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恐惧
    “我的儿子呢?我的儿子没有死,我要见他!”一个肥胖的女人冲了进来,她穿着早市上三十元一件的廉价睡衣,舞动着自己粗壮的手臂,脸上的横肉像是笑面佛的肚子,只不过上面有着一层层的堆纹。

    “我在跟你们说话呢,你聋吗?”她怒气冲冲地吼道,“我要我的儿子!我的儿子!用你们抵命都不够!”

    齐晗不着痕迹地挡在了班主任老师前面,“女士,你是吴思明的母亲吗?”

    那个女人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对齐晗的问题感到意外,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脑子进水了吗?我当然是吴思明他妈!”

    她的手还没碰到齐晗身上,就被警员扯住。

    “你们碰我!我告你们性骚扰!”

    齐晗叹了口气,“女士,如果你继续大喊大叫,我们会以扰民为由拘留你。”他揉着额头,虽然吴思明的事还需要进一步地调查,他也能理解丧子的悲痛,但这位母亲制造的已经不只是噪音了。

    “你有本事就拘捕我啊!我死都不会放过你们!你还我儿子!我的儿子啊啊啊!”

    齐晗摆摆手,几个警员努力扼住那个女人奋力挣扎的动作,齐晗转身看向有几分呆滞的班主任,“不好意思,你可以告诉我吴思明的家庭住址吗?”

    “啊……当,当然可以。”

    “九哥,你现在回警局,那个女人一定会说出一些我们想知道的细节,”齐晗拿着吴思明和他正在高中部念书的姐姐吴倩的档案往外走,“我最相信你。”他和九哥交换了一个笑容。

    然后他拿出手机,告诉怀光他们要去的地址,目光却落在被封锁的现场。

    红绿色的操场,嫣红的血迹已经干涸,变成褐色的痕迹,白线画出的人形格外古怪,现场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迹,至少他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不是深仇大恨,就是丧心病狂。

    吴思明的家在一栋老式的居民楼里,只有一部吱吱呀呀的老旧电梯,电梯门还是栅栏式的,水泥地上残留着各种水渍污渍。

    齐晗一个人进了电梯,发动机吱吱扭扭地慢慢爬了上去,昏暗的走廊,堆在门口的水缸和杂物,都显得这个地方拥挤狭窄,阴暗潮湿。

    齐晗看了看门牌号,才轻轻敲了敲生锈的铁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你是谁啊?”门只开了一条缝,一个瘦弱的女孩子露出半张脸,警惕地看着齐晗。

    齐晗轻轻笑了一下,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你好,你是吴倩吧,我有些事要问你。”

    吴倩又看了看他。

    门吱噶一声打开了。

    齐晗跟着她走进去,起居室里摆放着一张不大的沙发和老式的电视机,即使如此,也依旧没有更多的空间安置更多的家具和人。吴倩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电视前,“请坐。”

    齐晗有些愕然地盯着吴倩刚刚没有露出的那半边脸,尽管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做很不礼貌。

    骇人的烫伤毁掉了女孩的半张脸,像是被猛兽噬咬过,粉红色的皮肉把原本的皮肤分成不均匀的斑块,似乎是被滚热的液体烫出的伤疤。

    “叔叔……”吴倩低下了头,女孩子对自己已经毁掉的脸感到难过和窘迫。

    齐晗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你爸爸呢?”

    “爸爸上工了。”

    第四十二章 恐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爸爸上工了。”

    “你弟弟……”齐晗犹豫着,吴倩纯净无辜的眼神看着他,“昨晚已经被人谋杀了,在你们学校里的操场上。”

    “我知道,学校已经打电话回来过。”

    齐晗指指自己的脸,“可以告诉我,你脸上……是怎么回事吗?”

    “是……是我自己弄的……”吴倩眼睛向下瞥,握紧了指尖。

    齐晗没有再问,“你的弟弟有没有欺负过你?他的班主任老师告诉我们,他和同学相处得不太好。”这回他加了一些话,因为他发觉吴倩在害怕什么而不敢说实话,最有可能的原因是这个家里重男轻女的思想。

    吴倩听到他后面的话,眼睛里闪起一点光,明亮,“我弟弟……”

    她的话还没说完,门再次被打开。

    “爸爸……”吴倩脆生生地叫道,声音有些羸弱。

    齐晗下意识地看向门边,站起身来,准备和这栋房子的男主人打招呼。但是这一次,同样让他的动作顿了一下。

    吴倩和吴思明的父亲是个极度阴鹜的男人。他个头不高,但是他看向齐晗的眼神,更像是在居高临下地审视,一双眼睛里阴郁的气质比起齐晗见过的穷凶极恶的犯人都要可怕,让他不寒而栗。

    吴建义转向了吴倩,“他是谁?”

    “他……”

    “先生您好,”齐晗心里总觉得自己只差了那么一点,错过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他一时又说不出这种感觉出自什么缘由。他只能及时地解围,避免重男轻女的思想给吴倩留下不好的后果,“我是警察,”他亮出自己的证件,“想来您家了解一下情况。”

    吴建义没有答话,也没有上下打量齐晗,他对吴倩道,“我说过多少次,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对不起,爸爸……”

    齐晗脑海里的那个念头似乎又清晰了几分,那个诡异的想法就要冲破他的思绪一般,撩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齐晗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抱歉。今天就到这儿,改日还会到府上来拜访。”

    他对吴倩笑笑,女孩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避开了目光接触。齐晗再回眸,吴建义冷漠阴郁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他脑子里轰地一声,如果站在这里的是怀光或是李小菀,齐晗不确定他们会不会被吓到。齐晗接起电话,故作轻松地从吴建义身边离开,但他心知肚明,自己冒出的汗已经不是因为炎热的天气了。

    “齐哥,你怎么一人儿上去了?”

    “……我马上下来。”他努力地稳住自己的声音,他见过比这更可怕的阵仗,却不知为何,对这个男人有着更深的恐惧。

    电梯门缓缓关上,齐晗暗暗松了一口气,眼神无意间从电梯的地板挪到电梯门上,警觉,吴建义就站在外面,冷冷地看着他。

    齐晗淡淡地笑了一下,对方脸上没有丝毫波澜。

    电梯吱吱扭扭地下去了。齐晗目光最后扫过吴建义脚上的凉鞋,才缓出一口气,他弯下腰,咳嗽了几声。

    等在楼下的怀光和李小菀一见齐晗,都是一愣,

    “……哥,您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