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第一案发现场
    “来来来,说说你是怎么个走法儿?”林峰猜到齐晗过来是什么意思,拍拍经纪人的肩。

    “我在二楼的房间睡觉,”他指指楼梯栏杆后面的那扇开着门的房间,“因为戴蒙最近的通告很紧,好不容易能休个假,我就在房间里休息补眠。”

    “两点左右的时候,我起床去了个卫生间,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对的……然后我回到房间里,”

    经纪人颤抖着手指,“四点的时候,我再出来,戴蒙的尸体……”他的嘴唇蠕动着,不知道该怎么表述那一滩烂泥似的尸块。

    齐晗沉默着打量着楼梯上的卧室和洗手间,这个角度应该刚好可以看到楼下凶手堆放尸块的位置。

    “你怎么确定看到尸块的时间是四点?”

    经纪人看了看窗外,“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对面的教堂里有中老年合唱团在排演,他们每天准时四点开始排演。”

    林峰叫来旁边的警员,“去核实一下。”

    齐晗问道,“那之前你去洗手间的两点左右的时间又是怎么确认的呢?”

    “我起床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确认戴蒙没有事找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我也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因为睡得久了,没有记住准确时间,但应该差不多……”

    齐晗顺着经纪人指的方向看过去,墙上的挂钟在距离地面很高的位置,同时也和二楼的通道有一段距离,如果不借助任何工具,恐怕也只有猴子才能爬上去调整时间,造成时间上的认知偏差。

    “林队,已经确认过了,那个合唱团确实最近有排演,集合时间是三点五十,四点准时开始。和他说的时间吻合。”

    林峰看看齐晗,对方正看向二楼的盲区,二楼通道的正下方,有一个扫地机器人停在充电器下面,“你出来上洗手间和发现尸体的时候,或是这之间,你有注意到这个扫地机器人吗?”

    经纪人茫然地看看齐晗,似乎齐晗在胡言乱语,“……这个我真的没有注意到……”

    齐晗摸摸鼻子,“这儿就交给技术队吧。”他转向经纪人,“你还有其他可以住宿的地方吗?这里最近不能住人。”

    “……我可以住公司。”

    “好。”齐晗看到刚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李小莞慢慢地挪回来,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稍纵即逝。

    戴蒙的家,在离经纪人不远的小区里。虽然只相隔几公里,但因为小区外有一片树林绿化带环绕,看起来隐蔽性很好。

    齐晗的车跟在打头的警车后面,他从副驾驶席往外打量,如果不是开进这条小路,他都不会注意这里有片儿住宅区。但从地图上看起来,两个小区挨得紧密。

    “老师,你真的相信经纪人说的吗?”李小莞总觉得老师老师,把齐晗叫老了。他看起来也没有比自己大几岁,但在复杂困难的案件中游刃有余,是她还无法企及的高度。

    齐晗似乎在思考什么,只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是真是假必须要甄别”。

    李小莞抿抿嘴,不再打扰齐晗的思绪。

    经纪人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

    “你平时都拿着戴蒙家的钥匙啊,那出入顺畅啊。”徐川随口说道。

    齐晗微微皱眉。

    “因为我有的时候会来这儿接她……她睡觉的时候会把手机调成静音。”

    齐晗插言,“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有钥匙吗?”

    “我知道的,就只有我一个。不过……戴蒙的朋友也可能有。”

    第三十一章 第一案发现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知道的,就只有我一个。不过……戴蒙的朋友也可能有。”

    “是谁?”林峰问道。

    经纪人下意识地看了看李小莞,“就是戴蒙红之前参加的一档综艺节目认识的……”

    “黄欣怡!”

    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小莞,她缩了缩脖子,经纪人露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对。”

    他们换上鞋套,进了房间,屋子里有一种隐隐的味道,让人有些作呕。

    齐晗吸吸鼻子,往里屋走去,站在另一边的李小莞飞快地跟上。

    齐晗戴着白手套的手慢慢推开虚掩的门,房间里面的景象让李小莞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床垫和地板上殷红的一滩血水还没有任何干涸的迹象,床单原本的颜色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血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诡异可怖,血腥的气味刺激着每一根神经。

    “怎么了!”

    还在外屋的人听到李小莞的尖叫声,想到她和齐晗在一起,还会发出这样害怕的尖叫,让人心里一紧。

    怀光冲了进来,看到屋子里的景象也张张嘴,呆在原地。

    “看来这里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了。”九哥沉沉地说道。

    每个人心里都有些沉重。

    经纪人更是靠在门边无声地啜泣着。

    齐晗看看李小莞,女孩子脸色惨白,眼眶里盈着泪水。

    “齐队,床单上有分尸留下的软组织和残缺的器官,对比一下应该就能确认,戴蒙是在这里被碎尸,然后送到经纪人那里的。”

    “嗯。”齐晗点点头,他转向一边几近崩溃的经纪人,“我可以问一下,你家的钥匙都谁有吗?”

    经纪人擦擦眼泪,“我家里的钥匙别人没有的……”

    齐晗听到这个答案,摸摸鼻子,似乎有什么事想不明白。

    “怎么了?”九哥走了过来。

    “有一个地方说不通,”齐晗低声说道,“如果经纪人不是凶手,那么凶手是怎么在不打扰他们的情况下,入室行凶抛尸的呢?”

    “怎么知道是没有打扰呢?”林峰也凑了过来。

    “咱们一路从门口走到这儿,房间里没有任何挣扎打斗的痕迹……而且你看,戴蒙的拖鞋还扔在床边。”九哥说道。

    “也有可能是凶手摆放的吧?”

    “不,这个凶手并不是细心的人,否则不会留下这么多碎尸时掉落的软组织和器官残留。”齐晗皱眉,这个凶手的身份现在多了一层神秘感,难道他会穿墙术吗?

    看戴蒙家里乱扔乱放的衣物,胡乱踢掉在床边的拖鞋更不像是凶手的所作所为了。

    “齐哥,法医鉴识科那边有结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