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最畅销拉面
    ,精彩无弹窗免费!

    “据王馨迪描述,与死者同行的男性,穿了一件黑色上衣,和牛仔裤。这家麻辣烫店是先买单的,所以张东的裤子口袋里还有一张当天他们吃麻辣烫的收条。上面的菜品有些是张东爱吃的,还有一些不是,应该就是捅了张东一刀的那个人点的。付款的银行卡是张东的,口味偏好却不是张东的,应该可以推测,张东是有求于这个人,或是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也有可能是张东的地位低于对方。”

    九哥慢慢突出四个字,“地位低于?”

    这回是怀光开了口,“没错。这个张东在咱们局里,大大小小的案底还不少呢。他父母忙着经营拉面店,平时没有时间管他,张东没考上高中,就在社会上混了。”

    “张陈生夫妻俩经营的拉面店很有名气,前几天德州的美食公众号又推荐了他们的拉面店,不过措辞有点奇怪……”

    “怎么说?”齐晗问道。

    “推广稿的标题是,味道平平,却让人上瘾的拉面。”

    九哥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上瘾,这可不是什么好形容。”

    “你是觉得……”

    九哥点头,“我觉得这家拉面店很可能有问题。”

    齐晗摸摸鼻子,刚才的烟气把他呛得不轻,现在鼻子里还有奇怪的味道,“那技术队,根据王馨迪的描述,和张东口袋里的收据上的时间,对这个时间往前推二十分钟范围内的整个商场的监控录像进行排查,尽快找到这个嫌疑人。”

    “是,组长,我们马上过去。”

    齐晗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类似唇膏的东西,拧开盖子,凑到鼻尖,两边各深深地吸了一口。

    “……走,咱们去吃面。”齐晗招呼九哥。

    “领导,”付辛推门进来,看到缉毒总队队长叶杨把一本卷宗匆忙放进了柜子里。

    他犹疑地站在门边,叶杨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啊,付辛啊,进来吧。”叶杨尽力使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一些,“你说想到了一些疑点是什么情况?”

    付辛在左手边的椅子里坐下来,“我和齐晗是同一届毕业的,罗笙……是我们的师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领导您也是知道的……罗笙不喜欢烟味,齐晗就戒了烟……但是,现在想想,您不觉得奇怪吗?”

    叶杨叹了口气,“唉,这件事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过去就过去了,还想它做什么,无端生出烦恼……”

    “我有几个疑问,”付辛蹙起眉头,他本来长得就好看,增了几分忧郁的气质,“您说,一个毒贩子,为什么会讨厌烟味?”

    叶杨避开了付辛的目光,“那些都是为了迷惑我们的手段而已。”

    “那罗笙的天赋,您怎么解释?”

    “一个想要渗透进警察队伍里的毒贩,当然会掌握一些技能和常识,还要有过人的胆识,你就算觉得她是跟着齐晗一点点进步的,都不用觉得奇怪。”

    付辛想不出别的话继续反驳,就没有再说话。

    “付辛,现在德州极有可能又混入了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伙,你的精力应该放在这上面,而不是一个已经定了罪,而且已经被处以死刑的毒贩身上。明白了吗?”

    “是,领导。”

    闷热的空气里,带着汗水的味道。满是油烟的小吃街吵吵嚷嚷,还有流浪的猫狗四处寻找被人遗弃的食物充饥。

    第一家张记拉面店就开在这里,招牌上虽然蒙了些灰尘油烟,但是比起其他店铺都要干净些,显然是按时打扫的。

    “欢迎光临,想吃点儿什么?”

    店员热情地打着招呼。

    齐晗和九哥看着菜单上的拉面,“我要一份招牌。”

    九哥说道,“再加一份。”

    “好嘞,您稍等。”

    齐晗打量着店里的摆设,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墙壁上挂着的一家三口的照片,只是现在看起来,不是温馨,而是残酷的讽刺。

    “齐晗,你觉不觉得,罗笙……”

    “说到这个,”齐晗收回了视线,“你怎么把罗笙的事告诉孟夏了。”

    九哥意识到齐晗现在并不想谈这件事,“长痛不如短痛。”

    他还没说完,齐晗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喂,”

    “齐晗,现在方便吗?”

    “嗯,我们现在在建江路的张记拉面店,你要过来吗?”

    付辛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我马上过去。”

    “先生,您的面好了。”

    九哥抬眼看了看那个小店员,“我们点的是招牌。”

    齐晗瞥了一眼菜单,才注意到上的这两碗面是最贵的一种海鲜拉面。

    “哦,我们老板特意让厨房给两位先生换的呢……”

    “小王,你去忙吧。”张陈生摆摆手,“两位,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

    齐晗笑了笑,这个老板实在是太过客气了些,让他既觉得不适应,又隐隐有些不安。

    “齐晗,九哥也在啊。”付辛拉开椅子,在九哥身边坐了下来,“你们怎么来这里吃饭?”

    齐晗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这家店有什么问题吗?”

    付辛回身看了看在忙碌的店员和张陈生,“不是有问题,是有大问题。你们没吃这面吧?”

    “先生,您要吃点什么吗?”

    付辛摇摇头,“不用,谢谢。”

    等店员走远了,齐晗才说道,“还没有。”

    “那就好。”

    九哥低头看了看拉面,“里面有白粉?”

    付辛的表情有些沉重,“这家面店的面味道一般,但是生意却比其他面店好了太多,我们怀疑是在拉面里掺了微量毒品。我们正在做取样调查,但是现在还没有查出什么问题……特别奇怪的是,张记拉面连锁,除了这一家之外,其他店面的生意好像不如以前了。”

    “那张陈生很有可能是知情的。”齐晗和九哥换了一个眼神,“我和九哥的面是老板特意换的……”

    付辛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齐晗,我想找你,是因为我觉得罗笙的案子有点蹊跷……之前你一直不愿意跟我谈,我没来得及跟你说。”

    “你是查到什么了吗?”

    “算是,也不算是……我总觉得,一个毒贩,会讨厌烟味,是件很奇怪的事,而且,罗笙的能力和天赋都太出众了,几乎不在你之下……”

    齐晗眼神暗了暗,“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但这些并非没有合理的解释。”

    “你看过罗笙的案卷吗?”

    “没有。”

    付辛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白水,“我刚刚去见过叶杨,如果刚刚我说的这些事,都有合情合理的解释,那叶杨的反应可以算是太奇怪了。”

    齐晗等着他说下去。

    “我觉得,叶杨在隐瞒一些事情,而且他在刻意地回避,我向他询问罗笙的事。”

    “所以,你的结论是什么?”

    付辛把杯子盖好,“我的结论是,罗笙的案子,另有隐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