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空穴来风
    “没有失踪报案?”齐晗难以置信地看着徐川,“那些微博上的事儿难道都是想象出来的?”

    徐川摊手,“临市的局长就是这么说的,到底是不是这样,咱们还得有合作破案,才能拿到真实的材料。”

    齐晗和九哥都陷入了沉默。如果拐卖女孩儿是真的,怎么说,至少都应该有失踪报案的,家人,同学,男朋友,室友,老师,任何一个渠道都可以得知这些被绑架的女孩子的基本情况,但是现在,却是一宗报案都没有。

    “齐晗,会不会有一种可能。”

    齐晗语气僵硬地说道,“都是孤儿?不太可能……他们要怎样收集这些女孩儿的资料呢?”他还没有从思绪中抽出来,眼神还有些愣愣的。

    “我的意思是,她们很有可能在临市没有人际关系,或许是初来乍到。”

    齐晗看向九哥,他目光如炬,灼得人神经紧绷,“那就有两种可能了。”

    徐川看着他们,脑回路有些跟不上。

    “第一种,旅游。第二种,找工作。”齐晗抱着手臂靠在资料柜上,冰凉的金属质地在冷气中,凉得刺骨。

    “上学呢?”

    “如果是上学,学校有报道时间,寝室有室友,上课有老师,活动有导员,除非整间学校都是窝点,总会有一个环节发现不对头的。”齐晗否定了徐川的猜想。

    “但临市招工的公司很多,旅游团也不少,我们要怎么排查?”九哥提出了疑问。

    齐晗沉默了一会儿,“这个我也想不出,只是我觉得应该有一点,就是这些女孩儿的家乡,应该是比较偏远的地方。”

    徐川终于跟上了他们的节奏,“如果地区偏远的话,很可能没有和家人取得联系也是正常的……”

    九哥也似乎很赞同这个解答,“不过,这样就可以排除旅游这一种可能了。”

    “没错,”齐晗道。

    “那么以此类推,招聘的工作也很有可能不需要太高的学历,但,待遇却可能是优厚的。”九哥道,“不过,筛查起来可能需要时间。”

    就在他们还在讨论着非辖区内案件的时候,一直守在办公室的怀光接到了一起报案。

    愿景湖畔出现了一具女尸。

    “已经死亡超过两个小时了,是被钝器击打致死的。”孟夏检查过尸体,说道。

    “那边的工厂是哪家公司的?”齐晗从那具被泡得肿胀起来的女尸身边站了起来,看向了不远处正在排放着灰蒙蒙的烟雾的巨大烟囱。

    怀光翻看了一下地图,“崴仑萨集团的出钢厂。”

    齐晗愣了一下,“是个外资企业?”

    “不是,是私营企业。老板是货真价实的中国人,而且还是德州本地人。”

    “谁啊?”

    “李彦辉。”

    李彦辉是德州市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他在二十三岁的时候白手起家,建立了崴仑萨集团的雏形,一家便利店。

    在他四十三岁的时候,连锁便利店已经不能满足这位事业有成者的野心,他打算做大他的便利店,要让钢材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加入他的便利通道。

    事业顺风顺水的李彦辉却面临他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医生为他的妻子做了妇科检查,说他们可能会这辈子都没有孩子。

    第七十一章 空穴来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事业顺风顺水的李彦辉却面临他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医生为他的妻子做了妇科检查,说他们可能会这辈子都没有孩子。

    李彦辉道:我没有儿子,谁来继承我的公司呢?

    夫妻俩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孩子,取名叫李启阳。

    没想到转过年,李彦辉的妻子居然有了身孕。夫妻俩认为是这个孩子给他们家带来了这个奇迹,对他更好了。李启阳比李晟睿大了六岁,他们就以兄弟相称,就像是真的血脉相连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辈子的运气都被用完了,李彦辉夫妻俩在李晟睿十二岁生日的前一天双双出车祸去世了。

    李启阳十八岁了,他暂时打理着崴仑萨集团的事务,等着李晟睿成年的那一天,把这个庞大的集团还给他。

    “还真是挺复杂的,”齐晗看着技术队发过来的资料,李启阳有一张非常精致秀气的脸,比起电视上小鲜肉不输分毫,资料上,他的职业并不是崴仑萨集团的一位高管,而是一家书店的老板。

    李晟睿和李启阳相比,看起来更柔软几分,他的眼睛里有几分怯懦,几分软弱。

    “齐哥,这家工厂和这个死者有什么关系?”

    齐晗看了他一眼,“关系大着呢。”

    出钢厂的负责人看过齐晗他们的证件,恭恭敬敬地问道,“警察同志,咱们做的可都是合法的生意,这正赶一批货呢,生产线可不能停啊。”

    齐晗听他说这话,不禁说道,“听过一句话吗?此地无银三百两。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觉得我们是来封场的。”

    他抬起头看了看工厂高高的顶棚,“你先说说你的问题,我再问我的。”

    负责人吓得不轻,“警察同志,我说错话了。您想问什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要找一个人。”齐晗没有继续追究下去,提出了自己新的要求,“身高一米六八到一米七之间,男性,两个小时前到工厂。”

    负责人想了想,“还真有这么个人,我去叫他。”

    齐晗点点头。

    “齐哥,身高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齐晗收起手机,“那个女孩子的裙子上有一个脚印。”

    他看到怀光茫然的表情,“鞋底的花纹和劳保鞋相同。”

    “那两个小时前进厂呢?”

    “不但是这样,我想,他还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厂的。”

    他们说话的功夫,那个负责人已经带着一个中年男人回来了。

    他穿着工人的衣服,上面满是机油和污渍,皮肤黝黑粗糙,看起来一副忠厚老实相。

    怀光有些犹豫地嘀咕:这人会是凶手吗……

    齐晗迎了上去,他苍白细长的手指和那只带着老茧和皲裂痕迹的手握了握,“您好,我想要了解一下,”他顿了一下,“关于几个小时前你见到的那具女尸的事。”

    男人僵住了。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男人腿脚发软。

    齐晗微微笑了一下,向怀光偏了偏头,怀光明白了他的意思,上前一步,挽住了他的胳膊,“走吧,回去慢慢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