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可怜之人
    “齐晗已经有所察觉了。”

    李启阳说道。

    “蠢货,谁让你把尸体丢在家门口的?”李晟睿捏着跪在地上的大汉的肥厚的下巴,“你是怕她们查不到我是不是?”

    他瞪着大汉的眼神凶悍,邪恶,和平日里出现在人前,人畜无害的模样截然相反。

    “我怎么能把这么一个东西养在身边呢,”李晟睿轻声说道,他啧啧地遗憾着,好像是在为他感到惋惜似的。

    “哥,你送我的那把手枪呢?”

    李启阳没有去看大汉哀求绝望的眼神,柔声道,“在左边的抽屉里。”像是一个在鼓励教导幼崽捕食的母狮子。

    大汉闭上了眼睛,泪水从挤满横肉的褶皱里溢出,他忘了这兄弟俩根本没有一个是好人。

    砰——

    “哥,我想坐地铁。”

    李启阳伸出大拇指蹭掉李晟睿脸颊上溅到的血,“好,我安排一下。”

    “别,我就是想要挤地铁,”李晟睿脸上的表情天真执拗,像是在撒娇一样,就好像刚才那个杀人的不是他。

    “你安排了,岂不是没有乐趣了?”

    李启阳点头答应,“就是怕那些人挤到你,又惹你不高兴。”

    “那不是更有意思吗?”

    “小睿说得是。”

    市中心拥挤的地铁站很难分清高峰时段,熙熙攘攘的人流川流不息,旅游的,上班的,上学的,汗水和吵嚷,仿佛已经是这座大都市的代名词,外表光鲜亮丽,而在地底,却依旧是俗人俗事。

    李晟睿和李启阳穿着一身休闲装,他年轻英俊的脸就是一块自带光芒的标志板,引得夹在人群中的少女们频频回头,报以羞涩又大胆的笑容。

    “哥,原来穷人的生活是这样的啊,”李晟睿笑眯眯地看着一个过路的少女,少女穿着超短裙,露出白净细长的大腿,“还真是穷酸啊。”

    李启阳笑着,“我都跟你说过,你还是要来亲眼看一看。”

    “哥,我们去游乐园吧,我爸从来不让我去这些地方。”

    “好。”

    他们像两个普普通通的乘客站在队伍中,这样的生活对李晟睿是新奇的,至于有趣,有的时候物是人非,也说不上什么意趣了。

    “哥,你站前面,”李晟睿和李启阳换了个位置,“我保护你。”

    他信誓旦旦地说着。从小到大,李启阳都是他唯一的玩伴,兄弟,朋友。他的世界里除了父母,就只有李启阳。

    李启阳淡淡地笑着,李晟睿觉得他哥哥长得真是好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哥哥。

    列车进站,呼啸的风声,铁轨和车轮摩擦发出的刺耳的声音,贯穿着每一个乘客的耳膜,但是他们无动于衷地向前簇拥着,一个一个堆叠着,似乎这样就能更轻易地挤上去似的。

    李晟睿身后站着一对穿着平常,有些寒酸的大爷大妈,他们手里提着脏兮兮的破布包,张望着,那些鼓鼓囊囊的背包挤在李晟睿的脊背上,硌得他不舒服地皱皱眉。

    列车减缓了速度,慢慢停了下来,李晟睿扭了扭身子,试图表达自己的不快。这样的噪音给他的不适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实在是懒得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但是那和老太婆似乎没感觉到,反而更紧密地挤在李晟睿身上。

    列车门还没开,他们就好像已经能挤上去了似的。

    列车里也挤满了想要下车的人,车门一打开,他们就像涌出的潮水,骤然倾泻,把那些试图插队,站在中间的那些人猛地挤开,一时咒骂埋怨的声音四起,有的人为此争执起来,有的人狠狠地说了句“有病”,也就不了了之。

    李晟睿身后的那个老太婆推着他上了车,他觉得自己的脊柱都要被那布包里不知是什么坚硬的东西顶出个血窟窿似的。

    上了车,李启阳找了个角落,他回眸时才发现李晟睿脸色极其难看,带着病态的苍白,“小睿,你怎么了?”

    敏感的李启阳注意到,站在他们对面的一对夫妻中的老太婆正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他们。准确地说,是看向他面前的李晟睿。

    李晟睿站到李启阳身边,目光扫向那个让他不舒服的女人,当他看到那个女人黝黑粗糙的皮肤和因为肥胖而挤成一条缝的眼睛正不友好地看着他的时候,他突然心生恶心,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那个肥胖的老太婆,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他以为这样的警告就够了,那个老太婆应该不会再继续盯着他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发现那个老太婆还在看着他,他翻了个白眼,却听到那个女人嘟囔着,“再合愣一下你试试,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李晟睿感觉到李启阳全身紧绷起来,他握住李启阳的手,轻轻说道,“哥,你不是一直跟我说,别生气,别吓到无辜者吗,让他们把这个老女人绑起来送到地下室里去就好了。”

    那个老太婆的丈夫听到自己的婆娘咕哝的话,询问怎么了,那个老太婆指着李晟睿的脸,“就是那个小瘪犊子,蹭来蹭去的,还翻我……”

    那个老头子也有凶狠的眼神看向了他,似乎眼下就能冲过来杀了他一样。

    李晟睿垂下了目光,“哥,现在我还要她的丈夫一起来。”

    “好的,我现在就安排。”李启阳轻轻地笑道。他不经意地玩着手机,仿佛是在刷着当日的新闻,三张照片已经发送到了几个跨坐在机车上的男人的手机上。

    “来买卖了。”他们等在地铁站门口,几分钟之后,就看到图片上的那两个人气喘吁吁地爬上楼梯,骂骂咧咧地抱怨着没有电动扶梯。

    第七十三章 可怜之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买卖了。”他们等在地铁站门口,几分钟之后,就看到图片上的那两个人气喘吁吁地爬上楼梯,骂骂咧咧地抱怨着没有电动扶梯。

    “挤吗?”李启阳又往旁边让了让,让李晟睿站得更舒服一点。

    “哥,一想到那两个老东西躺在地下室里,哭叫得像两头猪,我就不觉得难受了……”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兄弟间亲密如常的耳语。

    而李启阳也笑着,倾听着,旁边的几个女孩子投过来浮夸的愉悦目光,大概心里已经联想到了唯美的欧洲风格的美少年剧情,她们不会把这样清秀漂亮的男孩子和鲜血杀戮联想到一起。

    游乐园是一个美妙的地方。

    李晟睿惊喜地看着这些明明只有女孩子和小朋友才会喜欢的斑斓色彩,小丑和棉花糖,旋转木马和扭蛋机。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兴奋,就连小孩子的吵闹都没有让他眉头微皱。

    “小睿,我早就应该带你来的,”李启阳用纸巾把李晟睿嘴角上的沙拉酱擦掉。

    李启阳心疼李晟睿。哪个富人家的孩子不是养尊处优的,偏偏李晟睿一出生,就不得不与他分享,分享原本理所应当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父母的宠爱。

    但是李晟睿从来不介意。那些富人家的小孩子说他是野鸡攀上了高枝,李晟睿就一个一个地打掉他们的牙齿,让他们说不出话,曾经在孤儿院里对他拳脚相加的孩子王,被李晟睿打到断手断脚。

    李启阳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他只知道,李家于他有恩,李晟睿是对他最好的人,肯为他出气,为他受伤,本来是弟弟,却处处维护他。

    李启阳没来得及报恩,养父养母就死在了车轮之下,他便对李晟睿千百倍的好。

    齐晗和怀光来到那片包裹在繁华街市间,却快被遗忘的老城区。这里是从公交车站到李小菀家最近的小路,还能听到不远处的建筑工地的声音,李小菀被绑架的地方,最有可能就是这里。

    “齐哥,咱要不要先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

    齐晗点点头,“你去吧,我在这里站一站。”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李小菀被绑架了,会是谁呢?目的是什么呢?怎么做的呢?

    柏油马路上没有什么痕迹,齐晗调出这里的地图,每一条巷子出现在地图上,他猜测着李小菀可能会走的路线。

    她喜欢直接,但有的时候却时常遮遮掩掩,齐晗也无法一眼看穿她在想些什么。怀光回来的时候,齐晗已经在手机地图上标出了两条路线。

    “让技术队把这两条路线上的监控摄像头录下的内容摘出来。”

    他和怀光刚走出几步,手机就响起来了。

    “周局。”

    “齐晗,李小菀被绑架了,怎么不汇报?”

    齐晗慢慢地走着,李小菀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可能走过的路,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线索,他的疏忽,可能会酿成大错。

    “周局,我正在调查这件事,还没有任何结果值得汇报。”

    “齐晗,叶局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齐晗没有笑,以前他可以讽刺叶杨装腔作势,因为他可以保证李小菀根本不会有危险,但是这一次,他不知道那个绑匪会做出什么。

    “嗯,我会尽快找到她。”

    他必须在她没有生命危险之前找到她,否则,他一定会终生备受煎熬。

    脸上涂着可爱的小飞侠图案的少年站在满是诡异涂鸦的地下室里,混凝土的地面上满是潮湿的水渍,铁栅栏,木椅,都显得阴气森森。

    两把椅子捆着两个人,头发里渗出的血凝固在脸上,他们身上本来就老旧的衣服更加肮脏不堪了。

    “谁让你们下手这么重的?”

    李启阳看到他们的伤势,不悦地问道。

    “阳哥,实在是太吵了,您不知道,一路上都像杀猪似的……”

    “你们下手的时候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吧?”

    “那肯定没有,我们按照您嘱咐的检查很多次的。”

    “把他们叫醒。”李晟睿还站在原地,这回终于指手画脚地说道。

    “好嘞。”

    旁边的一个男人拿着一盆凉水猛地浇到那两个昏迷的人的头上。

    寒冷,永远会让神经反射正常的人迅速作出反应。那两个人清醒过来。

    他们最开始恐惧地环顾着四周,大喊大叫地诅咒他们不得好死,没有王法,无法无天。

    李晟睿扣扣耳朵,这声音确实是太难听了,真粗俗。

    他慢慢走上前,面带笑意,嘲讽地目睹着那个老太婆惊讶的神情,他说:

    “不是想把我的眼睛挖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