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黑客
    夜风凉爽,带着盛夏的味道和初秋的冷冽。站在他们对面的年轻男孩端详着齐晗,端详够了,又开始打量起九哥,神色带着狂热,似乎这比起安慰女孩儿更为重要。

    “我在新闻和微博上见过你。”那个叫张斌的男孩子兴奋地说道,“小枳也特别喜欢你。你不太上相,本人看起来更帅……”

    齐晗和九哥对视了一眼。

    “你们别误会啊,我不是gay……”张斌轻轻地拍着怀里女孩的后背,“哦哦您刚才问我,怎么知道您手机号的,就那个……”

    齐晗和九哥都好整以暇地等着他说完。

    “我是庆大计算机系大三学生。这是我女朋友,唐枳,也是庆大的,舞蹈系大一生。”他简单地介绍完,“因为小枳很喜欢您,我就……查过您……但是您放心!我们绝对没有泄露您的个人信息!”

    “你是计算机系的,”齐晗点点头,“知不知道人肉是违法的啊?”

    “啊?知道知道……我绝对绝对不会再做了!”

    齐晗摆摆手,“行行行,要不找个地方,你们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庆大的食堂24小时不断电不关门,有几个窗口还开着,几个在食堂复习功课的学生买了夜宵之后,又坐在桌前,边吃边研究起砖头厚的课本。

    唐枳是个瘦小的女生,肩上披着张斌的衣服,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

    “我约小枳出去吃晚饭,但是吃饭的时候,我们因为一点事情吵了架。从饭店出来,我们是分两条路走的。因为怕她出事——您知道,最近网上关于年轻女孩儿拐卖案闹得沸沸扬扬的——所以我就先走了小路。”

    张斌拍拍唐枳的肩,“我原本以为走大路就会安全,幸好我留了个心眼,那条小路和大路只隔了一层绿植,其实还是互相能看到的。”

    “就在一个有岔口的地方,一个女孩子,比小枳还要小,突然就从岔路跑了出来,抓住了小枳的手。我听到了,她说,要小枳救救她,她是从传销组织里逃出来的,我也看到了,那条岔路里确实有两个男人向她们这边走过来……”

    “哎齐警官,您说啊,放着我一个大男人不求助,反而去拉小枳,您说,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啊?”

    齐晗点点头,“继续说,你是怎么运用你的聪明才智救下你的女朋友的?”

    张斌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神色,“我当然就走过去了。那个小女孩儿一看到我,当时好像有点儿惊讶,但是还是拉着小枳的手,非要让我们把她送到一个小饭店那边,因为那个小店位置特别偏,我们庆大的学生都不怎么去,我就说只能把她送到最近的学校门口,那有保安,既能报警,又能保护她。”

    “嗯,继续。”

    “我觉得她挺不乐意的,到了校门口也不放小枳,也不让我们报警。”

    齐晗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这回他头都没抬,手上动着,“你们是怎么摆脱那个女孩的,那两个男人跟来了没有?”

    一直沉默着的唐枳终于开了口,她怯怯地看着齐晗,“不知道,我们就一转眼的时间,他们就都不见了……”

    齐晗没有答话,又过了一两分钟,他把本子转给他们看,“是这样的吗?”

    笔记本上是一张手绘的草图,描绘出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另外三个人的行动路线。

    唐枳的眼睛亮了一下,“嗯,就是这样的,对吧阿斌?”

    张斌也点了点头,“对,他们消失了以后,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们。”

    齐晗盖好钢笔盖子,他注意到唐枳一直默默地盯着自己,“小姑娘,这几天尽量少出门,那些人不是什么讲良心的人,说不定还会对你们下手。”

    “知道了。”唐枳点点头。

    第六十九章 黑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知道了。”唐枳点点头。

    齐晗转向张斌,“有什么不对劲的,给我打电话。”

    “是。”

    齐晗看他应得一本正经,忍不住道,“毕业以后要是有兴趣,来技术队,我们很缺你这样的计算机高手。”

    张斌吃惊地张张嘴,“啊,我行吗?”

    齐晗笑了一下,“我们先走了,你们也早点儿回去休息。”

    走到晚风习习的户外,九哥才道,“你断定他们在说谎,才没有叫他们回去做笔录。”

    “是啊,不过那个小子有一点没有说谎。”齐晗打开手机微博,“他确实是有点本事,要是到咱们技术队帮帮忙,也挺不错,咱还能盯着他。”

    “不过他这人肉的毛病,要是进了系统……”

    “所以我说要盯着他。”齐晗把手机给他,“看看,一模一样。”

    九哥扫了几眼,“这是临市的绑架案。”

    “对,不过咱们也得当心了,谁知道那帮混蛋会不会在德州继续拐卖女孩子。”

    “你说他们拐卖年轻女孩的目的,就只有这么一种手法,就只有代孕这么一个目的吗?”九哥把手机还给齐晗。

    齐晗把手机揣回口袋里,“不见得,他们极有可能会根据对象不同,来确定不同的绑架方式,也可能会根据女孩儿的身体状况,来选择……”齐晗顿了一下,“用途。”

    李小莞恍惚醒来,她抬手蹭掉了口水,窗外已经是夜色深沉。

    她看了看手机,有一条齐晗发过来的信息:看你在睡,就没有叫你。最近注意安全,尽量不要离开支队。

    李小莞盯着那条短信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遍,傻乎乎地笑起来。

    “喂,怀光,你回家了吗?”九哥来着车回警局,齐晗在副驾驶位置上打电话。

    “是啊,齐哥,你们任务进行得顺利吗?”

    “嗯,”齐晗含糊其辞地应了一声,“团团喂过了吗?”

    团团是卫晓蕾的宠物,卫家父母没有意向再睹物思人,齐晗就这样领养了这只小狗,就像怀光一样。

    怀光沉默了两秒,“哥,你居然不问我吃没吃!”

    “你还用我操心?赶紧的,别忘了喂团团。”

    “是是是……”

    齐晗挂断电话,九哥道,“齐晗,你不可能对每一起案子里的无辜受害者都这么善良,怀光也好,团团也好,吴倩也好,你负担不起太多。”

    “如果我没有做警察,我大概会做一个慈善家。我父亲给我留下的生意,足够养活我们一家,”齐晗看着椅子里,伸直了双腿,飞速向后的夜景,就如同闪过的记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