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来点实际的解释】
    夜南山在屋外待了许久,才将药端了进来给梧桐。

    两人都默契的忘记了刚刚的尴尬,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苦不苦?要不要吃点糖?”夜南山拿着准备好的糖罐子舀了一勺,递给梧桐。

    “不用。”梧桐摇了摇头,看了看夜南山,问道,“你今天不出去卖鸡蛋吗?”

    “啊?”夜南山一怔,然后说道,“忘了和你说了,我已经不卖鸡蛋了,前俩天刚加入了天枢学院。”

    梧桐不知道天枢学院是什么地方,但是也没多问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你身子不舒服,我今天就不去学院了。”夜南山说道。

    梧桐:“不用,你去忙你的,我没事了。”

    夜南山笑了笑:“再说吧。”

    梧桐现在这个状态,夜南山可不放心就这么离开。

    在家待了小半个上午,夜南山一直在照顾着梧桐,其实也说不上什么照顾,梧桐起床吃饭,喝了药后,烧很快就退了,恢复的很快,虽然还是显得有些虚弱,但已经提得起力气,能够下床自由行走了。

    “你去忙你的吧,我没事了。”梧桐说道,“想休息会儿。”

    夜南山看了看梧桐,感觉她现在状态确实好多了,想了想,点头道,“好,那你休息会儿,我一会儿去学院,中午刘姐送饭来你记得吃。”

    梧桐轻轻点头,应了一声,“好。”

    “那我出去了。”夜南山起身说道。

    “谢谢。”梧桐在夜南山马上走出屋子的时候,突然轻声说了一句。

    夜南山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她,“你说什么?”

    梧桐:“没什么。”

    “不客气。”夜南山说完洒然一笑,出门而去。

    梧桐却是微微愣了愣,神色有些羞愤,轻声自语道:“明明听到了!”

    夜南山一出门,就一路小跑着去车马行了,天枢学院也是有规章制度的,现在都日上三竿,快到中午了,夜南山肯定是迟到了,不过好就好在,他剑锋只有他和慕容剑羽两个人,所以没啥框架规矩,其他峰都是有明确的上下学时间的,迟到早退都得受罚。

    平日里夜南山迟个到,或者是像昨日一般,一上午都不去剑锋都没问题,反正也没人管,但昨天慕容剑羽可是特地交代了让他今天早点,要学剑来着。

    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剑锋,慕容剑羽见到夜南山第一句话是,“你是不是对早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夜南山哑然,有些尴尬,虽然事出有因,但确实是迟到了。

    慕容剑羽抬头看了看正上空的太阳,然后看着夜南山,嘲讽道:“来的还真是早啊,人家学艺都是徒弟等师傅,还没听过谁家师傅等徒弟一上午的,你还真是棒喔。”

    “咳咳。”夜南山干咳一声,“师傅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家里临时有点急事。”

    慕容剑羽老神在在的坐着,淡淡的说道:“我等了你一个上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可不是你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不是故意的就能揭过去的,你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夜南山解释道:“师傅姐姐,真的不好意思,我家里...”

    “好了。”慕容剑羽打断夜南山的话,“我不想听你解释。”

    “???”

    夜南山有些懵,不是你说要个完美的解释吗?解释你又说不想听?

    夜南山突然想到了地球上一些情侣之间,也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男的犯了错

    女的说:“你最好给我解释解释!”

    男的连忙要解释:“我......”

    女的却突然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第四十五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女的却突然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慕容剑羽见夜南山愣了半天神,白了他一眼,说道:“笨!来点实际的解释。”

    “???”

    夜南山表示又懵了,什么叫实际的解释?

    慕容剑羽见他还是没反应,有些无语,瞪了他一眼,右手食指和拇指搓了搓,说道,“这个。”

    夜南山恍然大悟,然后有些无语了,兜这么一圈干嘛呢,你直接说要钱不就完了吗?

    对于慕容剑羽要的这个实际的解释,夜南山倒是没啥吃惊意外的,一早就知道自己这奇葩师傅爱财了,见她第一面就和古掌教讨价还价,第二天就昧了夜南山一百五十金,第三天就教了夜南山什么叫奸商之道。

    咦,这么想想,自己好像和这师傅还挺有缘的,都爱钱嘛,这就叫狼狈...咳咳,不对,应该是志同道合。

    想了想,夜南山掏出两个金币。

    嗯...一个金币怕是满足不了她。

    慕容剑羽只是余光撇了一眼,连正眼都懒得看一眼。

    好嘛,嫌少,夜南山又摸出了三个金币,五个金币总够了吧?够咱活一天了!

    慕容剑羽还是只用余光撇了一眼。

    夜南山咬咬牙,又摸出五个金币。

    这回,慕容剑羽终于有些反应了,不过,确实转过头来,说了一句:“打发叫花子呢?”

    “......”

    再次掏出十个金币,夜南山将二十金币递给慕容剑羽。

    “哼!”慕容剑羽冷哼了一声。

    夜南山:“别太过分了啊。”

    慕容剑羽一瞪眼:“你过分还是我过分?我等你一上午!”

    好吧,夜南山理亏,干咳了一声,说道;“你说,要多少才算完美的解释?”

    “最少两百!”慕容剑羽开价了。

    “想得美!”这回轮到夜南山瞪眼了,他全部身家现在只有两百二十个金币了,慕容剑羽张嘴就要了差不多全部,他怎么可能答应。

    “最多五十!”夜南山大声道,“多了没有!爱要不要!”

    “呵,你还牛气上了?”慕容剑羽撇了夜南山一眼,然后说道,“得了,念你是初犯的份上,五十就五十!”

    啊嘞?答应的这么爽快?夜南山还以为慕容剑羽会再讨价还价一下呢。

    嗯...夜南山现在有种在地摊上买东西,老板开价两百,然后还价五十,老板瞬间答应,感觉买贵了感觉。

    有些肉疼的将五十金币给慕容剑羽奉上了,这桩生意谈妥,慕容剑羽揭过了夜南山放她鸽子的这茬。

    “好了,来上第一课。”慕容剑羽说道,“上课之前,我先问你,你是想循序渐进呢,还是想速成?”

    夜南山想了想,问道:“循序渐进和速成,有什么区别吗?速成会不会不利于长远发展?”

    慕容剑羽:“没什么区别,都一样的。”

    速成和循序渐进一样?不会影响将来发展?还有这种好事?那还问什么,当然是选择速成啊!能一天学完的东西,谁又愿意花上半个月呢?

    “那我选速成。”夜南山回答道。

    慕容剑羽闻言,看向夜南山,突然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嗯,我也想要你选速成。”

    夜南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