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罗生门
    阳光照射在齐晗的身上,他缓缓地舒出几口气。

    “没事。”他抬头向上看着他近乎逃离的居民楼,像张开大口的猛兽,把所有的恐惧吞噬进黑洞洞的入口。

    如果他说出来,只能是让他们两个白担心惊慌罢了。

    “先回去吧。”

    孟夏在死者的骨屑上看到了铁锈的痕迹,虽然味道很相似,但是她的化验试剂是不会出错的。

    “凶器是一个生锈了的棒状钝器,因为已经毁坏的太严重,看不出致命伤到底在哪里,但全身除了头和手之外,没有其他伤,是被击打致死的。而且死者体内没有任何麻醉剂成分。”孟夏看了看站在一旁,脸色难看的齐晗,“你没事吧?脸色很差……”

    齐晗摇摇头,“凶手是个男性,中等身材……”

    怀光和李小菀都等着齐晗的下文,他却停住了,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吴建义给他的印象太深刻,还是侧写法是正确的,竟重合在一起。齐晗决定,这次还是靠证据,来得更准确比较好。

    他揉着自己的头发,显得有些焦躁,“我先去看看九哥……”

    齐晗推门走了出去,孟夏从怀光看到李小菀,最后淡淡说了一句,“你们就站在这儿?”

    李小菀如蒙大赦一般,礼貌地对孟夏摆摆手,逃离了连空气中都充斥着浓重的铁锈味的法医实验室。

    “姐……”

    “怀光,你要是还有空闲,就好好照顾齐晗,他要是倒下了,我们都没有破案的本事,就等着被周局批了。”孟夏打断了怀光的话,她不可能喜欢怀光,虽然被他的执着感动,但也依旧不是爱情。

    怀光挠挠后脑勺,“哦……”

    王芳已经喊了足足一个小时了。

    九哥也不答言,他静静地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一双眼眸沉郁淡漠,没有丝毫的怜悯,甚至是厌恶。

    女人终于坐了下来,气喘吁吁地愤恨地看着他。

    九哥看着她,“骂完了?”

    女人无可奈何地沉默着,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九哥把水杯往前推了推,“那我说。”

    “吴思明在学校里的人际关系并不好,他的老师和同学都对他有些不满的情绪,而这些呢,都得益于你的溺爱,”他讥讽的语气很足,他看到王芳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愧疚,甚至还有些自豪。

    九哥有点恶心。

    他手肘撑在桌子上,冷漠地说道,“可能是我刚刚表述得不够准确。你的儿子的起因,极有可能是因为你的溺爱。”

    果然。

    九哥几乎能看见女人脸上的每一个微表情。那张横肉遍布的大脸上从惊愕到愤怒,再到痛苦,和选择逃避的淡漠,九哥感慨人性之中,根深蒂固的劣根性永远让人选择只了解对自己有利的真相。

    “我想知道,你的丈夫是不是和你一样,都这样爱你的儿子。”他选择了“你的儿子”这个说法,故意刺激着女人最敏感的神经。

    如他所愿,王芳冷冷地哼了一声,偏过了头,“他?他爱的是他的宝贝女儿。那个小贱人,只会跟她爸爸告状,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的儿子,你们怎么不去管管?要我说!最有可能害死我儿子的人就是他!”

    第四十三章 罗生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他所愿,王芳冷冷地哼了一声,偏过了头,“他?他爱的是他的宝贝女儿。那个小贱人,只会跟她爸爸告状,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的儿子,你们怎么不去管管?要我说!最有可能害死我儿子的人就是他!”

    九哥眼角微挑,这次好像是药下得太猛了,不过收效还是不错的。

    “你为什么觉得是你的丈夫,你溺爱自己的儿子,他的错误你都选择视而不见,那么你怎么能说你的丈夫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惩罚他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呢?你在不辨是非地维护自己的儿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对错呢?”

    显然,王芳从未想过这些事情。或许她想过,但是她故意地选择了忽视。

    “有什么收获吗?”齐晗把他刚刚从自助贩卖机里买到的饮料递给九哥。

    “算是有吧,但我建议不采纳。”

    “说来听听。”

    九哥拉开拉环,碳酸饮料冒出的气顶得他头皮发麻,“王芳说,她认为是她丈夫下的手。她说她的丈夫在家里经常打吴思明,不像她一样单纯地溺爱。”他蹙着眉头,像是深深的沟壑,“这家人很奇怪,”

    怀光心里的那点念头也浮了起来。

    “一个母亲形容自己的女儿的时候,用的词汇是,小贱人。而且还认为她的女儿向父亲告状,导致了她的儿子被打……”

    九哥又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齐晗点头同意,“我去了一趟吴思明家里,和吴倩说了没几句话,吴建义就回来了……”

    “怎么样?”

    “什么也看不出来,”齐晗摇摇头,“但是我觉得这对父女,一定有问题。”

    “会是**吗?”

    站在一边的怀光和李小菀都抽了一口气,但是齐晗和九哥面色平淡,这个世界上,罪犯见的越多,越清楚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齐晗脑海中的那个念头终于啪地一声浮出了水面。

    “没错。我想就是这个。”齐晗面色冷峻,“而且,吴倩的脸上有一块烫伤,没有愈合,也没有包扎,毁了她半张脸……是很新的伤。”

    真相似乎已经呈现在了那个人的眼前,怀光和李小菀心里雀跃,但九哥和齐晗的面色更沉了。

    “老师,咱们这不是抓着凶手了吗?您怎么还不高兴啊……”李小菀问道。

    齐晗看看她,“读过罗生门吗?”

    李小菀慢慢地摇了摇头。

    “每一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用对自己有利的证词描述一起谋杀,把简单的案情搞得更复杂。”九哥低声道,“我们可以确定凶手是谁,动机呢?作案过程呢?谁在其中是主犯,谁是从犯,这背后有没有间接杀人的可能?我们都说不好。”

    他这一说,李小菀也没了笑容。

    “而且也无法排除,凶手另有其人的可能性。”齐晗道,“刑警不只是发现真相,其实真相是什么,也许只有我们自己在意……我们要做的是毫无偏差地判断,案件中,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谁。”

    怀光和李小菀似懂非懂地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