧心忡忡?我记得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跟我说过,不论他人怎样,你都会做到问心无愧。”

    任辰欲言又止,他看了看经纪人。后者刚要开口,齐晗阻止了,“你自己的事,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听别人说,不如听你说。”

    任辰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下定决心。

    齐晗并没有催促,他给李小菀倒了一杯水,拉起了她的衣袖,“衣服穿好,别着凉。”

    李小菀看着他,脸颊红红的。

    “齐警官,我见过这个记者。”

    不但李小菀惊讶,就连经纪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愕然,“任辰你……”

    但是齐晗却似乎并不吃惊。

    “你不但见了他,还和他发生了冲突。”齐晗道,他摸摸鼻子,拿了两个橘子递给他们,“但是,你以为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不然你也不会冒险去见他,我想这个记者手上恐怕不但有你们车祸的新闻报道,应该还有其他的把柄,不然你也不会私下里去见他。只不过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碰面,却被人看到了,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打电话的人就是目击了这场秘密会面的人。”

    任辰喉结上下滚动着,“你说得没错,就在今天早上,有人把这些照片放在了我的桌子上。”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齐晗。

    齐晗没有直接接过来,他用手帕捏住信封的边角,取了过来。照片上,任辰的脸被拍得清清楚楚,就算是未曾谋面,也能通过他的照片认出来。

    但是记者的脸却不怎么清楚,如果不是任辰承认,齐晗未必能把二者联系到一起。

    “这个信封都有谁碰过?”他问道。

    “经纪人和我。”任辰答道。

    通常,指纹比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在上一个案子里,齐晗因为忽略了死者衣服上的指纹,让破案进度慢了下来,他现在依旧很自责。

    “我会让技术队提取指纹,希望你们能配合。”

    经纪人有些为难,“上一次我们任辰去警局报道,就被媒体拍到,大做文章,我们能不能不去?”

    这个提议虽然不算过分,但是齐晗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我同意帮你们是因为认可任辰待人的姿态,也因为我今天请了假。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警察,不是私家侦探。”

    “我明白了,”任辰站了起来,“我们什么时候去按指纹?”

    齐晗看着他,任辰看起来年纪和李小菀相仿,这位当红鲜肉长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他现在有些忧心忡忡,流露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沉稳和焦虑。

    “你们现在就可以去,我会通知他们。”

    任辰看起来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哥,你不要和他们一起回去吗?上一次……”任辰和经纪人离开之后,齐晗把削好皮的苹果塞进她的手里,似乎是笃定地要把她养胖一点。

    齐晗听到她这么说,不置可否地说道,“帮他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第八十二章 所谓黑历史-->>(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听到她这么说,不置可否地说道,“帮他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要是以后寻求警察帮助都成了给他打私人电话,那他该做什么警察,直接开个侦探事务所不更好。

    李小菀看着那颗苹果,“哥……我会不会变胖……”

    齐晗看了她一眼,“所以呢?”

    ……所以呢???

    李小菀郁闷地在心里画了个圈圈,当然是会变丑啊……

    九哥看到任辰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在他印象当中,这位小鲜肉也曾经因为花边新闻成为了戴蒙案的嫌疑人。

    “不好意思,技术队在哪里?”任辰显然是也认出了他。

    九哥指指走廊前面一扇门。

    “谢谢。”

    九哥在原地站了站。齐晗请了几天的假,电话不通,找不到人,想也知道是在医院照顾李小菀,但是齐晗不告诉他们,九哥自然也不会去戳破,他们都需要一点时间,认清一些事情。

    只不过徐川解不开的难题,都落到了九哥头上,虽然不是什么累人的活儿,但是一个人总是有点儿不一样。

    技术队收到了齐晗的指令,不敢怠慢,何况记者死在家中,现场布置得看似自杀,但是第二天他约了主编争取单独栏目的事,徐川认定这不是自杀,嫌疑人还没锁定,如果能从信封上提取到指纹,就多一条线索,所以不出几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取证。

    任辰谢过技术队的警员,又做了一下笔录,就回去休息了。

    齐晗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李小菀在医院楼下散步,秋季温凉的晚风吹在他们脸上,柔软舒适。

    齐晗收到任辰的笔录,记者被谋杀的那天,任辰虽然和他发生了争执,但记者的死亡时间,任辰有一个剧组的人做不在场证明。

    齐晗想不通的是,这种警方只要稍作调查就能拆穿的事情,怎么会成为要挟一个当红鲜肉的把柄呢?

    “哥,你是在想任辰的案子吗?”李小菀注意到他的心不在焉。

    “嗯,”齐晗供认不讳,“这个要挟任辰的人,知道他的经纪公司的位置,可以进入经纪公司不会引起注意,还知道任辰和记者有约,这个人就像是个隐形人潜伏在任辰身边,这有可能吗……”

    李小菀想了想,“那任辰的那个经纪人呢?”

    齐晗看了看她,“虽然有可能,但是我并没有把他列为头号怀疑对象。”

    李小菀想要说什么,齐晗道,“我知道你觉得我不够公允,但是我认为那个经纪人应该是从犯。”

    李小菀张张嘴巴,“那你还当他继续在任辰身边?”

    “因为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要任辰身败名裂。”

    “你不是告诉过我,不要随意揣测的吗?”

    齐晗笑了笑,“我可不是随意揣测。”

    草丛里的夜灯亮起,萤火虫震动着翅膀,亮着最后的余光。齐晗的笑容温和疲惫,还有些慵懒。

    “如果你怀疑一个人杀了人,会把这些可能成为证据的照片寄给他吗?”

    李小菀摇了摇头,“我会报警。”

    齐晗接着说道,“如果你恨一个人,会用一些可能是莫须有的罪名来威胁他吗?”

    李小菀犹豫地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但是,她也同样疑惑地问道,“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齐晗反问道,“我从来没有做过粉丝,这件事你比我在行。”

    “嗯……”

    齐晗给她了一个开头,“就说一点你追星的时候的事就好了。”

    李小菀认真地想着,“我想起一件事,”

    齐晗做好了认真听讲的准备。

    “你知道……你肯定不知道,”李小菀缩缩脖子,“有一个小明星,我的意思是他年纪小,他去年参加的高考,应援会的骨干在微博上呼吁粉丝不要去打扰他,但是还是有一些人去找了他,在考场外面等他……”

    齐晗像是在想什么,没听到李小菀继续说,他抬起头,看到李小菀一直看着他,道,“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