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毫无瓜葛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老坟岗运送出去的男尸越来越多,齐晗的眉头也越蹙越紧,拧成了一个疙瘩。

    已经是第八具尸体了。如果是一个连环杀人案件,那这个凶手就太危险了,保不准,德州就会再次发生命案。

    “齐晗,九哥,”清亮温润的女声,实在不适合他们正置身其中的环境。

    “孟夏,”齐晗放下了一直抱在胸前的手臂,“不是不让你过来的吗?这边阴气重。”

    九哥简单地看了孟夏一眼,他们这位法医年轻貌美,还是单身。虽然警局的警员都跃跃欲试,试图吸引她的注意,但凭九哥识人断案的经验,孟夏心里,是装着一个人的。

    这个人就是他的伯乐,兄弟,齐晗。

    孟夏也习惯了九哥少言寡语的脾气,回了一个笑容,就转向了齐晗,“那怎么行,你这一早上已经把我的实验室塞满了,我怕到了下午,我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齐晗哈哈一笑,也不再追言劝说。警局里又不止孟夏一个法医,尸检报告还是会按时出。

    “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啊,”孟夏问道。

    齐晗摊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目前来看,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对了,昨天移交给你的河底沉尸,有结果了吗?”

    孟夏从手袋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喏,昨晚想给你的,但你不在。”

    这话里话外的嗔怪连九哥都听出来了,但齐晗却恍若未闻似的,“哎呀孟夏,你可真是高效,太棒了。”

    如果在河底沉尸案和墓室藏尸案之间能找到相似之处,案情也算剥开了丝丝迷雾,但是也有可能加大破案难度。

    “钝器击中后脑致死……后脑?”

    孟夏比了比自己盘起的发髻,和好看的天鹅颈之间的小脑处,“在这里,凶器应该是棒球棒之类的物体,留下了一个很明显的凹痕。”

    齐晗莫名地觉得脑袋一疼,抬手去摸自己的后脑勺,还伴着嘶嘶地吸气声。

    不过,这样的受伤位置还是有些蹊跷的,九哥悠悠道,“看来凶手要比死者矮……”

    齐晗却并不完全同意,“如果死者遇害时,是蹲着或坐着,低着头的话,也有可能造成同样的结果。”

    “你们在说什么啊?”孟夏跟不上齐晗和九哥的思路,略显茫然。

    齐晗倒也没觉得厌烦,“你想想看,如果你是凶手,会选择靠近小脑的这个位置下手吗?”

    孟夏想了想,“不会,会直击后脑中央的位置。”

    “这就对了,凶手之所以会打在这里,因为身高差距悬殊,又想一击致命,只能用尽全力,打在这个位置上,”齐晗手轻轻靠在孟夏的小脑处,女孩子凉凉的体温倒让他觉得更加清新,可他像没看到连莹薄耳尖都红透了的孟夏的反应似的,继续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死者蹲在地上,头向下垂时,也有可能出现相同的情况。”他挪开了手。

    孟夏红着脸颊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

    九哥把脸转向另一个方向。连他都能看出来,齐晗不可能看不出孟夏的心思,他无动于衷,应该是还没有做出决定,或是齐晗根本就不想开始这段感情。

    “我昨天去了杜另家,”齐晗收回手,揣进大衣口袋,“杜另身高在一米八三左右,他的太太和岳母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存在作案可能性。”

    听到走向又回到案子上来,一直保持沉默,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九哥发问,“杜另有朋友吗?”

    齐晗摇头,“昨天我和徐川也是简单问了几句而已,今天警局应该就会有人去告知杜另的死讯了。到时候再做仔细询问。”

    老坟岗几乎被翻了一遍,挖出尸体后,又被填好,像是在寻找花生的农民。

    最后,齐晗得到的数目是,17。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连环杀人案了。

    齐晗心上像压了块巨石,让他无法呼吸,“怀光,把这17位死者的姓名,身份,还有验尸结果,都列成表格,明天拿给我。”

    “欸,好嘞,齐哥你今天回警局吗?听说孟夏姐也过去了。”怀光忍不住打听,孟夏可是他的女神,绅士就是要做护花使者的,当然要关心女神安危。

    一次两次,齐晗就当是人之常情。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这已经多少次了,在怀光那里听到孟夏的名字,都快比他见孟夏的次数还多了。

    齐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做好你自己的事,不然,我也能让你回炉重造。”

    他担心怀光是真的喜欢孟夏。孟夏虽然为人和善,但是对谁都是疏离的,怀光一腔热血,最后恐怕是要受伤的。不如从一开始就断了这个念头比较好。

    孟夏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怀光说了什么,但是齐晗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怎么了吗?”

    齐晗挂断电话,没有看孟夏的脸,“怀光啊,总是静不下来,”

    “真是辛苦你了,”孟夏笑道,“要忙案子,还要关心怀光他们这些刚入警局的新人。”

    “组长,已经全部都恢复好了。”

    齐晗点点头,“好,回去吧。”他转向孟夏,“你跟他们一起回去吧,我和九哥还有事情。”

    “哦。”孟夏看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又不想让齐晗介意,连朋友都做不了。

    老坟岗只剩下齐晗和九哥两个人,好不容易多出来的丁点生气,现在又烟消云散了。

    “我们也走吧,”齐晗简单地看过一圈之后,还算满意这一组警员的工作。

    “等一下。”九哥眼神一顿,三步两步跨到齐晗身边,蹲下身,轻轻拨开湿软的泥土,捻起一条绳结状的物品。

    齐晗也一愣,他刚刚走过来,竟然没有看到这个。

    九哥锐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手上的东西,“是条编织手链……”

    “还是今年淘宝的流行款。”

    九哥疑惑地抬眼看向齐晗。

    齐晗没有笑,“有一次,孟夏问我好不好看……聊起来的。”

    孟夏那次给他看的是一条红色的,而这个虽然沾了泥,但看得出来是蓝色的。

    九哥垂下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