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
    平了你这护校团!

    慕容剑羽这话一出,这殿门外平地上站着的一干护校团学员脸色皆变。

    伍拾的脸也黑了下来。

    法峰护校团是什么地方?这是天枢学院的执法之地!

    这种话,在其他峰说,就算是东南西北四大峰,说了也就说了,没什么大事,但唯独在法峰护校团不能这么说!

    在护校团说这种话,这是直接挑战天枢学院的执法机关,不啻于要造反了。

    伍拾脸色阴沉,看着慕容剑羽,说道:“慕容,慎言,法峰不是你耍泼撒野的地方。”

    慕容剑羽哼了一声:“那我剑锋就能随便任你拿捏,人你想抓就抓?你问过我这个剑锋峰主了没有!废话少说,一句话,立刻给我放人!”

    慕容剑羽一直摆出这般咄咄逼人的姿态,对伍拾是喝来喝去,语气颇为不善,着实让伍拾脸上无光,而且是当着这么多护校团成员的面。

    伍拾算是看出来了,慕容剑羽是真的想要保下这夜南山,不然以他对慕容剑羽的了解,这小师妹虽然平日里行事乖张了一些,但也不至如此。

    慕容剑羽要伍拾放人,这要是没起冲突,私下里和伍拾说一下,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毕竟伍拾的初衷是想帮慕容剑羽来着,可是慕容剑羽强闯上山,有一直这般蛮横,咄咄逼人,一点面子都不给伍拾留,着实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伍拾表示,自己还是要脸的,不能就这么直接把人给放了,就这么服软了,面子往哪搁?

    “我要是不放呢?”伍拾黑着脸说道。

    “那你得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

    慕容剑羽说着,还唰唰两下,比划了一下手中的树杈,可能是甩动的力度太大了,慕容剑羽手上的树杈咔嚓一声,断成两半。

    “......”

    慕容剑羽一怔,看了看手上只剩半截的树杈,然后扭头四处张望了一下,若无其事的走到旁边一颗小树旁,伸手折了一根还带着绿叶的的树枝,然后又走了回来,走到先前的位置站定,唰唰又比划了两下树枝,说道:“那你得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

    夜南山差点笑出声,抿着嘴憋的很难受。

    装逼失败还带ng重新来过一次的?

    夜南山现在很好奇,慕容剑羽这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还有,他能不能挑个像剑的树杈?没别的要求,稍微直一点,把叶子撸干净就行,现在她这手上的‘剑’哪里像是剑了?说像个掸子还差不多。

    这种时候,这种气氛,不适合发笑,不然夜南山肯定已经忍不住了,微微低下头,夜南山小心的左右看了一眼,怕别人发现他在憋笑,但扭头一看,发现身边的徐年,还有几个护校对成员,都和他一般,微微低着头,抿着嘴,忍的也很辛苦......

    一时间,夜南山突然就不想笑了,然后感觉有些丢脸...玛德,那奇葩是他师傅来着!

    伍拾也一头黑线,看着慕容剑羽问道:“慕容你这是要和我动手?

    慕容剑羽:“不想动手就给我放人!”

    伍拾摇摇头,说道:“你打不过我。”

    慕容剑羽冷哼了一声:“打不打得过,试试才知道!”说着,慕容剑羽又将手上带着绿叶的树枝比划了两下,树枝甩得哗哗作响。

    伍拾看着慕容剑羽,一脸无奈,看了看她手上的树枝,说道:“用这个你没法和我打。”

    “是么。”慕容剑羽说着,手上的树枝往天空一挥,“那这个呢?”

    登时,风不知何起,把法峰上众人的衣袂吹得猎猎作响,天空中的白云涌动,在夜南山惊愕的目光下,头顶的白云竟然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垂落下来,然后形成剑刃的模样。

    白云化成巨剑,云气凝而不散,宛如有了实质。

    这剑刃极其巨大,悬于众人头顶,上接云空,下方剑尖直指法峰,或者说,指着的是伍拾。

    “咕噜”

    第四十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咕噜”

    夜南山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他这个地球人震惊。

    夜南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剑羽,她怎么做到的?挥手间,风起,云涌,白云化剑...夜南山感觉自己对这个便宜师傅了解的真是太少了。

    慕容剑羽似乎也感觉到夜南山在看他,目光也投向了夜南山,见他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慕容剑羽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眼神中有些得意,似乎在和夜南山说,看,你师傅我厉害吧!

    好厉害,这对夜南山来说,简直就是神迹!

    伍拾头顶悬着一柄似乎随时会斩下的巨剑,但却一直气定神闲,抬眼看了一眼云剑,伍拾看着慕容剑羽说道:“师妹剑意又有精进,可喜可贺。”

    “少废话,要打就打!”

    伍拾:“小师妹你这是要来真的?今天师妹来闹这一场,难道一定要和我打一场才肯罢休吗?”

    慕容剑羽轻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我是你师妹了?抓我人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你师妹?你以为我想和你闹?谁让你抓了我的人,你把人放了,我保证扭头就走。”

    伍拾站定了一会儿,一直盯着慕容剑羽,似乎在犹豫是将夜南山给放了,还是和慕容剑羽打一场。

    和慕容剑羽打一场,伍拾倒是没什么压力,他的修为,足足比慕容剑羽高了两阶,伍拾是一品巅峰的修为,一脚踏进了大宗师的境界,而慕容剑羽的修为仅仅是三品而已。

    打,伍拾肯定是打的过的,但是,打一架,这师兄妹的情谊,说不好就被打没了啊。

    回头看了看夜南山,伍拾又看了看慕容剑羽,然后转身朝着殿内走去,也不言语,没有直接说放人,但是算是默许慕容剑羽把夜南山给带走了。

    “还不快过来,呆南瓜,你还想在这住一夜不成?”慕容剑羽冲着夜南山喊道。

    夜南山忙不迭地的点头,然后快步朝着慕容剑羽走了过去,徐年等人一直看着夜南山,但并未阻拦。

    慕容剑羽也没有再纠缠,带着夜南山,迅速离开了法峰,悬在法峰上空的巨大云剑,在慕容剑羽和夜南山离开后,也迅速消散。

    “呼。”

    下了山,夜南山长吁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慕容剑羽,本来想开口和慕容剑羽道谢的,但慕容剑羽已经提前出声了。

    “哎呀妈呀,还以为五石头真要和我打,吓死我了。”

    慕容剑羽一边说着,还一片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

    夜南山看着她拍着胸脯,傲人之处晃来晃去,有些眼晕,作为一个社会人,自然明白非礼勿视的道理,干咳了一声,将目光挪了开去。

    不对,什么叫还以为真要和你打,吓死你了?合着您刚刚在法峰上那不可一世,霸气侧漏都是装出来的?只是做做样子,绣花枕头不中用么?

    仔细想了想,夜南山对慕容剑羽更为感激了,因为如果慕容剑羽真的很厉害很厉害,打得过伍拾的话,按她出手帮夜南山,还好说一点,但要是慕容剑羽明知道打不过伍拾,还是这般不管不顾替夜南山强出头,那就是真情谊了。

    向着慕容剑羽拱拱手,夜南山甚是由衷的道:“谢谢师傅姐姐。”

    慕容剑羽撇了他一眼,哼道:“要不是看在你教了学费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

    慕容剑羽这么一说,夜南山如同觉得,被慕容剑羽昧去的那一百五十金币,还挺值当的。

    “刚刚那一手可真厉害!”夜南山由衷的赞叹道,“抬手间风起云涌,竟然能让云形成一把剑,太厉害了。”

    “那是!”慕容剑羽一脸兴奋道,“用这招唬人百试不厌,每次都能出奇效!”

    等等!唬人?

    夜南山刚刚才在心里建立起来的慕容剑羽霸气无双的形象,又给崩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