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安好
    李小莞深深地吸了口气,敲了敲门,“您好,小区物业。”

    门开了,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站在门口,“有什么事吗?”

    “呃……您一个人在家吗?”李小莞觉得这应该就是严正的外甥了,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心虚,“最近有住户反映水电表走字不对,我们过来检查一下您家的水表和电表。”

    “哦,好啊。”男人让李小莞进了家门。

    李小莞还记得齐晗告诉她的,不要往屋子里走,水电表在哪里,就往哪里去,不然会露馅,也容易让他们警觉。

    “您能拿把椅子过来吗?”李小莞特意看了看高高的水电表。

    男人拿了把椅子过来,“要不还是我上去吧。”

    “不用不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李小莞爬了上去,她不经意地往卧室方向看过去。

    房间开着门,李小莞看到了屋子里躺在病床上的老太太。

    “啊……你们家的表没什么问题,”李小莞查看了一会儿,愉快地说道,“谢谢你啊。”

    男人笑了笑,“你也辛苦了。”

    “……是谁来了?”

    男人对李小莞摆摆手,压低了声音,“你快走吧,要是姥姥知道有人来了,非得让你做这个做那个的……再见啊,我就不送你了。”

    “哦……”李小莞不明就里,“那再见……”

    门关上了。

    李小莞还有点懵。

    齐晗等在车里,“怎么样啊?”

    “老师,虽然看到了奶奶,也听到她说话,但是……”

    “有话就说。”

    李小莞迟疑了半秒,还是决定说出来由齐晗定夺,“我觉得严局长的外甥不像是个坏人啊……”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好人坏人,可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齐晗蹙眉,“这么说,你没有面对面的和老人说话?”

    “对,因为严局外甥跟我说,他姥姥喜欢吩咐别人,就让我先走了。”

    齐晗思索了一会儿,“不行,我还是得上去一趟,你在这儿等我吧。”

    李小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搞砸了,只能看着齐晗挺拔的背影湮没在光线昏暗的楼道里。

    齐晗总觉得心头有种隐隐地不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只要他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就不会是什么好兆头。

    他上了电梯,随后一个看起来五十岁上下的女人也走了进来。这个人很是眼熟,齐晗往后靠了靠,那个女人果然是按下了“5”。

    还好那个女人没有注意到齐晗,或者,像严正说的,这个女人确实以自我为中心,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

    齐晗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看着电梯门打开又关上,愣了许久,才按下了“1”。

    李小莞看着齐晗又回来了,“老师,怎么样了?”

    齐晗摇摇头,拿起矿泉水瓶,灌了几口水,“稍等一会儿吧。”齐晗看了看坐在一边有点局促的李小莞,“给严正打个电话,让他一个人过来。”

    “啊?我打啊……”李小莞心跳突然加快,开什么玩笑啊……

    “快点儿。”齐晗催促道。

    第五十六章 安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点儿。”齐晗催促道。

    李小莞鼓起勇气,电话铃声响了几秒,接通了,“喂,严局,齐晗老师让您过来一趟……对,您一个人……啊,是您姐姐家楼下……嗯嗯嗯我们就在楼下等您……”

    齐晗挑挑眼眉,挂断电话之后,李小莞就像是只潜水太久的海豚,浮到水面上汲取着氧气。

    “难么?”

    李小莞把心按回胸腔里,点点头。

    齐晗哼笑一声,“这是最简单的事了。”

    李小莞小心翼翼地缩缩脖子,齐晗是在批评她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

    她还在胡思乱想着,刚刚她见过的那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走出来,往小区门口走去。

    齐晗似乎并不意外。

    “老师……”

    齐晗把手机丢给她,“问问严局到哪了。”

    刚才那个女人手里拿着三张电影票,时间是今天晚上。齐晗才临时决定再次使用自己偷学的“技艺”。

    严正很快找到了他们的位置,齐晗板起了脸,“我想知道您和您的姐姐在给您父亲上香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严正看起来意外而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惊恐。

    “齐晗,话可不能乱说……我找你来,可不是窥探我的**的。”

    齐晗用手指蹭过唇角,“既然您找到了我,我就必须弄清真相。至于我怎么知道的……您的女儿还穿着孝服,而您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一年了,我看到您的口袋里还揣着红布,而且你们身上还有一股浓重的烧纸味……我对您知无不言,您也必须告诉我所有实情,不然我也帮不上您。”

    严正看着齐晗,似乎是在权衡利弊。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妥协,“我问她母亲情况好不好,她说,好不好都不是我的母亲了,留着这么一个躺在床上,只会惹人生气的老东西就是浪费钱,浪费粮食……”严正眉头越皱越紧,“我觉得我可以怀疑她并没有善待我的母亲。”

    齐晗望着眼前的高楼,心情有些难以平复。

    过了半晌,李小莞要以为他就要这样石化了,齐晗收回了目光,“我先上去,您等我电话。”

    严正并不知道齐晗要做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齐晗看了看李小莞,“一会儿你也上来。”

    “哦,好的老师。”李小莞下意识地瞥了瞥站在自己身边的严正,觉得自己顶不过这份压力。

    齐晗确认家里没有外人之后,拿出那根金属丝翻腾起来,窸窸窣窣地响动之后,门锁咔啦一声滑开了。

    他没有急着进家门,而是给李小莞打了个电话,“上来吧。”

    严正狐疑地看了看已经打开的门,齐晗连做贼心虚的表情都没有,他大大方方地一推门,“进去吧。”

    严正张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进了家门,他显得有些茫然。

    “在里面那间。”李小莞在一边小声提醒道。

    严正点了点头,算是表示感谢。

    老太太在小睡,听到严正的脚步声,立刻睁开了眼睛,混浊的眼珠望向门口,“是小正吗?”

    “妈,我来看您了。”

    齐晗拉住了李小莞,“哎哎哎你就别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