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陌生人
    “有一次戴蒙姐跟我说,她总觉得家里的东西好像被人调换过位置,虽然都是一些小的物品,戴蒙姐还是让我去找了修锁的师傅。”顾婉点点照片上的人,“来的就是这个人。”

    齐晗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那个小区里虽然没有监控摄像,但是门卫很严格,也不太可能有张贴小广告的可能,你是怎么找过去的?”

    “哦,我是在小区外面碰巧遇到的。”

    戴蒙遇害前一个月。

    顾婉因为戴蒙的要求,只能出门寻找小区附近的锁匠。

    她还在发愁,这个小区这么偏僻,和市中心商业街也有些距离,去哪找人来换锁。

    她用车钥匙开锁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了苏魏。

    “当时他背着一个工具箱,上面写着,开锁换锁配钥匙,这种类似的字样。”

    齐晗问道,“很醒目吗?”

    “对的,他穿着一件黄色的荧光背心,衣服是红色的,字也是红色的,想不注意都难。”顾婉斩钉截铁地说道。

    齐晗琢磨了一会儿,“好,谢谢你的配合。”

    他站起身,走到门边,又转了回来,像刚才一样。

    “我还有一个问题。”

    “您请说。”

    “你知道案发现场丢失了一张照片吗,我想知道照片上是谁。”齐晗看到顾婉有几分茫然的表情,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戴蒙和她的经纪人身后的那张相片,有点模糊。这张照片是你拍的,你还有什么印象吗?”

    顾婉看看那张照片,眼角向下垂着,似乎是在记忆搜刮着一丝丝痕迹,“好像……好像是戴蒙姐十几岁的时候和一个年轻的男人的照片,不是我们认识的人,所以就没有在意……做艺人嘛,大概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干预自己的私生活,所以我也没问过。”

    林峰见齐晗一直沉默着,自然以为齐晗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丢了。这回周局总不会再以齐晗来说他们无用了。脸上肆意发酵的情绪像是见不得光的背阴处长出的菌菇。

    “齐晗,先去吃饭吧。”九哥横了林峰一眼,但是他并没有继续观察林峰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不满,“你已经好几天没休息了。”

    怀光也有几分担忧。

    “现在还不行。”齐晗知道九哥也以为线索断了,他会上火,吃不消,他拍拍九哥的胳膊,“顾婉提醒了我一件事。”

    “什么?”

    “一个粗心的留下了自己指纹的凶手,却拿走了戴蒙家的一张照片,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怀光和林峰对视了一眼,对方脸上茫然的神情同自己别无二致。

    苏魏吸嘬着警员拿来的咖啡。但齐晗敢用生命保证,他根本不喜欢咖啡,因为他尝到咖啡的味道时,露出了极度厌恶的神情,毫无掩饰。

    第三十九章 陌生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魏吸嘬着警员拿来的咖啡。但齐晗敢用生命保证,他根本不喜欢咖啡,因为他尝到咖啡的味道时,露出了极度厌恶的神情,毫无掩饰。

    看到齐晗进来,苏魏也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地干呕了一下。

    “你杀害戴蒙,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策划好的预谋杀人。”

    齐晗也并不在意苏魏有没有在听。

    “一个月前,你潜入了戴蒙的小区,当时你应该是谎称自己要为小区里的某位住户配钥匙,或是换锁修锁之类的业务,混入了小区。我打电话问过那边的保安,他们会登记出入人员,和事由,我找到了你的名字。”

    他继续说道,“那一次你闯入了戴蒙的家,但是你并没有那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改变了一些摆设的位置,比如戴蒙化妆台上的化妆品,或是照片。因为你不希望戴蒙报警。而事实上,你的计划成功了,戴蒙只是让自己的助手去找一个锁匠,所以你那次并没有被保安发现。”

    “顾婉之所以会碰到你,是因为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设计好了自己的出现,顾婉自然不会有所防备,你成功地成为了那个小区里住户真正的锁匠,有了出入那个小区合乎情理的解释。你就开始了下一步计划。”

    “你跟踪戴蒙,知道了她去三亚的安排是假的,你还知道戴蒙和顾婉并没有把实情告诉何进。所以你像平常一样,进入了小区,用你开锁的本事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戴蒙的家。”

    “她在被你杀害前,醒了过来,认出了你。”齐晗面色沉沉,“但是她没有想到你会杀她,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你活活砍死。”

    “然后你进行了分尸,并用你常用的黑色塑料袋装好尸块。你没有想到要擦去指纹,因为你缺以为塑料袋和布料一样,无法留下指纹,但是你却注意到了戴蒙家里的墙壁上贴着的那张照片。”

    “在你在酒店里想要入室伤害李小莞的时候,我就起了疑心,你说你是入室抢劫,我没有戳穿你的谎言,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想通你的杀人动机。”

    “直到顾婉告诉我,那是一张戴蒙少年时代,和一个并不是何进的男人的合影。”

    齐晗看着苏魏渐渐阴沉的脸色,“你就是照片上的另一位主人公吧?”

    苏魏动了动嘴唇,但是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你把这些袋子,装进了工具箱,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然后你去了何进家,为了嫁祸给他。我注意到何进的家里有一个扫地机,你应该是把那些袋子放在扫地机上,其中一袋和其他的系在一起,但是拖放在地上。我看到扫地机上设定的时间是三点钟。三点的时候扫地机开始工作,地毯勾住了放在地上的袋子,把另外几个袋子也拖拽下来,扫地机在没电时,会自动回到充电器处开始充电。而那些袋子系在一起的扣子,极有可能因为何进或是我们破案心切,而被忽略。届时,你所有出入第一第二犯罪现场的痕迹都被清楚了。”

    “除了你衣服口袋里的照片,和指纹了。”齐晗看到苏魏唇角哆嗦了一下,淡淡笑了,“你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吧。”

    苏魏垂着头,没有反抗怀光摸索他口袋的动作。

    “找到了,齐哥。”怀光把那张照片递给齐晗。

    “让技术队来取指纹吧。”齐晗轻轻叹息一声。照片上的男人眉眼俊逸,飞扬不羁,和坐在那里的苏魏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

    怀光离开以后,齐晗才再次开口。

    “戴蒙是因为你的病离开你的吗?”

    苏魏自嘲地笑了,“我没有擦掉指纹,并不是因为我不知道,而是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就是亲手杀死了那个贱人的人……但是我看到这张照片背后的时候,我知道了我一直都错了。”

    齐晗有些讶异,他慢慢翻转开照片的后面,

    「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