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非凶器
    炎热的天气里,室内却是凉爽,李小莞和孟夏穿的是短裙,站了一会儿身上发凉,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抓紧时间勘察一下现场,就把尸体拉回去吧。”齐晗蹙着眉头,空调显示的温度是21度,有点太低了。

    拍好现场的照片,齐晗和怀光小心翼翼地把尸体翻了过来,方便孟夏做初步判断。

    九哥坐在死者生前可能坐着的椅子上,摆弄着手机,寻找着黄晶晶当时的拍摄角度。齐晗也凑了过去,只不过角度似乎总是不对,“换只手。”

    九哥只迟疑了半秒,就把手机换到了右手,“黄晶晶是左撇子?”

    齐晗站直了,招手叫李小莞,“你自拍,一般用哪只手?”

    李小莞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发懵,她想了想,拿着手机比划了几下,“这个不确定,有的时候用左手,有的时候用右手。”

    齐晗没有再追问,“黄晶晶是不是左撇子还需要其他证据来证明。”

    孟夏紧皱着眉头,脸上神情肃然。

    “怎么了?”

    孟夏让齐晗和九哥也来看黄晶晶背后的伤口,“刺入方向同视频中吻合,但是你们看这个伤口,既没有多次刺入的叠加伤,伤口的宽度也和视频中出现的那种匕首的规格不吻合。”

    一时间,屋子里的人都沉默了。只有空调还在不停地轰鸣着。

    “而且房间里温度过低,无法通过尸体僵硬程度来判断死亡时间。”

    “先把尸体弄回去吧,”齐晗看了看孟夏,“还是得靠你做进一步的检测。”

    “嗯,放心吧。”她的语气极温柔,李小莞有点不自在地别开了脸。

    齐晗没有说话,他走出了房间。黄晶晶住的房子是她在靖边的父母买的,房子一室一厅一卫,一个女孩子独居绰绰有余。齐晗从门口走过门厅,到卫生间门边,他站在门口向里面看,浴巾放在左边的架子上,漱口杯的把手也向左。

    他慢慢走向厨房,锅铲,锅柄,餐具,都是左手边的位置。

    “黄晶晶应该是个左撇子,但是,她不是一个人住在这儿。”齐晗回到卧室里,向大家说明他的观察结果。

    “和男朋友?”

    “不,”齐晗摇了摇头,“是个女生。我想,应该就是这个女生杀害了黄晶晶。”

    孟夏和法医室的人把尸体抬走了,齐晗和九哥走到浴室门边,“你们看看。”

    九哥扫了一眼,登时抽身出来,脸上神情已然明了。

    怀光和李小莞一知半解地等待着齐晗的解释。

    “黄晶晶的漱口杯里的牙膏,和她的护肤品,只要是挤压的膏状体,都是从下一直挤到上的,非常干净整洁,黄晶晶可能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但是,她的洗漱台上却放了一瓶是胡乱挤压的洗面奶。”齐晗指出那支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洗面奶让他们看,“所以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同居者,或是近期留宿者不小心遗留下来的东西。”

    “是凶手行凶后,特意收拾的。”九哥看着盥洗室里不自然的留白空档,“但是凶手心并不细,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台子上,只有一支洗面奶,她就没有装走。”

    “凶手的家庭条件应该不如黄晶晶,这就有可能是嫉妒杀人。”齐晗补充道。

    第五十章 非凶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凶手的家庭条件应该不如黄晶晶,这就有可能是嫉妒杀人。”齐晗补充道。

    “但是,凶手为什么换了凶器作案,或者是,”九哥看了看齐晗,他相信对方心里应该是有着同他一样的疑惑的,“那个出现在黄晶晶的直播里的人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齐晗点头,“我想知道,黄晶晶到底为什么要在直播里拍进这么一段假被杀情节。”

    他们这一段对话衔接非常快,怀光和李小莞听得有些呆了。

    过了半晌,李小莞才呆呆地问,“那老师,我们接下来呢?”

    “当然是还要去学校看看了。”齐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是和这学校杠上了……”他边摇头边走了出去,把现场交给了后来才过来的技术队和鉴识科。

    从黄晶晶的房子的窗户向外看,基本可以窥见江宁大学的全貌。这个学校在德州的名声不好不坏,出入校门的都是豪车,坐在车里的人也多是有钱的老板或是高官的秘书。

    黄晶晶的辅导员是个胖胖的男老师,研究生毕业,没有理想的去处,就回到江宁大学,做了辅导员。

    “黄晶晶家庭条件很不错,她的父母都是老板,认识不少人。黄晶晶大一刚进来的时候,她父母就托了关系,想让黄晶晶直接去一个电视剧试镜。哎,这怎么说呢,我们一般是不提倡家长这么做的,每个学生什么样子,我们是最了解的,给他们每个人分的资源呢,也相对来讲合适一些。你看黄晶晶,她性格比较自我,更适合做主播,而不是拍戏。”

    齐晗笑了笑,“那老师,我们想了解一下,黄晶晶在学校里有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辅导员想了想,“黄晶晶开朗活泼,和她要好的人很多的。”

    “那有没有特别好的,”齐晗试探着问道,“比如说,住在一起的?”

    “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几天是有两个女孩儿过来跟我请假,说是因为最近要找实习工作,在学校住不方便,她们说,黄晶晶邀请她们过去住。”辅导员打开抽屉,从一沓请假条里抽出两张来,“我们学校学生出去住都是要请假的,就这两个。”

    齐晗捏开看了一眼,转手递给了怀光,“黄晶晶的那个男朋友,你了解吗?”

    “你说那个王磊啊,那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当时在学校里就是学生会主席,现在是德州电视台的记者了。之前回来过一次,说是准备往央视考了……”

    齐晗垂着头思索着,良久,才笑着点点头,“谢谢你的配合。”

    “老师,那凶手就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了?”李小莞凑在怀光手边,看着请假条上复印纸拓下的两个名字,胡皓玥,邹琴。

    齐晗摇摇头,“不一定,也有可能是黄晶晶的男朋友。”

    “可是您之前不是说,是个女生的吗?”李小莞有点儿迷糊了。

    齐晗肯定她的疑问,“没错,我一开始是这么以为的,但我刚刚才知道,黄晶晶的男朋友的工作。”

    “他的工作怎么了?”

    齐晗人高大,他步子急了些,李小莞跟得就费力。

    “如果一个从事文艺事业的男人化妆,你会觉得奇怪吗?”

    李小莞摇了摇头,她还是茫然地看了看怀光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才恍然,“哦,您的意思是,鉴于王磊的工作,他用洗面奶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之前不是已经确认过了,王磊在日本,而且有证人吗?”

    “不,他的那位证人因为水土不服,在酒店里躺了三天。”齐晗把手机丢给她,是在机场等待王磊的徐川发过来的短消息。

    “所以,不在场证明无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