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不和
    事情要从三年前开始说起。

    严正的母亲,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三年前的冬天,心脏病急发,严正的父亲背着他的母亲下了楼,严正送他们去了医院。

    抢救,观察,最后转出了加护病房。

    医生再三叮嘱严正的母亲,不要随意下地走动,也嘱咐过家属,不要让老人一个人独处。

    严正仰头看向天花板,“齐晗,你知道,我还有个姐姐,我的姐夫有抑郁症,早几年没了工作,儿子也没什么出息,现在找了份工作,也还算可以。但是,他们家没留下什么积蓄,我那个外甥又要结婚了……”

    他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但是齐晗没有打断。对他来说,案件的细节也许就是最关键的问题。

    “她住得远,早点儿走,我能理解,但是她不能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人吧,让老人一个人待在病房里吧!”严正的情绪有些激动,他的妻子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

    “……就是因为她走得早,我父亲就算是一大早上坐着公交赶过来,也还是留了一段时间,我母亲,就在这段时间,下床摔断了股骨头。”

    齐晗点了点头,“您继续说。”

    “我找了很多医院,也动用了自己的人脉,我从来不求人,但那段时间,我求了很多人,但是没有人愿意做这个手术,因为我母亲心脏不好,一旦上了手术台,可能就下不来了。”

    “我说请一个24小时的保姆,但是我父亲省了一辈子了,不舍得。我夫人从我母亲住院的那天,就不分昼夜地守在旁边,之前也检查出过有高血压……我跟我的姐姐说过,父亲年纪大了,中午必须睡个午觉,可是她呢,就因为自己高血压,提前走了,也不告诉我们,我父亲的血压计也被她弄坏了。”

    严正握紧了妻子的手,“第二天我夫人再去父母家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的老父亲躺在床上,呼吸困难,还说自己没事,止不住地骂我那个姐姐……”

    “水池里都是没洗的碗筷,”严正的夫人终于忍不住道,“我婆婆床上没人收拾,最后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只能叫他回来帮忙。”她看了看严正。

    “我送父亲去了医院,没想到是心梗,不然我肯定会让父亲直接去急诊的。我父亲就在那个晚上去世了。是我们不懂不明白,但……我觉得就是她害死了我父亲。”

    严正摸摸女儿的头发,“齐晗,我那天晚上,真的很想杀了她,你知道吗?给我父亲穿寿衣的时候,她站得远远的,就好像……”

    齐晗在这位司法局局长的眼睛里看到了极大的悲伤和恨意,他发觉自己一不小心陷入了一个讲不清的官司。

    严正又讲了几个关于他的姐姐的事,齐晗算是听明白了,严正的这位姐姐是个不愿意出钱出力的人,还很会卖乖,到头来,儿媳妇才是最出力的那一个,管钱管照顾,却被严正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百般刁难。

    “严局,我想您今天过来,不只是为了跟我讲些家事吧?”最后,齐晗打破了短暂的沉默和悲伤的气氛。

    严正点点头,“你说得没错,我母亲一直想要回家住,我姐姐说,钱和房子都给她,她就把母亲接回家里住。”

    “您同意了?”在齐晗看来,严正的姐姐不是个很会照顾人的人。

    “我同意了。”严正点点头,他垂着头,像是在为什么事而后悔不已。

    “严局,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齐晗瞥了一眼腕表,他让李小莞等在办公室里,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严正抬起头看向他,“对,这正是我希望你能帮我的地方。”

    “您讲。”

    “我和夫人怀疑,我们同意把父母的钱和房子转到她名下之后,她没有好好照顾母亲,我几次要求去她家里看看母亲,她都拒绝了我,这让我很怀疑……”

    “您想让我帮您去家里看看是吗?”

    第五十五章 不和-->>(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您想让我帮您去家里看看是吗?”

    严正肯定了齐晗的猜测。

    “……严局,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您会找到我吗?”他都已经沦为去查看人家家事的私人侦探了?

    “你们周局说,你的破案率是咱们全德州最高的……我想,别人看不出来的端倪你一定能看出来。”

    齐晗明白自己是躲不过去了,“行,那您在这儿等等我,我带个小徒弟一起过去。”

    “好,我等你。”

    齐晗推门出了会议室,门外站了几个人,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来,全都不自然地看向了别处。

    “周局,您先招待一下严局。怀光,你跟我一起来。”齐晗看了看九哥,压低了声音,“你直接去留音酒吧等我们吧……回头再跟你说具体情况。”

    齐晗交待过之后,带着齐晗上楼回办公室。

    他推开门,李小莞靠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睡着了。

    怀光看了看她,转头看向了齐晗,做着口型,“哥,叫不叫啊?”

    齐晗无奈地抿嘴,轻轻点点头。

    怀光大喇喇地拍拍李小莞的肩,“哎哎哎,醒醒,”李小莞根本没有醒过来的打算,怀光吸了口气,底气十足地喊了一声,“着火啦!”

    齐晗被他这一吼都缩了缩脖子,更别提李小莞了。

    她坐在地上,一边“哎呦”自己的屁股,一边揉了揉眼睛。

    “老师……啊老师!您什么时候来的!我我我是不是睡着了……”

    齐晗半倚半坐在桌边,“昨晚没睡好?”

    “不是……”

    “行了,有个案子要去看看,”齐晗看了看怀光,“你和九哥一样,先去酒吧等我们吧。”

    怀光愣了愣,“齐哥,你就是算准了让我上楼叫人呢是吧?”

    齐晗摸摸鼻子,“嗯,有意见?”

    “哪敢!”

    李小莞有点儿好奇,“老师,是什么案子啊?”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齐晗审视了一下她的穿着打扮,“你把衬衣领子理一理,一会儿我会告诉你说什么做什么,你要记住了,不然后果很严重。”

    齐晗语气很严肃,李小莞也跟着紧张起来,“哦,我知道了,老师,您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