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嘲笑与爱慕
    操场依旧被封锁着,开始上课的学生远远地站在周围,窃窃低语。

    齐晗蹲在案发现场,他戴着白色的手套,连足球场草地上的痕迹都没有放过,可是根本什么都没有。

    他慢慢站起来,双腿发麻,他嘶嘶地抽着气,有些犯愁。

    “哥哥,你是警察吗?”一个小姑娘大着胆子走过来,她身后跟着几个挤成一团的女孩子,嬉笑着,似乎并没有因为身边出了这样的事情而感到伤心或是害怕。

    齐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但是他还是笑了一下,“对。”

    “那你知道吴思明是怎么死的吗?”

    齐晗摇摇头。

    “我知道!”

    齐晗有些讶异,但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神情,“是吗,说来听听。”

    “我们觉得就是吴倩做的。”女生凑到齐晗面前,男人身上好闻的薄荷味扑面而来,熏得她脸红红的。

    齐晗顺着她们恶作剧般的嬉笑声看过去,吴倩一个人坐在操场边的观众席上,逃避着她们的目光,瘦小的女孩子独自坐在那里,显得格外孤单。

    “谢谢你们的观点。”齐晗淡淡地笑了一下,已经失去了和她们交谈的兴趣。

    她们只顾着满足于自己的恶趣味,并没有觉察齐晗冷下去的脸。

    吴倩看到齐晗朝这边走过来,眼神犹疑着划过来,似乎是在试探齐晗会不会也在嘲笑她。

    齐晗没急着开口,他在距离吴倩半米的位置坐下来。他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软绵绵的云缓缓地飘着。

    “人之所以接受黑夜,是因为总会迎来一个更好的黎明。”

    吴倩的目光不再是惊惧,害怕,她悄悄看向齐晗,有些好奇。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因为迟到,没有赶上春游的车,那天,”齐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那辆车在高速上出了车祸。我的几个同学去世了……与那辆车相撞的另一辆车,是我爸爸的车,他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谈,”齐晗看了看吴倩,小姑娘脸上的伤疤纵然可怖,但是那双眼睛里已经含了泪水,“我爸爸去世了。所有人都说,是我克死了他们。”

    吴倩只是看着他。

    “我也一度认为那就是我的错,我不敢去上学,因为他们都说,我会害死他们……那个时候,我妈妈告诉我,人这一辈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是齐家唯一的男子汉了,齐家,只能靠我自己了……”

    他顿了顿,“我不会劝你坚强,因为有的痛,不扎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有多痛。但是,我可以像你保证,只要你需要我们的保护,跟我说一声就好。”

    齐晗对吴倩笑了笑,小姑娘看着他,也轻轻地笑了一下,只不过有些勉强。

    他站起身,向教学楼走去。

    齐晗见过很多罪恶罄竹难书的罪犯,或伤人性命,或夺人钱财,或让人家破人亡,但是他们最初,大多善良柔软,却一次又一次地被生活折磨,摧残,他们无处宣泄,走上了报复这个世界的极端道路。

    他不希望这个女孩子也变成那个样子,至少,他要尽自己所能。

    “我们在监控里看到的疑犯,中等身材,体格健壮。”学校管理门卫室的老师把屏幕上的疑犯指给他们看,“他是从侧墙翻进学校里的,行凶后,原路返回,所以门卫室的值班没有看到他的脸。”

    那个值班红了脸,有些犹豫,但还是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那天是,是喝了点酒……就没有,注注意到……”

    第四十四章 嘲笑与爱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个值班红了脸,有些犹豫,但还是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那天是,是喝了点酒……就没有,注注意到……”

    齐晗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就算不是酗酒,也总会有其他的原因,不然任谁也不会忽略这样凶残的杀人过程。

    吴思明起初乖乖地站在操场的大灯灯柱下,大概半个小时过去,吴思明显得有些焦虑,但他也始终没有完全离开他最初站立的位置。这一回间隔时间不长,凶手从斜侧方进入监控画面,吴思明见到凶手显得唯唯诺诺,他肩膀微微耸起,头向下垂,都是害怕对方的反应。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下一幕,凶手扬起手里的那根棒状钝器,打向吴思明。

    孟夏都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她看到齐晗眼睛一眨不眨,紧紧地盯在画面上。

    凶手作案的手法同他想的没什么出入,他一次一次地击打着吴思明的头部,直到彻底碎烂。吴思明的双手也是同样的遭遇。

    齐晗的眉头紧蹙。

    凶手离开了,所有人收回了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齐晗。

    但是他们寄希望的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答案,齐晗摸摸鼻子,“吴思明有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人?”

    校长教导主任和吴思明的任课老师都陷入了沉思,然后一个老师道,“学校里有一个小混混,经常号令几个男生,他的人缘虽然也不好,但他看不惯吴思明,也同样挺受一些人……”

    “拥戴,崇拜。”齐晗点点头。

    “怀光,你带几组人到学校附近去找,看看凶手有没有随手把凶器丢在哪里。”齐晗站了起来,“我要见见这个孩子。”

    老师们交换着眼神,都露出了不赞成的神情。

    “想从我这儿拿到东西,”杨开拎着一根棒球棒,在手里转得飞快,“能打得过我再说。”

    几个孩子同时爆出了一连串不怀好意的笑声。

    这回轮到怀光惋惜地叹口气,“齐哥,差不多得了……”

    齐晗没应,杨开听到怀光的话,由挑衅变成了怒意,扑过来的时候章法全无,齐晗觉得可惜,不过这样快刀斩乱麻的,也不错。

    他错位捏住杨开的手往后下按,杨开吃痛丢掉了手里的球棒,随后齐晗向前一步,把杨开撂在了地上。

    怀光知道这一招还有后续,只不过齐晗收了手,否则,杨开就不只是躺在地上哼两声了。

    不过,这样的孩子好在,只要他承认你比他还厉害,就会换来真诚地对待。

    “吴思明……我最看不上他,他对女生吆五喝六的,看见我们,尿裤子都不敢擦,就一傻逼。”

    “那吴思明的姐姐,吴倩,你知道吗?”

    杨开挠挠头,“嘿嘿,哥,以后我要是讨媳妇儿,就非吴倩不可了。”

    “为什么?”

    “那还用说嘛,”痞气的少年谈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脸颊红红的,“她功课好,家务好,温柔也漂亮,嘿嘿……”

    齐晗笑了,有点悲伤,“可是她现在已经不漂亮了。”

    “哥,我杨开可不是肤浅的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最漂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