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齐晗的过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强效麻醉药,麻醉时间不长,但是有极强的副作用,比如头晕,出现幻觉……都怪我……”

    孟夏声音微微颤抖,如果这杯饮料是她喝的,大概后果不堪设想。

    邓飞刚刚去库房取酒,一回来就看到齐晗把那个胖男人压制得动弹不得。

    “齐晗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喝酒,他以前,可没有管过这种事的。”

    她说得并不都是实话。

    留音酒吧最初成立的时候,不少德州的富二代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女老板很漂亮,有意无意地占她便宜,烦不胜烦,但她又惹不起。

    齐晗第一次来酒吧的时候,邓飞就注意到他了。他坐在吧台不起眼的位置,却点了一杯银色子弹,年轻的男人头发修剪的干净利落,两鬓的发茬泛着青色,面色苍白,但眼睛干净有神。

    那一天……

    “美女,你就开个价儿吧,跟着哥哥混,亏不了你。”

    邓飞最讨厌他们像掂量货物价值一样的眼神,“几位哥哥,我的价钱,你们怕是付不起。”

    “屁,你这家店,最多也就五百万。你这个人,哼,还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的破鞋,哥几个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伸过来的手就像是要把她拖入地狱的魔爪。她本来以为,坐在吧台一角的那个年轻人,不会管这件事。

    但就在她听天由命地闭上眼睛之后,她以为的拉扯迟迟没有出现。

    “你还打算回避到什么时候?”

    清朗的男声,带着点戏谑的口吻,但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邓飞睁开眼睛,那几个男人趴在地上,疼得直哼哼,她看了许久的年轻人,就站在她面前,酒杯里的银色子弹见了底。

    “……谢谢你啊。”

    年轻人笑笑,“你的酒很好,我明天还会再来。”他举举酒杯,放在了桌台上。

    第二天,他也确实来了。

    邓飞知道了他叫齐晗,是一名刑警。那几个富家少爷没有再来骚扰她,也许是记住了齐晗丢下的那句话,

    “嘴再这么脏,掉的就不是半颗牙了。”

    然后,邓飞又认识了九哥和徐川,还有怀光。

    他们都是鲜活生动的,同样正直,但不只会一本正经。在邓飞看来,齐晗值得他们的尊敬,也值得自己默默不言的暗恋。

    孟夏的出现,打破了她心里的天平。

    “这件事情不怪你,如果齐晗不是自愿的,就算有人拿枪指着他的脑袋逼他,他也是不会喝的。”九哥最明白齐晗的心思,他不希望孟夏来酒吧,但他又不能直说,齐晗知道孟夏心软,以这种方式,反而会让她记忆深刻。

    邓飞看看这个女孩子,法医,是刑侦工作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说白了,她们是让死人开口的人。

    “今天闹这么一出,我酒吧的生意还做不做了,谁还敢来啊……”

    “要是没人来,我们就天天来,怎么样?”

    所有人都看向了沙发,齐晗微睁着眼睛,麻醉还没完全过去,但他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

    “那好啊!”徐川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是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他和齐晗九哥不一样,生活中不只有案子。

    “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头晕,哪里不舒服?”孟夏认定了自己是拖累了齐晗,再加上九哥看似开解,实际上是推波助澜的话,孟夏彻底栽进了齐晗挖的坑里。

    齐晗并不觉得有什么,他经历过的状况比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为了效果,他还要再努力一把,“有一点。”

    “那我们先出去,你休息休息。”九哥开口道。

    怀光一直有些状况外,但说不出来的氛围让他犹疑了一下,还是被九哥拖了出去。

    “你跟我来。”

    酒吧里并没有什么影响,本来喝酒取乐,胜者为王,好姑娘靠争抢也没什么大事。邓飞刚才的那番话也是因为嫉妒心作祟罢了。

    九哥叫孟夏。

    齐晗为人和善,只要不是触及底线的事,他都不会发脾气,但是九哥不一样,他独来独往,除了齐晗,也只有徐川和怀光能和他说上几句话。孟夏心里自然也是敬畏的。

    酒吧的楼上是简易旅馆,什么人在里面做什么,无权过问。

    最顶层的露台推着些杂物,九哥站在边缘,望着德州的夜色。他不说话,孟夏也沉默着。

    “你喜欢齐晗。”

    不是问句,也没有疑问的语气。

    孟夏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了解齐晗吗?”

    了解齐晗……警局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和齐晗很熟,但要说了解,没有人敢说他们了解齐晗。

    “不了解……”

    九哥看看她,每一个喜欢上齐晗的人,大多都因为齐晗温和的性格,过人的天资,一身正气,又玩世不恭,还有招招制敌的身手,但是没有一个人真的尝试过去理解齐晗内心深处的信念和彷徨。

    “齐晗有过一个女朋友。”

    他淡淡地说道。孟夏终究是不同的,他们朝夕相处,比起邓飞,九哥更希望孟夏能体谅齐晗。

    “她叫罗笙。和大部分警察一样,她毕业于警校,是齐晗的第一个徒弟。”九哥知道这件事,是他在档案室翻阅资料时,不小心看到的,“齐晗喜欢她,也是理所当然,罗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警察,她的天赋极高,很快就成为了齐晗最得力的助手。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他们一度成为我们最看好的一对,金童玉女,每个人都以为他们很快就能走入婚姻殿堂。”

    “那,”孟夏弱弱地问道,“他们怎么分开了?”

    九哥轻轻笑了笑,顺着风缓缓飘远,“因为,罗笙是我们当时追捕的贩毒团伙渗透到警局的卧底。”

    孟夏无法形容她的震惊,以齐晗过人的眼力,都没有看出来,这样的打击和痛苦,如果放在她身上,一定会击垮她吧。

    “那后来呢?”

    “后来?”九哥唇边的笑意苍凉哀伤,“罗笙供认不讳,大概,她和你们一样,是真的爱上了齐晗。她说齐晗什么都不知道。”

    “齐晗接受了调查,等调查结束后,罗笙已经死了。拿到从他们家里搜出的资料,齐晗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已经怀有身孕。”

    夜,灯红酒绿,星辰闪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