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消失的凶器
    和杨开的交谈过程中,齐晗知道了吴倩和吴思明的关系不仅仅是差,经常侮辱性的谩骂,甚至是殴打。

    “你会保护她吗?”

    “当然,”杨开挺了挺胸膛,“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欺负。”

    “那吴思明不会因为害怕你,就停止这种行为吗?”

    “艹,”杨开骂了句脏话,看到齐晗挑起了眼眉,心虚地垂下了目光,“那小子就是犯贱,在家里有他妈撑腰,欺负习惯了,改不了贱毛病……”

    齐晗看着他,“你会杀了他吗?”

    杨开犹豫了一下,但是略微的迟疑之后,他说道,“也许会吧。”

    这是一个不会有解答的问题,吴思明已经死了,所有的一切都只会是如果。

    “哥,你刚刚那招太帅了,”杨开比划了一下,“我能跟你学打架吗?”

    齐晗挑眉,“如果是用来保护你爱的女孩子的话,可以。但是如果你是为了在学校里欺负同学……”

    杨开摆手,“不会不会,我以后也要做警察,教训那些坏人!”

    怀光翻了个白眼儿,现在的“大佬”都是这样的了吗?可还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

    “我们还是无法锁定真正的凶手。”

    九哥和齐晗脸色沉郁,凶器还没有找到,像是不翼而飞。嫌疑人的线索也断了,没有目击证人,只有一段清晰度和亮度都不足的监控视频。

    “再去吴思明家看看。”齐晗垂着头道。

    怀光立刻跟着他站了起来,“齐哥,我和你一起吧。”

    齐晗看了看他,“行。”

    不论是凶器,还是吴建义和吴倩的关系,还是凶手,他们的推测都需要进一步的证据。那个房子里,一定有什么是他上次遗漏了的。

    “老师,那我呢?”李小莞底气不足地指了指自己。

    “你跟着我。”九哥道。

    “那个小区附近发生了一起入室盗窃案。”看到李小莞有些疑惑又有点不情愿的表情,“屋主的手机丢失,并在他手机之前摆放的位置找到了一部来路不明的手机。”

    李小莞眨眨眼睛,听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哥,你这次没带李小莞,是不是还是怕她出事啊?”

    齐晗回忆着路线,“对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他瞪了怀光一眼,“谁让你跟李小莞谈这件事的,说到底,她也是个女孩子,在这件事上苛责她,是你太没有水准了!”

    他这话说得很重,怀光起先还以为他是开玩笑,但看到齐晗的脸色,他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往另一边靠了靠,几乎贴在了车门上。

    车冲过几个交通信号灯,齐晗觉得他自我反省得差不多了,“我们都一样,是大老爷们儿,有什么事儿得往自己身上扛,扛不住也得扛着。”

    “我知道了,齐哥。”

    齐晗乐了,“给你吓的……”他嗤笑一声,“行了,咱们队里万绿丛中就那么几点红,你心里明白就行了。”

    车子停进小区,齐晗低着头从车窗向那栋楼上望了几眼,黑洞洞的窗户似乎能吞噬所有发生的一切,“怀光,一会儿机灵点儿。”

    第四十五章 消失的凶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车子停进小区,齐晗低着头从车窗向那栋楼上望了几眼,黑洞洞的窗户似乎能吞噬所有发生的一切,“怀光,一会儿机灵点儿。”

    “嗯。”怀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知所以。

    李小莞偷偷看九哥,他比她高出不少,长长的风衣又把他衬得格外瘦长,李小莞只能联想到路边的灯柱。

    九哥和齐晗的关系一直都是她有点儿想不明白的。明明像是吵架了,但是一转眼,他们又是最信任的兄弟。

    “你是不是想问上次我和齐晗为什么发生了争执?”

    她自以为偷窥得天衣无缝,九哥不可能察觉。而事实上,九哥觉得自己被她盯得衣服上都要烧穿一个洞了。

    “啊……嗯……”她支支吾吾地打着马虎眼。反正这两个人她谁也得罪不起。

    “因为你。”

    九哥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选择一个职业,他好好一刑侦支队顾问,现在都快成居委会大妈了,而且还是有自己的“知心姐姐”电台的那种。

    “啊?”李小莞傻乎乎地指着自己。

    九哥看到她脸上隐隐地期待,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有些责备齐晗的意思。

    “齐晗听说你和怀光出外勤之后,非常生气,”他边说着,边用深邃的眸光打量着脸颊飘红的李小莞,“也许连他都不相信你能保护好自己。”他淡淡地说道,看着那种羞怯和兴奋渐渐褪去,“可惜你是和刑警,不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他话里的意味太明显了,李小莞垂下了头。九哥想起曾经在齐晗身边的女孩子,活泼也沉稳,快乐得不像是个见惯生死的警察,成熟得也不像是她那个年龄该有的样子,看不穿摸不透,最后的结果也出乎他的意料,而不是这样一眼就能彻底看穿的模样。

    “你们是……”房门打开,一个国字脸的男人走了出来。

    李小莞明显吓了一跳,不过她也很快拿出了证件,“是您报的案吗?我们是过来调查的刑警。”

    “哦……哦哦哦,我想起来了,请进请进。”

    男人把他们让进了屋子里。

    房间里的摆设倒是寻常,九哥暗暗地看了一圈,转了回来,“您摆放手机的位置在哪里?”

    男人指了指鞋架旁边的一排柜子,“我一般回到家,就会把手机啊什么的放在这儿,您也看到了,咱这房子不大,也就刚刚好好住我一人儿,有什么电话啊短信的听得也清楚,对身体还没辐射。”

    九哥点头表示自己了解情况了,“跟我们讲讲你当时的经过吧,尽量详细一点。”

    “哦,昨天吧,我就想出门儿,然后走到门口拿手机……一低头,诶你猜怎么着,我那个手机是金属机身,光线下面不怎么亮,但是我那天都还没看清楚,就觉得那反射光是贼亮啊……”

    九哥用手绢拿起那只手机,是玻璃面儿,闪过一道光,有点儿刺眼。

    “前天你放手机到昨天你出门前,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没有啊,也没什么人找我,我在里屋儿看电视呢。”

    “这只手机我们先拿回去了,您还有其他的手机用吗?”九哥把那只手机放进了李小莞递过来的证物袋里。

    “有有有,我以前的手机都还留着呢……”

    房主是个话多的人,九哥没打算多做停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