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惨不忍睹的尸体
    一个男人在沉沉的夜色里,一次又一次地用一柄钝器砸着已经瘫软在地上的人。鲜血溅在他的脸上,湿漉漉的,像是眼泪。

    白色的墙壁,来去匆匆,手里拿着单据的人,还有浓重的消毒水的气味,齐晗站在指示牌前,怀光指指四楼,“407。”

    他们没有去挤电梯,从楼梯间绕上了楼。怀光手里拎着一个水果篮。

    407的门关着,齐晗敲敲门,才推开,李小菀正在看手机,听到他们进来,露出了一个笑容,“老师,怀光……”

    “怎么样,休息得还好吗?”齐晗拉了两把椅子,怀光把水果篮放在桌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哎小菀,你不是说你格斗考试考了年级第二吗?是就两个人考试吧。”

    李小菀撇撇嘴,没有说话。齐晗瞪了他一眼,“你是觉得跟我出来一趟无聊是吧?”

    怀光举举双手,一副别这么凶嘛的表情,“我出去看看,你们慢聊。”

    怀光甩上房间的门,屋子里只剩下齐晗和李小菀,气氛有些尴尬。李小菀脸颊红红的,指尖紧紧地缠勾在一起。

    齐晗从篮子里拿了一个苹果,“案子已经破了,那天晚上那个人是杀人凶手,现在没事了。”他削苹果的手法很熟练,指节修长,挽上去的衣袖下苍白的皮肤,劲瘦的手臂,让李小菀只顾着点头,她偷偷看着齐晗,心绪复杂。

    “吓坏了吧……”齐晗没听到李小菀应答,继续说道。

    “……老师,我想出院。”李小菀嗫嚅着说着自己的想法。齐晗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她,“医生不是说,你还要再一周才能出院吗?”

    李小菀有几分失望地垂下了头。

    “好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医生已经同意你出院了。知道你在这儿无聊……”

    李小菀扬起了笑容,齐晗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儿,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巴不得能有几天这样的假期。

    “把苹果吃了。”

    李小菀乖乖地捧着苹果吃起来,酸甜可口的果肉此时尝起来,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齐哥!”怀光冒冒失失地冲进房间,脸色煞白。

    “出什么事了?”

    “刚刚徐哥转过来一件案子。今天早上桑迪克中学的门卫报案,他在操场上发现了一具尸体……”

    齐晗微挑眉头,“路上说吧。”

    “老师……”

    齐晗看看李小菀,“怀光你留下来等小菀换好衣服,再一起过来。”

    怀光看着齐晗匆匆离开的背影,懵逼地摊着手,转头瞪了李小菀一眼,“都怪你。”

    李小菀吐吐舌头,“又不是耽误你和孟夏姐约会。”

    “你怎么知道?”

    “你猜我怎么知道。”

    “哼。”

    “哼。”

    第四十一章 惨不忍睹的尸体-->>(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哼。”

    齐晗对自己离开之后病房里发生的会让他啼笑皆非的事一无所知。

    徐川转到他手上的案子,大多都是重案,还是无从下手的那种。

    “齐晗,过来啦。”徐川脸上虽然笑着,但有一种深深地被感染的反感还留在脸上,齐晗的心更是沉了下去。

    案发现场是一所市立中学的操场,现场没有凶器,没有脚印,只有一个头和手被砸烂了的男尸。

    齐晗也皱了皱鼻子,脑浆迸裂,白的红的溅了一地,血肉模糊,一只眼珠子挂在脸皮上,满口的牙齿都被砸碎了,白花花地一片,和碎裂的头骨堆在一处。

    孟夏递给他一双手套。

    齐晗蹲下来,翻找着死者的衣袋。

    徐川和孟夏安静地站在一旁,这么残忍的凶杀案,居然发生在一个晚上也有灯光的公共场合,凶手的心狠手辣可见一斑。

    “死者衣服上的露水很重,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七个小时了吧?”

    孟夏点点头,“死亡时间是昨晚六点到八点。”

    齐晗把死者口袋里的学生证甩给了徐川,“不是隐藏死者身份,凶手残忍地杀害了吴思明,另有原因。技术队拍完照之后,尸体先拉回去吧。”

    学校里发生了这样的事,不得不放假几天,偌大的学校空空荡荡,徐川找到了死者吴思明的老师和保安室的值班保安。

    “对,吴思明是我们班里的学生。昨天他放学之后,就离开教室了,有没有回家,我就不清楚了。”三年二班的班主任是个谢顶的中年男人,眼镜片后面的眼睛明亮温和。

    齐晗问道,“吴思明平时在学校里有什么朋友吗?或者是……”

    班主任是个很善解人意的人,很快就明白了齐晗的意思,“吴思明这个孩子啊,大概是在家里给娇纵惯了,在学校里和同学一言不合就打人。他妈妈来了学校也没什么认错的态度,一定要和被打的孩子的家长再吵一架……唉。”

    看班主任老师的反应,吴思明在学校里算是个问题学生。

    “吴思明成绩不好,他妈妈说是坐在吴思明身边的女同学勾引他,其实呢,是吴思明想要追求人家,上课递情书,女生找我反映想换座,我就把他们的位置调开了,吴思明还扬言不做他的女人,就等着被揍吧……都是重男轻女的思想惹的祸,好好的孩子变成这样了。”

    老师喋喋不休地吐槽着这个骄横跋扈的学生,齐晗虽然有些不耐,但越听越觉得吴思明的死没有那么简单了。

    “吴思明家里还有个女孩儿?”

    “对啊,吴思明有个姐姐,也在我们学校念书,但是姐弟俩关系很不好,吴思明常常威胁要弄死她。”

    “那他们的父母就不管管?”孟夏觉得不可思议。

    “警察同志,我刚刚也说了,那个妈妈啊,对自己的儿子溺爱成性,什么事都是别人的错……我们说过几次,也没什么用,后来也就不说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孟夏无语地摇头。

    齐晗体谅地微笑着,“那吴思明的爸爸呢?”

    “不清楚,从来没见过……”

    门外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尖利嗓音合着脚步声,打闹声,渐渐靠近这边。

    齐晗站了起来,“应该是那位不太讲理的妈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