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不存在的眼泪1
    ,精彩无弹窗免费!

    “您好,我们是警察。”开门的瘦小女人脸带怯色,九哥亮出自己的警官证给她看了一下,那个女人神情才缓和了些。

    “有什么事吗?”她问道。

    九哥和徐川对视了一眼,“周源是您的丈夫吗?”

    他说到男人的名字时,小女人明显打了个哆嗦,但是点了点头,“是的。”

    “他被杀害了。”徐川说道。

    九哥深陷眼窝中的眼眸没有放过女人脸上的任何一个细节。转瞬即逝的惊讶是真实的,但悲伤的表情却停留地太短了。

    “周源得罪过什么人吗?”

    钟小云想了想,“周源性格好,很温和,平时人缘很好,有很多朋友,如果说有,那也只能是那些能力不足,没有通过招聘面试的应聘者吧……但是,周源也不会直接告诉她们不会被录用,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吧……”

    九哥在本子上写了几笔,徐川以为他排除了这个看起来胆小的女人的嫌疑,但他低头一瞥看到的,却是九哥圈起的重点,两个词,“恐惧”,“维护”。

    “周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你为什么没有报警?”

    钟小云似乎有些窘,“周源说他最近有重要的事,要给我一个惊喜,所以我以为……”她捂住了脸,颤抖的肩膀和憋得通红的耳尖,看起来是哭了。

    “谢谢您的配合,”九哥再次看了一眼钟小云虽然抬起,但又瑟缩着不想让自己看见的,衣袖下变淡了些的痕迹。

    “今天就到这里了,我们改天再来。”

    九哥站了起来,徐川以为已经结束了,但是九哥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突然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你拖住她。”

    徐川虽然不甚明白这样做的意义,但他还是微微挪了一步,遮住了飞快地走过夫妻俩的房间的九哥。

    梳妆台上干干净净的过分,连一把梳子喷雾都没有。他又走到卫生间门口,把里面的杂物以及摆放位置都记了下来。

    “徐川,我们该走了。”九哥站在门口说道,屋子里和钟小云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的徐川听到他这句话,如释重负,一派轻松的走了出来。

    “兄弟,你得请我喝酒……”他向来不会安慰人,更别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女人了,真是噩梦啊……

    九哥似乎也明白自己干的“好事”,“好,今晚,叫上齐晗。”

    “有什么问题吗?”徐川看着九哥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素描出了卫生间里的所有内容,虽然是三维立体的图,但并没有显得凌乱,不会让人看不懂。

    九哥画好最后一笔,才按下了电梯按钮,“问题大了。”

    “怎么说?”

    九哥不信徐川什么都没看出来,“这个女人问题很大,我提到周源的时候,她在害怕,非常明显,”

    “但是她又再秀恩爱……”三句不离夸耀周源人脉广人缘好,单身狗不能忍。徐川怨念地搓着手。

    “不对,不是秀恩爱,”九哥摇了摇头,电梯里明亮的节能灯照得他的眼窝更深了几分,“只能说是在维护。这就很奇怪了,既害怕,又维护,不像是普通的夫妻关系了。我问到她没报警的原因的时候,她也说了慌,明显是在隐瞒什么……”

    “那是……表面夫妻?”徐川问道,“那这个女人嫌疑太大了。”

    “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不过,应该是对了一半,你看这个女人刚才的反应,惊讶是真实的,但伤心却不是真实的。梳妆台和洗手间是最能看出两个人的感情,可是关于这个男人的痕迹,都是陈旧的,虽然不是被刻意抹去的,但确实是放任其淡化的。夫妻感情可能没有了,但基本可以排除是凶手的嫌疑。”

    齐晗一行人走进电梯,他按下了“5”,电梯门缓缓关闭,突然一个女声响起,

    “等一下等一下!”

    齐晗手疾眼快地按住了开门的按钮,一位体态有些臃肿的阿姨挤了进来,“谢谢啊。”

    齐晗淡淡说了句,“没关系。”

    “哎呀,你不是那天那个来我家的小伙子嘛?”

    刚刚齐晗在想案情,没有注意到进来的就是徐川楼上的那位老太太,“您好您好……”

    站在齐晗身后的怀光和孟夏并不知道他们的这段渊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

    老太太身上带着老年味儿,和其他大妈一样,甚至更要八卦,看到齐晗身后同样年轻帅气的怀光和漂亮的孟夏,眼睛都亮了,“哎呀小姑娘真好看,”她看着孟夏和齐晗,“你们两个,是一对儿啊?结婚了吗?”

    孟夏脸颊浮上了一抹好看的红晕,她偷眼看向齐晗,对方却并没有她希望看到的东西,哪怕是一点点,都没有。虽然孟夏知道自己不应该抱有希望,但就是忍不住在意。

    “阿姨,我们到了。”电梯“叮”地一声,慢慢停了下来,齐晗松了一口气。

    “那中午来吃饭吧,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电梯门重新关上,拍了拍胸口,“齐哥,这谁啊?”

    齐晗往506走过去,“河底沉尸案死者的亲家母。”

    “……”

    “……”

    怀光和孟夏对视了一眼,齐晗已经走出几步了,他们赶忙追了上去,怀光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她知道了吗?”

    “目前还不知道。”

    “……”

    “……”

    齐晗似乎是没注意到怀光和孟夏“眉来眼去”,敲了敲住在506的何梓钦的家门,如果不是警局系统,谁能想到堂堂议长居然会住在这样不算起眼的小区里呢。

    开门的是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你们找谁啊?”

    齐晗亮了一下自己的警官证,“请问,何梓钦夫人在吗,我们有些事要询问。”

    “哦,您稍等。”

    女人跑回去,怀光贴在齐晗耳边问,“齐哥,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议长夫人啊?”

    “你见过哪个高官夫人,脸上不带妆,手指上有老茧的?”

    孟夏不完全赞同,“也不一定吧,万一是那种肯做家务的呢?”

    齐晗似乎料到她会这么问似的,“其实,之前有一天的新闻上,播出了他和夫人的照片。”

    怀光和孟夏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只不过是齐晗的记性比他们好一些罢了。

    齐晗却没有露出轻松的神情,何梓钦自负,好面子,才不会让自己的夫人只带着一枚德州最常见的镀银戒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