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齐晗的头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死者张东,男,25岁,是连锁拉面店张记拉面老板张陈生的独子。”

    齐晗扬起眉头,“还是个少爷了……这少爷也会来这种地方吃饭啊。”

    怀光撇嘴,“齐哥你不也是少爷吗,还吃便当呢……”

    孟夏检查了张东的口腔内部,和身上,“你们两个能不能严肃点儿,外面站那么多人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齐晗的曝光率太高,有几个明显是学生装扮的女生掏出了手机。齐晗对怀光比划了一下,“去把那几个给我叫过来。”

    “诶诶……”怀光有些迟疑,但还是过去了。

    孟夏看看齐晗。

    “先把尸体运回去吧,”齐晗对孟夏说,“这边现场会封锁几天。”

    “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要封锁这儿是吧?”店主蹭了过来。

    “嗯,”齐晗点头。

    “真是晦气……”店主是个算得上漂亮的女人,精致的妆容看起来是刚刚新补过的,“不过正好,趁这个机会出去玩玩……听说,”女人打量着齐晗,“九江那边风景不错,适合谈情说爱啊……”

    齐晗不动声色地离身上散发着浓重香水味的女人站远了点,“不好意思,您还要跟我们回队里一趟,做一下笔录。”

    “齐哥,人带过来了。”怀光嘴角向身后那三个尽力压抑着兴奋,满脸涨红的女人撇撇。

    “带她回去做笔录,楼下车库等我。”

    齐晗等怀光走远了,转向无声地向自己靠过来的女生,温和的笑着,“拍照片了?”

    他不加掩饰地直白,倒是让那几个女生点点头,更是羞涩地笑起来。

    “齐教授,您之前来我们学校做过演讲的,好厉害哦!”

    齐晗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法学院的教授因为出差,邀请他去庆大做客座教授,替他讲几节课。当时他还觉得挺有意思的,第一节课的时候阶梯教室零零散散的坐了三十几个人,第二节课坐满了一大半,到了第三节课,阶梯教室里就挤满了人,还有的站了两个小时,硬生生地听完了他的课。

    “我能看看照片吗?”他的手指细长,骨节清晰,皮肤苍白,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齐晗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确定没有被害人,或是犯罪现场太多细节之后,才把手机归还,事实上,他第一次注意到女生的拍照软件里还有背景虚化这种功能,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东西都被虚化掉了,“这些照片,可以麻烦你们不要外传,好吗?”

    几个女生紧紧地握着手机,很用力地点头,“我们一定不会外传的。”

    “齐教授,您什么时候还会来讲课啊?”

    齐晗笑了笑,“以后,不要在现场拍照。你们都是法律系的学生,应该知道可能出现的后果吧。”

    “知道了!谢谢教授!”

    齐晗无奈地笑着点点头,教授,这个名头还真是乱贯的头衔啊。

    “封锁现场,轮流换人守着。你们在找人把这个摄像头修好。”齐晗指指正对着店面的那个摄像仪器。

    “是,我们马上安排。”

    “我们小东是被什么人害死的,警察同志,你们可一定要抓住啊……”

    “好了好了,”张陈生安慰着自己的妻子,脸色铁青,“警察同志,请您谅解,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

    “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徐川这张看上去老实憨厚的脸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齐晗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在认真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麻烦您了。”

    徐川客客气气地说道,“千万别这么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送走了家属,徐川叹了口气,“这家人还是很讲道理的嘛……可惜了。”

    “是太讲道理了……”齐晗摸摸眉心,转向了孟夏,“有结果了吗?”

    “怎么说呢,有点儿复杂,”孟夏把白色的布单掀开,“死者身上明显的伤痕只有一处,就是小腹上的伤口。从创伤来看,凶器的形状是扁平的,凶器上有一个血槽,行凶的人力量很大,但伤口只有四点五厘米深,刀锋处有卷刃的痕迹,应该是一把锋利的折叠水果刀。”

    齐晗俯下身,也认认真真地勘察了一遍,“哎?你刚刚怎么说是行凶的人啊。”

    “因为,根据死者死亡时间和创口愈合迹象来看,在被刀捅伤之前,张东就已经死了。”

    孟夏把报告拿给齐晗,“死者口腔中有股很重的杏仁味,初步推断是氢化物中毒死亡的,拿到血检报告还要等一等。”

    “好,有结果了第一时间告诉我。”齐晗把报告放回了桌面上。

    张东的死有不少疑点。

    “徐川,我们先去看看那家麻辣烫店店主的笔录。”

    “名字。”

    “王馨迪。”

    “年龄。”

    “女人的年龄可是秘密~”

    “家住哪儿啊?”

    “……我说警察同志,你怎么像审犯人一样审问我啊?我可是你们队长请回来配合调查的。”

    齐晗叹了口气,过去推门,“我来吧,怀光你来记录。”

    看到齐晗,王馨迪露出了和之前在麻辣烫店里如出一辙的笑容,“我要抽烟。”

    齐晗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怀光从手边的烟盒里抽出支烟,连同打火机,一并递了过去。

    突出一个烟圈,王馨迪的神经缓和了许多,“想知道什么,问吧。”

    “张东,是你们那儿的常客吗?”齐晗语气舒缓。

    “嗯,”王馨迪挑挑眼眉。

    齐晗摸摸鼻子,烟味刺鼻,“他一个人吃麻辣烫?”

    “嗯……有的时候他是一个人,有的时候是和别人,可能是他的朋友吧……这我也不太清楚,我就是个做生意的,客人的**我也不好过问,你说是吧?”

    “咳咳……”齐晗终于没忍住,还是咳嗽起来,“……那他昨天是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是和一个男的来的,张东的口味一直是重辣,不过昨天他们要了微辣,你说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那你对那个人还有印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