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埋骨
    环卫阿姨怀疑地看着他们陌生的面孔,“你们不是这边的住户吧?”

    齐晗拦住了李小莞掏证件的动作,“阿姨,您最近一直提前回家的吧?因为家里的孩子放暑假回来了,您就没有按时上下班,而是赶着回家陪他。。”

    “你谁啊?”环卫阿姨警惕起来,她上下打量着齐晗,“你们到底想干嘛?”

    “我们呢,就是想问问您,最近你们这个小区里,是不是有些什么风言风语的。您仔细回忆一下,我们不赶时间。”齐晗脸上的笑容非常陈恳,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九哥又转头看了看那只凑在草坪上,闻来闻去的小狗。他只是想掩饰自己的笑意,但慢慢眉头却皱了起来。

    阿姨狐疑地又看了看齐晗,才认真地想了想,“哦……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德州来了一场雷暴,大雨倾盆。一个住户在跑回家的时候,看到在小区绿化带上,有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影挥动着锄头一类的东西。因为没有月光,又有电闪雷鸣,雨帘中,他手里的那柄器具看起来很像是死神镰刀,狰狞可怖。那个人就没敢再看,赶紧回家了。

    齐晗沉默了半晌,“谢谢您啊,我们会为您保守您的秘密的。”

    “老师,您为什么不让我出示证件啊?”环卫工走远了,李小莞才开口问道。

    “那个阿姨除了在怀疑我们的身份,还有些恐惧。我想她应该是有什么事不想让我们,或者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齐晗慢慢向大楼走去,“而且,我注意到她套在工作服里面的那件针织衫,做工很精细,和她脚踝那里露出来的补丁袜子很违和。最近大学放假,我就大胆地猜了一下。”

    “哦……老师您真是太厉害了!”

    九哥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你们看那只小狗。”

    齐晗也看见了,沉吟道,“刚才……它就在那里了。”

    李小莞跟在他们身后。心里奇怪这又和这只脏兮兮的小狗有什么关系。

    九哥站在了距离一步远的地方,这样的狗还是会引发他的洁癖的。

    那只小狗看见来人,也不像其他的流浪狗一样会警惕,反而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们。

    齐晗走上前抱起了那只小狗,他查看着小狗的脚,面不改色地闻了闻小狗身上的味道,“这不是只流浪狗,指甲被人修剪过。它一直停留在这里,应该是有原因的。叫一组人过来帮忙。”

    他们三个人上了电梯,观景梯冲上高楼,像是疾驰的列车。

    “……这有钱人的电梯都这么与众不同吗……”九哥捂着嘴,满满地恶心。

    李小莞第一次见到九哥没那么正经,似乎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不禁看得久了一点,引得九哥回瞪了她一眼,“看什么。”

    李小莞赶紧收回了好奇的目光,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齐晗用钥匙打开了门,屋子里有一种闷久了的味道,家装的木质家具渗透着潮湿又沉重的味道。

    “九哥你怎么也这么幼稚……”齐晗无语地看着九哥佯装愠怒的表情,“鞋套和白手套别忘了。”

    第六十章 埋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九哥你怎么也这么幼稚……”齐晗无语地看着九哥佯装愠怒的表情,“鞋套和白手套别忘了。”

    看起来这儿最近是住过人的。浮灰不多,湿气微重,但并非死气沉沉,只是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门边摆放着女式的鞋子,屋子里整整齐齐,好像是出远门的人提前收拾好了屋子一样,只不过这一去,可能就回不来了。

    三人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

    “如果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那这个凶手应该是个很细心的人。没有脚印,所有的物品都整理归位,或许,连指纹都没有留下。”齐晗叹道,不过他很快注意到地板上一处痕迹,刚刚因为光线原因,没有看到。

    李小莞看着齐晗蹲下身,仔细地查看着,最后他趴下来,脸颊几乎贴在地面上。

    “齐晗。”

    “是强酸。”齐晗接过九哥递过来的手机,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了照片。

    “老师,他们人到了。”李小莞站在窗边,看着大楼下的草坪上看起来蚂蚁大小的人,走来走去的。

    “让他们上来也拍几张照片吧。”齐晗紧盯着手机上的照片,滑动过每一张图片,他心里那种极其强烈的不安又燃烧起来。

    现场被封锁,走过的住户好奇地往这边看过来。翻动的土壤下渐渐显露出一副白骨。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孟夏,你来得太是时候了。”齐晗打了个招呼,顺手拿了把伞,“下午的太阳最毒,紫外线过敏,你还是打把伞吧。”齐晗苍白的脸颊在阳光的照耀中,像是反射着璀璨的光芒。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吗,”孟夏捻起白骨上的土,“这次只能依靠化验了。尸体被毁坏得太严重了。像是强酸之类的化学药品腐蚀的。”

    齐晗仰头看向高层的玻璃窗。

    这可能吗?

    “老师,技术队说没有采集到指纹,应该是被人擦掉了。这回是真的没线索了。”李小莞紧皱着眉头。

    齐晗把阳伞塞到孟夏手里,“你不知道吗?李子棋的母亲在一个化学实验室工作。”

    李小莞意外的表情已经回答了齐晗的问题。

    齐晗轻哼,“你从来不看资料的吗?”

    李小莞挠挠头,就这一回没看嘛……还不是因为齐晗让她分了心,她突然发现了破案以外的,让她觉得更甜蜜的一分情感。

    “我已经去过门卫那边了,调取了前几天的监控录像。”九哥走回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嗯,尸体带回去吧,保险起见,还是要重新确认死者的身份。”齐晗垂眸看了看那只趴在草地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狗,弯腰抱了起来,也不在乎小狗身上的泥土和灰尘,抱在臂弯中,“顺路去买点狗粮……”他喃喃自语着,头也不回地往停车的位置走了过去。

    丢下一群人震惊地消化着阎罗也要养狗这件听起来绝对不会发生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