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鬼故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萍是德州京峡区一带,算是有名的地痞盲流的小头目,一年几进宫都是常有的事。

    韩萍有个老婆,跟他闹过离婚,但还是勉强维持着夫妻关系。孩子已经上了小学,需要数额不小的补课费用。

    “韩哥,咱们怎么在这儿交易啊?”说话的人是个二三十岁的男人,神态猥琐,他打量着四周,内心恐惧。

    韩萍点着了一支烟,“少他妈废话,这可是笔好买卖,搞定了咱们一年吃肉。”

    老坟岗的山风阴冷森寒,像鬼魂在哭诉着索人性命。韩萍强忍着寒意四下打量,枯树摇曳着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韩萍的视线突然停住了。

    北侧泥路上出现了一辆轿车。可能是因为山风吹出的声响有点吵,他们刚刚没有注意到。

    轿车开着前车灯,投在前面的一块歪掉风化了的墓碑上,驾驶舱也开着灯,里面没有人。在黑漆漆的老坟岗,显得鬼气森森。

    “哎,过去看看。”韩萍叫上小弟,往那边小心翼翼地过去。

    “韩哥,这这也没有人啊……不是定好了在那棵老槐树下,以手电筒灯光闪三下为号吗……”

    韩萍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要是和我们交易的不是人呢?”

    “啊?不不不是吧韩哥……”

    “瞧你那怂样儿。”韩萍嗤笑。

    他们离那辆车子越来越近,轿车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汽车牌照也是几年前挂的,因为剐蹭,留下了很多破旧的痕迹。没有发动机的声音,只有远处的风还在不停歇地吹着。

    韩萍心里暗暗地升腾起了一丝不安。

    月亮被飘过来的乌云遮住了,脚下的路坑洼不平。

    “韩韩哥……那好像是是个死人……”

    他们在远处没有看见,汽车后座躺着一个人,脖颈上狰狞的勒痕让韩萍都吓了一跳。可是死者的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安详地像是睡着了。

    “艹。”他低低地骂了一句。

    汽车的灯突然闪了闪,彻底暗了下去。

    远处顺着风,飘来一连串的,不像是树木发出的咔啦声,伴着一片漆黑的阴影,只有韩萍指间夹着的烟亮着红红的一点。

    “韩哥……你看那边是什么?”

    韩萍循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束诡异的光从歪倒的墓碑中冒出来,嚓嚓的声音,还有细微的泥土的声音。

    “我操……”

    韩萍指间的烟掉在地上,那点红光滚了一圈,撞在隆起的土包上,灭了。

    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片墓地涉黑交易,就是因为老一辈人说,这片墓地闹鬼。

    这片地里埋了一个古代的将军,这将军能征善战,招了不少人的嫉妒怨恨。将军出征的时候,这群小人就设计陷害了将军,满门抄斩,就连一岁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将军死不瞑目。每到夜里,都会从坟墓里爬出来,在家人的墓碑前守夜,黎明时分,又会回到自己的墓穴中。

    那束光闪动着,像是活了一样,一个人影浮了起来。

    韩萍觉得自己腿都哆嗦了,这也太邪性了。

    “撤……”

    那个影子完全从墓中爬了出来,颤颤巍巍地站起身……

    “撤!”

    韩萍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哦,”齐晗恍然大悟地点头,他差点举手为领导精彩地讲述来一番热情洋溢的掌声,“周局,你说你这么信鬼信神的,最后怎么做了警察呢?”

    周栋被他一句话噎得反不过味儿,“齐晗你别以为我不敢撤你的职,咱们局里就你会破案吗?”

    “难道不是吗?”

    九哥一直沉默着,这个时候突然发声。这个支队,重案组,虽然形而上是一个团队,但是每一个部门的信息并不是完全共享的,能了解到每一个信息的人,也就只有齐晗和徐川,还有九哥而已。能把这些杂乱的信息串联起来的,在九哥看来,除了齐晗没有别人了。

    周栋的脸色更不好看了,“要是出了事,你们付不起这个责任。”

    齐晗虽然不在意,但也不能太不给领导面子,“我们付不起不是还有您吗?我保证,连凶手一起给您带回来。运气不错的话,还能给您讲一个不同版本的鬼故事。”

    “齐哥,齐哥有结果了!”怀光冒冒失失地跑进来,才发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古怪,“……租车厂的结果出来了。而且,老板说,她每次来归还车辆的时候,电瓶容量都偏低,他觉得有点儿奇怪。”他讪讪地摸摸鼻子,把调查报告递给齐晗。

    齐晗扫了一眼,唇边扬起一个不合时宜的笑容,转手就给了九哥。

    “周局,成败在此一举了,如果我们抓不住这次机会,恐怕您也付不起这个责任了。”

    齐晗之前让怀光去距离新城家苑一公里范围内的租车厂去调查间隔一个月的连续租车记录,符合条件的只有一个人,他们都已经很熟悉了,何艳芬。

    周栋明显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背着手狠狠地瞪了齐晗一眼,“你小子要保证,不许给我出问题。”

    “是,周局,我保证。”

    周栋出了门,怀光才凑过来,“齐哥,你排查的依据是什么啊?”

    “何梓钦收到的那封恐吓信你还记得吗,”

    怀光点头,“嗯,你说,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写的。”

    “不但如此,”齐晗像是在笑,“方颜当时的态度很奇怪,她在有意地隐瞒这个人的身份,以方颜平日不常出门的状态来看,她的朋友并不多,而且我的母亲在她小时候就过世了,那么这个人的就应该是方颜熟悉,甚至信任的长者。”

    “那封恐吓信的纸上有一股隐隐的老年味更确认了我的推断。我们没有在城南公路的过路记录里找到符合行凶冷却期的记录。”

    九哥点点头,“所以你就按照,一个女性年长者的脚力来找租车厂的租赁记录。”

    “起初我一直想不通,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那只出现在徐川家门前的绣花鞋上隐藏的证据指向的是河底沉尸案,但是又和墓中藏尸案关系密切。”齐晗露出轻松的神情,

    “直到我慢慢了解了何艳芬母女。这些疑团就都有了合理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