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失踪
    “齐晗,你以为,没了你,我们就不破案了是吗?”周栋早就发现,齐晗是否听话,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案情决定的。

    “破不破案,”齐晗用指腹蹭了蹭唇角,“一个警察在任何时候都不该以任何理由为借口牺牲无辜的人。哪怕这个人同为警察也不行。”

    周栋竟发现自己在齐晗的质问下,连一句开脱的话都说不出来。当年总局选任局长的时候,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年轻有为的齐晗会是铁板钉钉的局长了。但是听说最后阶段,市委领导找齐晗谈话的时候,齐晗明确拒绝了。

    理由是,局长不能下一线。

    说得也是。像齐晗这样的人,摆在办公室,才更像是个花瓶。

    “行啊,行。”周栋哑口无言,有些灰溜溜的。

    “老师,您为我这样……”周栋离开了,李小莞局促不安地站了起来,她垂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齐晗不动声色地摆摆手,让她不要说下去。

    “齐哥,查到了。”技术队的警员敲敲门,叫他们。

    齐晗脸上的表情紧了几分。

    九哥站了起来,跟着齐晗走了出去。李小莞扭着手指,停了停,也跑了上去。她看着齐晗颀长的背影,心里一阵柔软的暖意,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卫晓蕾和李子棋已经离婚了。不过这个卫晓蕾现在是失踪的状态,齐哥,这是失踪报案的备份档案。”

    齐晗接过文件,却问道,“那离婚财产是怎么分的?”

    他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愣了,九哥顿了几秒,“你怀疑是……离婚财产纠纷?”

    齐晗也没有顾忌,点点头,“对,这个李子棋的母亲如果和严正说的一样,那她应该是一个因为股票输钱,家用急缺,而变得见钱眼开的女人。”

    “齐哥,离婚财产分割是女方父母亲自过来做的,男二女八的比例,因为房子和车都是女方家购买的,卫晓蕾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卫晓蕾的工资比李子棋多了一倍。”

    齐晗摸摸鼻子,“差距这么悬殊的家庭条件和收入水平。最初,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如果是两个人的情况倒换,倒还说得过去。

    在国内,男强女弱,是大概率情况。

    “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警员道,“不过,卫晓蕾父母在报案的时候也说过一句话。”

    齐晗也看到了:如果晓蕾不在了的话,夫妻共有财产则全部归李子棋所有。

    他更确定了自己的疑惑。

    “好,你们继续查。”齐晗拿着案卷在手里拍了拍,环顾一圈四周,“怀光呢?”

    “怀光刚刚被孟法医叫过去了。”

    “哦,”齐晗点点头,“行,你们忙吧。”

    九哥不放心地跟在齐晗身后,“卫晓蕾失踪,你怎么查呢?咱们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啊。”

    齐晗也在琢磨着,“上次我去李子棋家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卫晓蕾居住的痕迹。没办法,只能正面去卫晓蕾名下的那处新居了。”

    “需不需要搜查令?”

    齐晗摇头,“不必,跟卫晓蕾的父母打个招呼。”他把案卷第一页展开给李小莞,“给这个手机号码打电话。”

    “是。”李小莞回答地很愉悦。

    第五十九章 失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李小莞回答地很愉悦。

    那处新居在确定卫晓蕾死亡之前,并不是属于李子棋的。卫晓蕾的父母听说是调查卫晓蕾失踪案件的,虽然声音在发抖,但是还是愿意把房子的钥匙给他们。交接地点在小区楼下。

    “好,咱们也直接过去吧。”

    卫晓蕾父母购买的房子在一个中高档小区里,房屋建筑和小区内绿植,公共设施,都相当有品味。

    “您好,我是负责卫晓蕾失踪调查的齐晗。”

    “警察同志,您可总算是来了。”卫晓蕾的母亲眼眶泛红,莹莹的泪水让李小莞看着都有些难过。

    “好啦,咱们就别说这些了,”卫晓蕾的父亲是个很稳重内敛的男人,他把钥匙递给齐晗,“警察同志,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二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关于卫晓蕾的。”齐晗说道。

    “好,好,你问吧,”卫晓蕾的父亲说道。

    齐晗看到他们身后停着的那辆奔驰车,“我想知道,卫晓蕾最初和李子棋在一起的时候……”

    “唉……”他还没有问完,听到李子棋的名字,就叹息了一声,“我早就跟丫头说过,不要嫁给那个穷小子,他们家看中的,还不就是钱吗?”

    “晓蕾跟我们说,一定要嫁给李子棋,说这么多年,李子棋对她最好。”卫晓蕾的母亲眼泪落了下来。

    齐晗心里了然,“卫晓蕾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异样?”

    “晓蕾给我们打了一个电话……我的手机电话都是录音的,喏,你听吧。”卫晓蕾的父亲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齐晗。

    齐晗愣了一下,“卫先生,您的手机……”

    “拿着吧,我这个手机就是家庭用的。”

    “好,谢谢您配合我们的工作。”齐晗把手机装进口袋里,“那,您还有什么要提供的线索吗?”

    “没有了,如果我们想到的话,一定打电话给你。”

    齐晗和李小莞都跟这夫妻俩打了招呼,九哥却盯着另一边的草坪出神。

    “怎么了?”

    草坪上有一只脏兮兮的小狗,哀哀地呜咽着,“齐晗,你看那块草坪,好像和别处的不太一样。”

    落在地面上的阳光反射着明亮的光,刺得他眼睛生疼,他眯眯眼睛,“是被翻过了。而且是最近的事。”

    李小莞扯扯齐晗的衣袖。

    齐晗转头,眼前因为曝光,变成一片蓝色,“怎么了?”

    “老师,我们要不要去问问那边的环卫阿姨,说不定她们能知道点儿什么。”

    “嗯,”齐晗赞同地点头,“走,过去问问。”

    九哥又看了一眼那只小狗,也跟着他们走了过去。

    “阿姨,您好,我有点事情想问您。”

    环卫阿姨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她看了看李小莞,还有站在她身后的两个男人,“啊,您说。”

    “最近几天,您有没有听到小区里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比如说,铲土之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