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以牙还牙
    那个老太婆像狗一样哀求着,李晟睿始终带着微笑,像是正在鉴赏一出好戏的看客,只不过剧虽然很精彩,他也不想再多看了。

    “有句话,你知道怎么说的吗?”李晟睿身后的男人撸起袖子,粗壮的手臂上爬满了青筋,老太婆全身都在颤抖着,腥臊的液体顺着椅子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李晟睿轻轻地笑了一声,尽是嘲讽之意,“贱人,自有天收。”

    在呜咽的惨叫和挣扎声中,李晟睿歪歪头,眼睛里无辜单纯,还有一丝丝狂热,

    “我就是天。”

    “睿哥,这个呢?”

    两颗浑浊的眼球被泡进福尔马林,老太婆的脑袋歪着瘫坐在那里,眼窝里空空荡荡的,她为自己一时冲动口出狂言付出了代价。她无声无息,似乎是在怀念眼前光明的日子,也似乎是没有想到,在恶意诅咒过路人许多次之后,会有一个人,真的把她的眼珠子抠了出来。

    身上溅满血液的大汉指了指快要被吓得晕死过去的老头子。

    李晟睿笑眯眯地走过去,“这位大叔,你是不是也觉得你家女人说得对?”

    “不对不对!我觉得她说得不对!别杀我,别杀我啊!我不想死,求求你了,求求你别杀我……”

    喋喋不休地求饶倒是很像,李晟睿愉悦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我记错了?”

    “……没有,我没有……”

    老头子一愣,这一回辩白的语气却弱了,好像已经知道了自己非死不可的命运,他的头也垂了下去。

    “把他们的牙齿都拔下来,然后丢到大街上去。”

    李启阳一直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等待着李晟睿做完他想做的事。

    “哥,棉花糖还没吃完呢。”李晟睿的声音极有磁性。但却像是蛊惑人的恶魔。

    齐晗站在九块屏幕前,是电脑投射的监控录像。

    他看到李小菀走入镜头中,然后她接起了电话。齐晗看了看录像上的时间,这个电话是他打过去的。挂断电话后,李小菀犹豫着减缓了脚步,然后她在原地停了一下,原路返回。

    这中间,李小菀又开始打电话,这是她回拨给齐晗的电话。

    所有的屏幕上都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影子,也没有人从巷子口进入这片区域。

    李小菀往回走了几步,却再次回了头,随后她加快了脚步。

    “跟踪者出现了。”齐晗道。

    每一个人都盯紧了屏幕,也许下一秒,这个人就会出现在他们眼前。

    李小菀走到镜头拍摄区域边缘消失了。

    五分钟。

    十分钟。

    半小时。

    “……齐哥,还继续看吗?”警员小心翼翼地问道。齐晗的脸色相当难看,这个人居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躲开了所有的摄像头,神不知鬼不觉地绑架了一个刑警。

    “只能从可能作案的人下手了。”九哥靠坐在办公桌上,“去找一个还在这片区域居住的人,男性。”

    “年龄在三十四岁到四十岁之间,行动灵活,喜欢黑暗,独处。”齐晗补充道。

    “是。”

    “齐哥,徐队找。”怀光把正在通话中的手机递给齐晗。

    “喂,我是齐晗。”

    徐川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杨柳堤发生了一起命案,我觉得有必要叫你来看一下。”

    “好,我马上过去。”

    齐晗挂断电话,对怀光道,“你和他们在这儿看着,一直看到我们进入巷子,仔细看,如果一点线索也没有,就按照我和九哥刚刚说的那几条标准走访筛查。”

    杨柳堤是水库边一条木栈道的名字。是德州政府为市民郊游踏青特意修建的一处景点风光,方便游玩者规划路线。

    齐晗赶到杨柳堤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观光游玩的旅客,他们小声地议论纷纷,无外乎就是惊慌恐惧之类的措辞。

    齐晗感到好笑,既然觉得害怕,又何必非要在这里围着看热闹,这逻辑,他无论如何是想不通的。

    当然也懒得想。

    “徐哥,”齐晗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摆在他们中间的那两具尸体。

    两个血窟窿挂在脸上,嘴唇外翻着,口腔内血肉模糊,一个个坑洼不平的洞遍布牙床。像两具被剥了头骨皮的窟窿,说不出的诡谲。

    “被人抠掉了眼睛,牙齿也全被拔光了……失血而死的,但是现场又没有多少血迹,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徐川道。

    他面色凝重,格外难看。这起案子的恶劣性质已经不是凶手的残忍行径了。

    这么多游客,保不齐现在这两具尸体的照片已经传遍了各大社交网络,很快就会有风言风语,反正在破案前,他们的日子都别想好过了。

    说不定这个变态的凶手还会因为媒体的大肆宣扬而沾沾自喜,或是受了刺激,再次行凶杀人。

    第七十四章 以牙还牙-->>(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不定这个变态的凶手还会因为媒体的大肆宣扬而沾沾自喜,或是受了刺激,再次行凶杀人。

    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祈祷会有奇迹发生,比如说,齐晗能迅速破案。

    “既然这里不是第一现场,你们在附近找到第一现场了吗?”

    徐川摇头,“没有,我第一时间让一个小组在附近可能的地方找过了。”

    “你的排查条件是什么?”

    “有足够的隔音效果确保死者在被挖出眼睛和拔掉牙齿的时候,发出的惨叫声不会被他人察觉。”

    齐晗点头,“这方向没错,我们现在只需要想一想,凶手为什么大费周章地把这两具体重不轻的尸体运到这里。”他环顾四周,杨柳堤果真名不虚传,柳枝依依,湖光潋滟,“两种可能。第一,希望尸体尽早被发现,第二,为了公之于众。”

    “这两点理由算是大同小异吧?”徐川挠挠头,“都是想让人看到。”

    齐晗摇摇头,“不是的。我说的公之于众,是一种仪式感的昭告天下,凶手仿佛就是在说,”他唇角向下,“如果再做出这样的事,和他们就是一样的下场,如果惹到我,我就毁掉你们的所有。”

    “杀鸡儆猴?”

    齐晗点点头,“嗯,我想凶手就是这样想的。因为,如果是第一种可能,那么他完全可以选择午夜不营业的商场,超市,等等。但是他却选择了以优美景色为卖点的旅游景点,用人命和凶残的手段毁掉了这里的景色,凶手这样做,不只是为了惩罚,也是警告。”

    徐川恍然大吾地张了张嘴,“我明白了,那,你知道这两个人做过什么才惹来杀身之祸的吗?”

    “以牙还牙。”

    “什么?”

    齐晗重复了一遍,只不过这一回,他说得更完整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是报复?”

    “对,就是报复。死者可能是因为看了不该看的,说了不该说的,才被处以这样的惩罚。”

    徐川轻叹了口气,“可惜,死者身上太干净了,什么都没有,我们连死者身份都无法确定。”

    齐晗一直盯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技术队的警员在拍照取证,他突然看到了尸体身上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

    “就算还不清楚死者身份,也可以找到凶手。”

    徐川惊异地看着齐晗,“什么意思……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齐晗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套,在死者衣服上捻起一点晶亮的粉,散发着特殊的光泽,他把手指伸到徐川面前,“珍珠粉。”

    “我靠。”

    徐川手下的人很给力,很快就查到了有可能接触到珍珠粉的途径。

    虽然珍珠粉并不算什么稀罕物,但死者身上的这种纯度是工业用,所以几家涉及这方面产品的工厂都成为了徐川的怀疑对象。

    齐晗等着徐川的排查结果,他心里介意的是,李小菀到底是被什么人绑架的。

    怀光和技术队的警员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他们只能按照齐晗给的条件进行地毯式的排查。

    齐晗则回到了李小菀消失的地方。

    难道那个人是鬼吗?能躲开摄像头的监控范围……

    齐晗是无神论者,但他也敬畏那些现在科学无法解释的可能。

    但是,所谓犯罪,即不可能完美。就算有无法破获的案子,也是侦查手段的落后,和方向问题而已。

    他不相信有完美的犯罪,这个绑架犯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使用了他还没有觉察他的手法而已。

    不过齐晗确认,这个绑架了李小菀的人,一定非常熟悉这片区域的监控录像范围,才有可能做到这样看似天衣无缝的犯罪。

    ……

    齐晗突然想到了一点。

    如果,那个人不是尾随李小菀进入这片区域的呢?

    如果,那个人是在,守株待兔呢?

    他拿出手机,“怀光,排查范围缩小,在你们手上现有的嫌疑人中,找一个最近没有去上班的人。”

    “齐哥,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一个,和光小区保安,宋喆,他最近没有上班,也联系不到他。他的住址在老城区3院16号2楼第4户。”

    齐晗脑海中“嗡”地一声。

    老城区这里还是老式的楼房,一楼不住人,但是楼梯下有一个小门,是地下室。

    莫非,李小菀不只是被绑架了,还被软禁了?

    毕竟,绑架后二十四小时内没有提出勒索要求,绑架的目的就需要重新衡量了。

    一个身手利落的男性囚禁一个女孩子,目的何在……齐晗知道有无数种可能,但每一种可能,都会毁了李小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