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丢失的爱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心理学家认为,男人在情浓时许下的承诺,未必是刻意的谎言。爱的时候是真心的,不爱的时候自然也是真心的。所以,不是谁变了,也不是男人的话都不可信,只不过是不爱了。

    手指一下一下地点在木头桌面上,齐晗平静地望着墙上空白的地方出神。

    怀光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态,案子不结,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不说凶手随时随地会再次行凶,单说嗅觉灵敏的,绝对会察觉到这其中吸引眼球的点,如果大肆宣扬,不敢保证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不过,他焦虑也没用。生杀大权掌握在齐晗手里。

    “齐哥,我们现在不找凶手吗?”

    齐晗看了他一眼,“坐下。”

    怀光撇撇嘴,合着他皇上不急太监急了。

    “还有五分钟。”齐晗抖抖袖子,露出自己的腕表,距离六点还有五分钟。

    时间滴答滴答,一分一秒地走过。小区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变得多了。齐晗的目光锁定在升上去的车挡下,“来了。”

    他丢下两个字,就站起来,拉开小商铺的门,风铃声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

    怀光认出了出现在小区门边的女人,是河底沉尸案的死者,杜另的妻子,何尧玉。

    上一次他们去的时候,何尧玉不在,只有何艳芬招待了他们。

    “警察同志,这附近是出了什么命案吗?”

    “是,您的丈夫在城南公路边的湖泊遇害身亡。”齐晗眼神看似漫不经心,但一直密切地关注着何尧玉的反应。看不到惊讶,看不到悲伤,她像是戴了一张面具。

    “已经确定是遇害了吗?不会是自杀吗?”

    齐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依旧看着何尧玉,“我们还在调查。您的丈夫有什么仇人吗?”

    “我不太清楚,杜另的工作我向来不过问的。”

    “那他除了您和您的母亲,还有什么亲人吗?关系好的朋友也可以。”齐晗按下了电梯按钮。

    何尧玉想了想,“据我所知是没有了,杜另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他也从来没有带朋友回家,我不是很清楚。”

    齐晗把一张纸条趁下电梯的空档塞进了怀光手里,若无其事地跟着何尧玉往前走。

    怀光和孟夏对视了一眼,刚刚齐晗根本没有机会写字条,难道是早就准备好了?

    怀光打开来,「何尧玉整容病史」,确实是齐晗的字迹,只不过,用的是昨晚在留音酒吧拿到的笔。

    整容?

    怀光打开手机,给技术科的执勤人员发了一模一样的文字信息,在后面加了一个「急」。

    “阿姨之前一直约我们过来坐坐,这回我叫上了同事,准备了一点礼物。”

    何尧玉从手提包里拿出钥匙,“妈妈一直都热情好客,认识很多人,退休了也闲不下来,在居委会待着,她现在过得挺开心,做女儿的也替她高兴……”

    “回来啦!”

    门一开,里面就传出何艳芬洋溢着愉悦的声音。

    “妈,来客人了。”何尧玉招呼他们进门,“请进,不用换鞋了。”

    他们前脚进门,后脚九哥他们也到了。何艳芬见到他们,高兴的不得了。

    “还准备礼物,你看看这孩子,不用,阿姨这儿什么都有,不知道你们过来,菜做的少了,玉玉你来搭把手。”何艳芬招呼女儿进厨房。

    看起来,真的很像是警民一家亲。

    “喂,”怀光接起电话。齐晗看了他一眼,怀光指指门外,齐晗微微点头。

    “怎么回事?”九哥低声问道。

    齐晗目光灼灼,“验证一个推测。”

    九哥看看孟夏,女孩子耸耸肩,不过她的表情还是有些古怪,九哥归之为,后遗症。每个人都有过去,只不过大多数的人像一张白纸,就以为这个世界,都如他们想象的纯洁。这算是同理心的一种误区。

    “齐哥,有结果了。”怀光推门进来,“技术科对比了证件照片,确实有非自然偏差。”

    “什么意思?”徐川听得云里雾里。

    齐晗看过传过来的对比图片,唇边勾起了一个笑容,他把手机递给九哥他们。

    照片是两张证件照拼接起来的,后半张的女人他们认得,就是与他们共处一室的何尧玉。只不过,前半张照片他们认不出。

    九哥点点头,“是整容,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齐晗指指自己的脸,“整容后,人的面部骨骼肌肉因为人为破坏更改,会影响到整容者的面部表情活动。”

    “当我说起他丈夫被害的时候,她的表情都是假的。”

    “那能排除她的嫌疑吗?”怀光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齐晗挠挠鼻子,“如果你的爱人被害,你会问什么?”

    怀光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要问凶手是谁了……”

    齐晗知道他想到了,“对,就算是夫妻感情再不和,也不会问警察是否确定是他杀,有没有自杀的可能性。”

    “那看来凶手就是她了。”九哥投向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的目光渐渐冷却。

    齐晗点头,“但是我们没有证据。”

    “菜来咯!”

    九哥还想说什么,被何艳芬打断。

    “来,动筷子吧,上次你们过来的时候,阿姨没有好好准备,这回做了我最拿手的菜,你们尝尝。”

    糖醋里脊,红烧肉,清蒸鲈鱼,锅包肉,怀光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阿姨,您们母女俩感情真好。”齐晗笑眯眯地说道。

    徐川他们只觉得脊背凉嗖嗖的,齐晗的笑容虽然明媚温良,但是混得熟了以后就会发现其中的差别,对朋友,对被害者家属,对嫌疑人,对罪犯,各不相同。

    “当然了,玉玉小的时候,她爸爸就去世了,我们母女相依为命,玉玉从小就懂事,放学之后就回家帮我做家务,虽然那个时候穷,但是也觉得挺好。”

    “妈,你看你,这都是我应该的,你一个人把我养大,受了太多委屈……”何尧玉把纸巾递给何艳芬。

    “哎呀不好意思啊,你看看人一上了年纪,就是容易想起以前的事,让你们见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