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杀人
    九哥知道,外面有齐晗和付辛在,只需要他露出一丁点异常的信号,他们就会带着几组缉毒特警冲进来,人赃并获。

    但是吸引他的,不是这个结果,而是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

    双面人,一个在白天穿着西装,谈笑风生的实验室经理,到了晚上,就变成了脸冷心冷的毒枭。他能看穿自己的伪装吗?他会猜得到警察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吗?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身份来隐藏自己呢?是因为漂亮的女秘书,还是借助实验室的药品向外出售毒品呢?

    九哥觉得齐晗也会很好奇这些事情的。

    “兄弟,这回你可算是买一送一了。”男人拍拍九哥的肩膀,他们看起来截然不同,但又散发着同样的气息。

    就像九哥第一次见到齐晗时,他唯一的反应是,这个人是个连环杀手。而他现在,就是一个大毒枭。

    “哦?还有和这批货同价的好东西?”

    “哈哈哈,兄弟你可真会开玩笑。”男人对旁边的小弟耳语几句,他匆匆离开了。齐晗认出那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男孩子就是为自己点烟的那一个,但是他不动声色地吞云吐雾着,仿佛真的只是一个来看戏的看客。

    男人笑呵呵地眯眼看着九哥,“不是我夸你,就兄弟你这样的,我不用砸票子就能领一打女人自告奋勇地爬你的床,哈哈哈哈哈。”

    他爆发出一阵大笑,听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九哥也笑得邪劣起来,“你说的好东西该不会是这吧,这玩意儿可没法儿跟这比啊。”他踢踢脚边的箱子,他刚刚可是看过了,足纯的**,羟基丁酸,还有一些传统的毒品,够枪毙这厮n回了。

    “不不不,女人谁还没见过,”男人大手一挥,“看见这人了吗?就这个。”他指着那个瘦小的男孩儿带过来的一个人。

    九哥看过去,那人低着头,偏瘦,但是看起来原本保养得是很好的。

    “这是什么人?”九哥故作感兴趣地问道。

    男人从鼻腔里哼出一个轻蔑冷漠的音调,“卧底公安。”

    九哥心里一惊,他不知道齐晗和付辛有没有听到,现在发信号也极有可能被人发现。

    他还在寻思着要怎样救他,男人已经把手枪丢给了那个孩子,“杀过人吗?”

    男孩怯怯地看向九哥,九哥躲开了。

    也许这是真的,但九哥没有听付辛提及过,这中间有一个卧底。也许这是一个圈套,逼迫他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管怎么样,他过早地让男人知道自己是个警察,都是极不明智的。

    何况,如果真的是卧底,何必等到这个时候才来处决。

    他要等到关键时刻,确定这中间的问题,才能动作。

    “跟了我这么久了,还没杀过人。”男人的言语刺激着男孩的神经,他看起来似乎要崩溃了,握枪的手都在抖。

    “说出去掉我白爷的面子!”

    九哥愣了一下,陡然醒了过来。

    缉毒大队里是有一个叫白爷的毒枭,他盘亘在德州市,只听说过他的名号……如果不考虑他犯下的罪行,九哥倒是很愿意用传奇来形容这个人。

    太聪明太厉害了。他每天出现在所有人眼前,却没人知道他就是白爷。

    九哥嘴上的烟还在闪着点红光,男孩的手枪已经抵在那人的后脑上了。九哥的神经绷得愈紧,脸上的神情反而愈放松下来。

    第六十六章 杀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九哥嘴上的烟还在闪着点红光,男孩的手枪已经抵在那人的后脑上了。九哥的神经绷得愈紧,脸上的神情反而愈放松下来。

    他感觉到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他的心慢慢放了下来。果然,这场戏他才是主角。

    就是不知道主角的登场方式是怎样的。

    齐晗听到卧底公安时,疑惑地看了看付辛,“你们有卧底在里面?”

    付辛也有些茫然,“我记得没有啊……”

    齐晗心里一动,“不好,这人耍诈。”

    “齐晗!”付辛一把扯住齐晗的手腕,“你能看出来他在耍诈,难道九哥就看不出来吗?包围还没完全锁死,你他妈的冲进去不是找死吗?”

    齐晗甩开的力气更大,“我告诉你,九哥他没我心硬,万一他心软了,你知不知道后果!”

    两人正僵持不下,付辛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各小组报告已到达布控位置,请求下一步指示。

    耳机里传出的那两个字,让付辛几乎疯狂地发出了收网的信息。

    白爷。

    全德州和贩毒相关的人,毒贩或是警察,谁没有听过这个罪行罄竹难书,心狠手辣的毒枭。

    他们突然后悔同意九哥的要求了。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九哥,那个男孩因为哭过而红红的眼睛里透出了冷漠的光。男人大笑起来,癫狂,炙热,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

    “怎么样?这出戏的**就是——”他用手指比出枪的模样,“啪!你就死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精彩!”他看了看男孩,“继续吧,你表现得太精彩了!”

    九哥轻笑了一声,有意思。

    他知道,只要男人一个手势,一枚子弹就会刺穿他的头骨,连疼痛的感觉都不会有。可是,他竟然不觉得恐惧。

    跪在地上的那个人依旧垂着头,倒像是个称职呃演员。

    寂静的黑夜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九哥的笑容放大了,他眼边的阴影像是都在嘲笑他们的幼稚。

    白爷的手势没来由地顿了一下。

    就这一秒的停顿,火光伴随着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瞬间鲜血迸溅。那个拿着枪的小男孩手腕被打穿,手枪掉在了地上。

    察觉到了异变的白爷第一个反应就是干掉他。

    可是他枪还没有举起,就被闪进来的一个人影锁住了手和喉咙。他连挣动都免了。这个对他出手的人只是留了他一条性命罢了。

    仿佛是在瞬息之间,缉毒大队各小组就控制住了场面。

    白爷看到九哥朝他这边露出了一个可以算是温和的笑容,“谢了,兄弟。”

    他听到耳边传来一个阴寒的声音,“别客气。”

    阎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