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礼尚往来
    “小睿,本子被他们拿走……”

    李晟睿摆摆手,面色一直阴沉着的他此时却露出了一个笑容,“哥,你怕和我一起坐牢吗?”

    李启阳说道,“当然不怕。”

    “那和我一起死呢?”

    李启阳蹲下身,他仰头看着陷在椅子里的李晟睿,“养父母一直对我说,要照顾好你,要打理好集团,如果我做不到,那我只能陪着你,去向他们道歉了。”

    “可是小睿,你难道就甘心吗?”

    李晟睿看着天花板,“我爸我妈在我进少管所的时候出了车祸,他们就是不让我出来,害得我在那里待了整整三年,没有见他们最后一面……他让我一个人在里面腐烂,我就让他生不如死好了。这叫,礼尚往来。”

    李启阳轻叹,“既然你决定了,我会陪你走到底。”

    “谢谢你,哥。”

    李启阳握着他的手,十指交握,“说什么谢……”

    李晟睿沉默了一会儿,“那个女孩儿呢?”

    “在最安全的地方。”

    “好,一会儿我去看看她。”

    怀光已经盯着手机看了十分钟了,齐晗拍拍他,“看什么呢?”

    言下之意,案子还没破,证据还没找到,你小子在我眼皮子底下玩手机?

    “齐哥,你看这个。”怀光把手机屏幕贴到齐晗面前。

    齐晗往后缩了一下,“……拿远点儿。”

    “欸。”

    怀光手机上是一则招聘信息。

    诚招:打字员

    他接着往下看,薪酬最低3000,包吃包住。齐晗蹙起了眉头,他看到招工公司名字的时候,“崴仑萨集团?”

    怀光对齐晗的惊讶感到满意,“而且啊,就我所知,这个集团虽然庞大,但是并不涉及这样的业务,你说,他高薪聘用打字员……我认为啊,我认为,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不错啊,值得表扬。”齐晗看了看这个app,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个很大的招聘网站。

    “给客服打电话,就说想咨询一下这份工作,看看他们怎么说。”

    “得嘞!”被夸奖的怀光显然兴致很高,屁颠屁颠地去打电话了。

    九哥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在翻看那本笔记,上面张贴的照片上的女孩几乎都是衣衫褴褛,应该都是穷乡僻壤的地方。他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近在咫尺,明明他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却一伸手,就烟消云散了。

    “有什么发现吗?”

    九哥揉揉眉心,“没有什么特别的。”

    “别着急。”齐晗放在他肩上的手,轻轻地压了压,“李晟睿跟我们下一盘棋,肯定有完全的准备,我们太心急了,反而欲速不达。”

    九哥抿抿嘴唇,“只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能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齐晗沉默了,过了半晌,他才道,“还记得绣花鞋男尸案吗?我们只有当犯罪发生时,才能设法抓获凶手,我们没有办法预测罪恶的发生,只能尽可能地把伤害降到最低。”

    他们无奈地沉默着,没有线索,束手无策。

    “齐哥,我了解了一下,这个招工信息已经在这个平台上发布了一段时间了,客服说,崴仑萨集团虽然不是五百强企业,但是在德州影响力大,很多外来打工人员特别希望能进来,所以他们对崴仑萨发布的招工信息很少进行核实。就平台数据反映,这份工作应聘成功的全部都是女性,所以客服给我的建议是,可以试一试,但是别抱太大希望。”怀光几乎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复述了一遍。

    “那客服说没说高薪酬的问题?”齐晗问道。

    “说了。不过他们的解释是:崴仑萨集团是私企,这么高的薪酬他们无法定义是否合理。”

    齐晗摸摸鼻子,无法作出更多的判断。

    九哥突然道,“对了就是这个:全是女性。”

    齐晗和怀光全都看向了他,“我明明早就注意到了……这本剪报里,得到李晟睿资助的,全都是女性。”

    徐川的三起杀人案结案了,但是杀人凶手又被杀了,这位刑侦队长抓了抓头发,哭笑不得。

    火车站接到一起报案。

    拐卖未遂。

    徐川派人去把人接回局里,例行询问。

    齐晗正想着李晟睿的事,没注意迎面走过来的几个人,差点撞在一起。

    “你是齐晗吧?”

    齐晗疑惑地看了看陌生男人。

    “我们接到这位先生的报案,带他过来做笔录。”徐川解释道。

    “哦……”齐晗点点头,不过他很快抬眸问道,“什么报案?”

    “他说,”徐川看了看那个紧盯着齐晗的男人,“是一起拐卖案……”他点点跟在更后面的一个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地女人,“就是她。”

    齐晗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我能旁听吗?”

    徐川心里纳闷儿,但还是点了点头,“可以倒是可以。”

    第七十八章 礼尚往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徐川心里纳闷儿,但还是点了点头,“可以倒是可以。”

    “我是来送朋友的,在站台边,就看到她被几个人围着,说她是他家媳妇儿,因为丈夫赌博所以离家出走,那个男的就跪在她面前说他错了,让她跟他回家。”他说着,那个女孩子垂着头,瑟瑟发抖,是受到了惊吓,“她一直说她不认识他们。”

    “嗯,你继续说。”

    “然后就有一个老太太,过来说她儿子都认错了,还想怎么样,哪有男人跟自己老婆道歉的,太不像话了……她拉着她就走,她还是说自己不认识她,但是围着的人越来越多,说她太不像话了什么的……我是觉得肯定有问题,新闻里不是说过吗,那些人贩子惯用这种招数。我就过去说,我是她男朋友,已经报案了。”

    “他们就走了?”齐晗问道。

    男人点点头,“一开始他们还说警察来了,正好给他们评评理,但是没过一会儿,就借口去上洗手间,走之前还要挟我们站着别动,回来再跟我们算账。”

    徐川看了看齐晗,发现他正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谢谢您的配合。”

    那个女孩子站了起来,还有些发抖。

    齐晗突然开口,“不好意思,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他的声音很轻,送他们出门的徐川和那个男人已经出去了,并没有听到他的话。

    女孩子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齐晗的表情很温和,她慢慢地点点头。

    “你是来德州应聘的吗?”

    女孩子又点了点头。

    齐晗把自己的手机放进她的手里,“是这个招聘工作吗?”

    女孩子迟疑地看着他,目光落在手机上,“……你怎么知道的?”

    齐晗笑地神秘又温柔,他低声道,“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哦。”

    女孩子红了脸颊,轻轻地点点头。

    “你在德州有落脚处吗?”

    “还没有。”

    齐晗道,“我有一个房子现在没有住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在那边住几天,等我们抓到了那些坏人之后,你再自己找房子,好吗?”

    女孩子意外的惊喜,“不会麻烦你吗?”

    “不会,我让警员送你过去,这几天,他们都会陪着你,如果有什么事,就跟他们说。”齐晗拉开门,“怀光,你过来!”

    怀光一路小跑过来,却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女孩子,他看了看齐晗,眉头挑得老高。

    “……你这几天就陪着……还没问你叫什么?”

    “章瑾。”

    齐晗拍拍怀光,“交给你了,带她去我市区的那套房子,这几天你就陪着她,寸步不离。”

    怀光打量了一下也在看他的女孩子,“……哦。”

    齐晗匆匆离开了,留下怀光和章瑾大眼瞪小眼,“你干了什么?”

    章瑾撇撇嘴,“差点被人拐卖算吗?”

    怀光终于明白了,“行了,这几天你就是重点保护对象了,除了进洗手间我不陪你,其他的时候你都会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怀光比比自己的眼睛。

    章瑾突然有点想念齐晗。

    九哥坐在办公室桌边,齐晗推门进来,苍白的脸上有一丝诡异的笑容。

    “怎么了?”

    齐晗道,“我突然有一个猜想。”

    九哥看了他一会儿,把手里的剪报推到他面前,“刚刚那个女孩子,在这里面吗?”

    齐晗笑了一下,很显然,九哥想的和他一样。

    他翻看着剪报,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叫章瑾的女孩子。

    那个可怕的猜想,慢慢清晰膨胀起来。

    齐晗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人性,但是总是意料之外。

    “如果是真的,那他就是在圈养着这些女孩子,给了她们希望,带她们走出大山,让她们感恩戴德,最后,亲手粉碎她们的每一分希望。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齐晗道,“上天给了我们幸福快乐的时光,过后又不让我们忘记,就是最大的残忍。”

    李晟睿半蹲着,歪头看着李小菀,“长得还挺好看的。”

    李启阳笑道,“齐晗身边的人,哪个不是美人儿。”

    “也是。”李晟睿夸张地点点头,“哎小妹妹,你家齐晗不要你了。”

    李小菀看着他,眼睛泛红,“你说谎。”

    先是被跟踪狂迷晕,关进狗笼子,然后又被送到这里,眼前这两个男人虽然精致好看,但李小菀却觉得恶心恐惧。

    李晟睿并不介意她的话,“你知道吗,我的原则就是:礼尚往来。”

    和那些被“圈养”的女孩子一样,李小菀也是一份精心挑选的还没有包装的“礼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