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源士也会发烧】
    小貔貅对慕容剑羽的评价是,此人对剑道的理解,乃我平生仅见。

    不过,夜南山怎么想,都不觉得慕容剑羽的形象能配得上这种评价,虽然他现在挺佩服慕容剑羽的,但肯定不是因为慕容剑羽的剑道理解这方面。

    想了想,夜南山问小貔貅:“你见过几个会用剑的?”

    小貔貅也想了想,然后傲娇的伸出一只爪子。

    “五个?”

    小貔貅摇头。

    夜南山想了想,说道:“五十个?”

    小貔貅还是摇头。

    “自己说!卖啥关子。”夜南山不猜了。

    小貔貅切了一眼:“你是瞎还是数学老师棺材板已经压不住了?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有几根爪子!”

    夜南山一愣,然后仔细定睛一看,好嘛,原来貔貅只有四根爪子。

    “四个?”

    貔貅点点头,然后将爪子放心。

    夜南山不知道说啥好了,见过四个会用剑的,就评价慕容剑羽的对剑道的理解是他平生仅见,可以,慕容剑羽在四人竞争中拔得头筹,可喜可贺,夜南山表示替自己师傅感到骄傲和自豪!

    ……

    今天夜南山难得一回家就看见梧桐在院子里。

    她坐在院子里,半边身子慵懒的趴在石桌上,闭着眼似乎在休息,金色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将她映照得似乎美轮美奂。

    反正夜南山是觉得美轮美奂,以至于他推开院门的时候,就呆愣住了,一直傻傻的看着梧桐。

    梧桐似乎是惊觉夜南山回来了,忽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然后慢悠悠的微微支起身子,看了夜南山一眼,然后又重新趴了回去。

    “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夜南山感觉梧桐状态有些不对,似乎有些憔悴。

    “没事。”梧桐应了一声,然后起身就往屋里走。

    夜南山连忙道:“身体不舒服就去看大夫,别强撑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梧桐回头看了夜南山一眼,说道:“不用你管。”说着,又转身往屋里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步子,说道,“晚上我不吃了,不用叫我。”

    夜南山眉头皱了皱,倒不是因为梧桐的态度,梧桐对他这种冷清的态度,夜南山已经适应了,相比现在不冷不淡,至少比最开始时像是仇人一般见面就红眼好多了。

    夜南山是因为他真的感觉到梧桐状态不对,刚刚趴着还看不怎么出来,只感觉她有些憔悴,这会儿梧桐往屋里走的时候,夜南山看的就更真切了,脚步虚浮,甚至还打了个酿跄,看起来很是虚弱。

    晚上,夜南山还是做了梧桐的那一份饭食,不过,去喊梧桐吃饭的时候,没听见梧桐应声。

    夜南山自己吃完,又去喊了一遍,梧桐还是没有应声。

    “不会出什么事吧?”夜南山嘀咕了一声,想到先前梧桐看起来很是虚弱。

    犹豫了一下,夜南山准备冒死推门进去看看。

    正当此时,屋里的梧桐总算出声了,“我不吃,别喊了。”

    “你没事吧?”夜南山站在门外问道。

    第四十三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没事吧?”夜南山站在门外问道。

    “没事。”梧桐应了一声。

    “哦。”夜南山想了想,说道,“饭菜我温在锅里,你一会饿了自己吃。”

    “好。”梧桐应了一句,然后就不出声了。

    屋里,在夜南山离开后,盘坐在床上的梧桐,眉头紧皱着,突然闷哼了一声,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晕在了床上。

    晚上夜南山来来回回的从屋里出来了好几次,也没啥事,就是不知道为啥今天晚上在屋里待不住,每次都出来待几分钟,然后往正屋看一眼,再去厨房揭开锅看一看饭菜还在不在。

    “怎么一直都没出来?”夜南山嘀咕了一声,想了想,去敲了梧桐的屋门。

    “梧桐,睡了吗?”

    半天,没人回应。

    又喊了几句,屋里一直没人应声,夜南山不再犹豫,直接推开了梧桐的屋门。

    这个世界有个好处,晚上不怎么需要点灯,天上五个月亮,虽然不至于照的黑夜如同白昼,但每天都犹如是地球上满月时一般,夜里也看的真切。

    一进屋,夜南山就四处打量,屋里陈设和他屋子里一般,都很简单,夜南山没有关注这些,因为已经看到梧桐昏倒在床了。

    快步走了过去,夜南山晃了晃她,“梧桐,梧桐,醒醒。”

    梧桐没有反应,夜南山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夜南山第一反应是,啊嘞,源士也会发烧吗?

    ……

    次日清晨。

    梧桐悠悠醒来,头还有些昏沉,伸手将头上的毛巾拿了下来,然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往旁边一看,神色突然有些惊恐。

    夜南山坐在梧桐床边的凳子上,头靠在床帷上睡的正香。

    夜南山似乎有所察觉,也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梧桐醒过来了,顿时露出欣喜的神色,不过,却因为靠在床帷睡了这么久,身体有些发麻,突然支起身子来,重心有些不稳,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连忙爬起来,夜南山凑到床边,关切的看着梧桐,“醒了,感觉好点了吗?哎哟,你昨天晚上可吓死我了。”

    梧桐没有说话,有些惊疑的看着夜南山。

    “高烧退了吧应该。”说着,夜南山伸手就去探梧桐的额头,梧桐下意识的微微后缩了一下,但却没有躲开夜南山的手。

    “还是有些烫,不过好多了。”夜南山说道,“你等着,我再去给你换次毛巾敷一下,一会儿我给你煎副药,喝了应该就好了。”

    梧桐还是没有说话,一直傻愣着看着夜南山,似乎还没从一大早睁眼从自己床边看到夜南山的惊讶之中缓过来。

    夜南山将梧桐手里的毛巾拿了过来,干脆利落的在身边的水盆里打湿了,然后拧干,重新敷到梧桐的额头上,动作行云流水,轻车熟路,看来昨天晚上没少做这事。

    夜南山给梧桐换了毛巾,还给她盖好了一下被子,然后说道:“你休息会儿,我去给你煎药,再给你弄点吃的。”

    说着,夜南山冲着梧桐笑了笑,然后转身出门。

    夜南山一出门,梧桐松了一口气,刚刚一直紧绷的身子和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说实话,刚刚梧桐很是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没有反应过来,不适应这种状况,也可能是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夜南山在她身边,她感觉很有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