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不存在的眼泪3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姨,我们能来这儿……蹭饭吗?”

    齐晗不经意地往屋子里扫了一眼,杜另的妻子何尧玉不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上班。

    “哎呦快进快进!不用换鞋直接进来吧!”

    “阿姨,您这儿有鞋套吗?”

    怀光和孟夏插不上嘴,但他们一来二去的几句话,却让他们注意到了,鞋柜上没有男人的鞋子,也只有一双多出来的女式拖鞋,根本不像是有男人住过。

    那杜另平时是不住在这里的吗?

    这个疑问,落在了怀光和孟夏的心里。

    “阿姨好~”

    “阿姨好,我是孟夏,齐晗的……同事。”

    “我是怀光,我们齐老大的助手!”

    何艳芬看着他们,脸上满是笑容,“我记住啦,你们来坐,还有几个菜,等一会儿啊。”

    他们笑着点头,嘴上道着谢,但是在何艳芬离开之后,他们就收起了笑容,打量起整间屋子。

    这个小区算是半高档小区,能在这里买上一户的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但杜另的公司市值过千万,这个程度的房子对他来说着实稀松平常了。

    他不住在这里也不算奇怪,但也很奇怪。

    妻子住在娘家,这一般都是在丈夫这边受了委屈的标志。

    “菜来咯!快动筷子啊,别客气别客气!”

    “阿姨您这菜可比我们队……单位的食堂好多了啊!”怀光也喜欢热闹,和何艳芬一唱一和地不用齐晗和孟夏开口了。

    不过……齐晗忍不住说出一句,“我都不知道你还有闲去食堂吃饭。”他和九哥一忙起来,连饭都没空儿吃,这丫挺儿的还去食堂吃……

    怀光突然觉得这事儿不太妙,赶紧狡辩,“齐哥!我问过你和九哥需不需要我带饭的啊,是你们俩没人搭理我啊!”

    六月飞雪的冤啊!

    齐晗细细想了想,好像也确实就是这么回事……

    “好啦,你们快吃饭吧!来来来,尝尝阿姨做的红烧肉。”

    都是怀光这个食肉动物爱吃的,一时之间,餐桌旁也只剩下大快朵颐的声音。

    居委会大妈,都是有闲的人,有闲心,有闲时间,也都是爱打听别人家难念的那本经的人。

    但,也是孤独的人。

    齐晗吃饱了,故作不经意地问道,“阿姨,您女婿……”

    “哎呀提他干什么,”何艳芬避开了齐晗的目光,垂着眼眸收拾碗盘。

    孟夏用口型问道:阿姨还不知道?噢

    齐晗眨眨眼睛,微微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阿姨,他总是没办法像平日里一样,冷静理智。

    就让九哥来吧。

    “阿姨,我们先告辞了,下回再来看您。”

    “诶,常来玩儿啊!”

    世界又恢复了安静,怀光看不出齐晗面无表情下,心里在想什么,“那个……齐哥,你是不是觉得,河底沉尸案和墓中藏尸案是有关联的啊?”

    齐晗也在思考,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案子查到现在,河底沉尸案的死者虽然和墓中藏尸案的被害者们有相同的地方,但是墓中藏尸案明显是连环作案,仪式感也很强,如果是同一个凶手,不可能采用不同的行凶方法杀人。”

    “那,齐哥,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不同的原因杀人啊,比如说……被害人发现了凶手的杀人过程,但是被害人又不符合凶手挑选目标的标准呢?”

    齐晗也被他说得一愣,“可以啊,还能想到这一层。孟夏,你有检查过沉尸案的被害人后脑的伤痕是什么器具击打的吗?”

    孟夏记得文件里有过推测,“是锤子一类的重物砸伤,伤口形状吻合。”

    “那连环凶案呢?”

    “被害人脖颈上有明显的绳索勒痕,但是没有吉川线,结合最新出的尸检报告,被害者身体内含有麻醉剂成分。应该是麻醉后被勒死的。”

    齐晗点头,转向怀光,“如果是同一位凶手,作案工具是不会换的。”

    “哦……”

    “不过,”齐晗拍拍怀光的肩,“有进步。”

    怀光刚刚还沮丧不已,立刻艳阳高照,脚步轻快。

    孟夏也觉得好笑,真是太好哄了。

    “警察同志,你说我丈夫去世了?”佘一勤的妻子任凤是个中学教师,戴着文气的眼镜,“他去国外学习了,还是你们的意思是,他在国外遇害了?”

    没有伤心,没有难过,除了惊讶,只有愤怒,似乎是觉得九哥是在说谎。

    “照片。”九哥蹦出两个字来。

    因为这个案子从作案手法到尸体处理方法,都极为残忍,所以他们没有打算让受害者家属辨认尸体。

    清晰的照片把每一寸不忍直视的细节都尽可能地放大,提高像素,比他们在案发现场肉眼看到的还要具体。

    看到照片后,任凤沉默了许久。

    九哥并不意外,毕竟就连齐晗和徐川,在见到这些尸体的惨状时,也有些脸色发白。

    “你最后一次联系佘一勤是什么时候?”九哥拿回了照片,装进档案袋里。

    “大概是几个月前,他们的律师事务所说是要暂时歇业一段时间,安排了出国学习。一勤他也要去,他说,在国外联系不方便,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警察同志你知道是什么人害死了我丈夫吗?”

    九哥心中疑虑,三位律师被害时间相连,如果真的是出国,进修也好,工作也好,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问题,才使他们并没有出国,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自己的太太。

    “警方会尽全力调查。佘一勤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哎呀警察同志,律师哪有不得罪人的。胜诉了,得罪原告,败诉了,得罪被告啊,我们也没有办法的嘛!”

    九哥皱皱眉头,“那你就不担心他的安危?”

    任凤的白眼几乎要翻进脑子里去了,“我说警察同志,你有完没完,你是在质疑我们夫妻感情?”

    九哥从佘一勤家里走出来,给齐晗发了一条短信,

    「夫妻关系」

    很快他收到了回复,

    「还不确定更深层次的关联」

    也许只是巧合,也许就是一个突破点,他们还需要了解每一个被害人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