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四点结论
    经理送九哥到门口,“兄弟,有空儿过来玩儿啊。”

    九哥歪唇笑道,“烟不错。”

    经理哈哈大笑着,送别了九哥。

    九哥没有上门口停着的车,抬手叫了辆出租,“师傅,上环城公路。”

    “得嘞。”

    “九哥这什么情况啊……”坐在车里的警员看着九哥的出租绝尘而去,有些懵。

    “别管了,九哥这么做总有他的道理,齐哥不也交待了,先回去再说吧。”另一个道。

    “行吧。真搞不懂这些非常人的脑子……”

    九哥坐在出租车上,他拉开车窗,环城公路上的风还带着难消的暑气,温热透着凉意,让人舒服得想睡个午觉。

    齐晗的短信如期而至:实验室有问题?

    九哥回了两个字:面谈。

    齐晗正站在卫晓蕾家的正厅,戴着白色手套的手里攥着卫晓蕾的一件大红色连衣裙。

    他飞快地回了一个字:好。

    放下手机,他提起那条裙子,上面还带着一股隐隐的古怪的味道,不是霉味,也不是樟脑丸的气味,熏得他头晕脑胀的。

    或许孟夏能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

    九哥乘着出租车,在德州的环城线上绕了大半圈之后,在高速路上的休息站换了一辆去向市中心一家餐厅的货车。

    货车司机倒是热情,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大谈特谈这几年的食品生意不好做。九哥心情不错,迎合了几句,像个找不到车的外地汉。

    “到了,就这儿。都五点了,一起吃点儿?”

    九哥摇摇头,说自己还有事,那个司机就没有再挽留,忙着和餐厅食材库房的管理员交接去了。

    九哥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人盯梢之后,他穿过餐厅的厨房和店面,走到正门外的街上,叫了辆可以刷交通卡的蓝灯出租车,回到了警局。

    齐晗在法医室等待着孟夏的实验结果,福尔马林刺鼻的味道都已经不能唤醒他敏感的神经。

    孟夏得出结论的时候,一转头,就看到齐晗趴在她的桌子上睡着了。

    挽起的衬衣袖管里露出一截精瘦白皙的手臂,头发柔软地落在上面,睡着的齐晗,闭合着那一双锐利有神的眼眸,看起来人畜无害。

    孟夏舍不得叫醒他,但是一手的报告总要让他第一时间知道的,正犹豫不决的时候,九哥推门进来,刚想开口,也看到睡熟了的齐晗。

    “就知道他在这儿。”九哥低声道。他看了看站在一边似乎有些举棋不定的孟夏,和实验台上的那件衣服,立刻凑了过去,“什么情况?”

    孟夏也压着声音,“齐晗说,他在卫晓蕾的衣橱里找到的,虽然是摆在衣橱里的,但这明明是夏季的衣服,却被摆进了暖色调褐色系的秋冬装里,太扎眼。他说这起案子里不止一个罪犯,还嘀咕了一句,什么……直男什么的……”

    “……直男审美吧,”九哥接言道。

    “对,就是这个。”

    九哥向下压压手势,示意她别激动,“检验出什么结果来了吗?”

    孟夏看看齐晗,这消息要是不告诉他,怕是要有小脾气的。

    “没事,我在这儿等他。”

    第六十三章 四点结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事,我在这儿等他。”

    孟夏把报告给了九哥,“这件衣服上的味道是廉价成衣厂用来浸泡染色的软化液,这件衣服应该是从淘宝,或者是地摊上买的廉价货。衣服上没有任何皮肤细胞组织,卫晓蕾并没有换上这件衣服,就被人杀害了。”

    “有没有可能是刚刚洗好……”

    “不可能的,”孟夏顺着九哥也意识到这其中的漏洞说了下去,“这件衣服没有经过任何洗涤。”

    最后她说,“死者的衣服不是被脱掉了,而是她遇害时,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九哥点点头,“那范围就缩得很小了。如果卫晓蕾没有外遇,那么这个人就只有可能是……”

    李子棋。

    这样廉价的衣服不可能是卫晓蕾的父母购买的。儿媳妇在婆婆面前更换衣物,同样有些说不过去。

    福尔摩斯说,当排除了所有不可能,最后一种可能,无论看起来多么匪夷所思,就是真相。

    齐晗睡得很沉。

    他梦到了罗笙,她像是个傻乎乎的小鬼,吃火锅的时候总要自己带一包辣椒酱,因为她说吃不惯火锅店的调料。齐晗不厌其烦地听她如数家珍着火锅店调料如何不和胃口,反正最后妥协的那一个永远是他。

    齐晗是笑醒的。

    他看着灯光昏暗的实验室,一时之间竟惊奇犹疑,自己到底置身何处,直到看到九哥平静地目光。

    “……不小心睡着了……”

    “你有多久没睡了?”九哥沉着声音,他注意到齐晗脸上渐渐褪去的笑意,他固然明白,齐晗一定是梦到了罗笙,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场心魔梦魇,终究是要齐晗一个人来面对的。

    齐晗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介意这些细节,“你在实验室发现了什么?”

    九哥竖起三根手指,“一共有四点。”

    “说来听听。”

    “前两点同这起案子有关联。第一点,严菲是实验室的主任,所有药品都能接触得到,并且不用上报批条。第二点,之前这间实验室在做生物实验,部分药品或被污染。”

    齐晗想了想,慢慢点点头,“这倒是和我想的不谋而合,顺着查下去,就不难定严菲的罪。”他过了半晌,才似回过神来,“那另两点呢?”

    “第三点,实验室经理和秘书,有婚外情。”九哥见齐晗挑眉,知道他对这件事未必感兴趣,继续说道,“第四点,这间实验室,可能假借着药品进出,在做毒品交易。”

    齐晗怔住了。

    这最后一点,太出乎意料。

    “你能确定吗?”

    九哥点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可以确认。”

    齐晗沉默了一会儿,才重新抬起头,语气有些沉重,“那我联系一下付辛。”

    九哥握住了齐晗拿起手机的手腕,“交易我来。”

    “不行。我们队不是专业的缉毒警察……”

    “齐晗,”九哥却笑了,“你以前跟我说过,做了警察这一行,就是随时准备着,为了不相识的陌生人付出生命。”他轻轻说道,“更何况,这里面或许涉及到罗笙呢。”

    齐晗定定地反复确认着九哥的决定,最后他做了让步,

    “好,我会和付辛一起,保证你的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