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霸气的便宜师傅】
    夜南山被带到了法峰护校团,倒是没出现什么严刑逼供之类的戏码。

    徐年的小队将夜南山带到后,徐年就离开了,留下其他几名队员看管着夜南山待在大殿。

    在大殿干等了一会儿,徐年跟在一人身后回来了。

    那人身形健硕,面容不怒自威,和夜南山也有过一面之缘,正是之前在主峰见过的法峰峰主,护卫团团长伍拾。

    “夜南山。”伍拾看着夜南山,“又见面了。”

    夜南山朝着他拱手行礼:“伍团长好。”

    伍拾走到夜南山身前站定,气定神闲的问道:“你可知罪。”

    夜南山抬眼看了看伍拾,说道:“何罪之有?”

    伍拾看着夜南山,眼神不善,轻哼了一声:“听闻你在种子营以提高天赋助于觉醒之由高价售卖假茶,进行诓骗,据悉受骗人数多大数百人,影响极其恶劣。”

    夜南山摇头:“没有的事,我是正经做生意,价格透明,买卖自由,童叟无欺,所有买茶的同学,都是自愿购买,不存在行骗。”

    伍拾:“那也是你慌称你的茶有提高天赋助于觉醒的功效,学员们才会被你蒙蔽!”

    “不,不,怎么能说是谎称呢?”夜南山说道,“伍团长可能有所不知,我这茶,确实有些神效。”

    说着,夜南山从储物栏里拿出一小搓茶叶,摊在伍拾面前,说道:“伍团长,你看,这茶叶你见过吗?这是我家乡特产云雾茶,极其珍贵,外界根本找都找不到,这样的稀罕物,有些神效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夜南山顿了顿,说道:“我知道,曹老师,徐学长,还有您觉得我这茶没有功效,是在行骗,是因为你们觉得我这茶如果真的有神效的话,不可能只卖两银币,但是其实你们对我这茶也并不了解,它有没有功效你们也并不清楚,对吧。”

    伍拾看着夜南山,说道:“继续说,听闻你巧舌如簧,我倒是想听听你还有什么话要辩驳,你现在所说的还不足以给你脱罪。”

    夜南山愣了愣,然后继续道:“伍团长,其实我的茶卖这么便宜,是有原因的,您知道,我是绝脉,觉醒不了道源,本来学院将我驱逐也无可厚非,但是承蒙学院不弃,反倒让我上了剑锋,成了峰主亲传,我心里甚是感激,所以,也想为学院的发展出一些力气。”

    “种子营是学院的新鲜血液,是学院的未来,所以我才将茶叶拿了出来,在种子营售卖,但是,种子营的学员,家境底蕴可不是人人都那么丰厚,有很多学员都是平民出身,囊中羞涩,我是诚心想要帮助他们,这种时候,我又怎么会将茶叶定一个高的价格呢?如果我将这茶定价过高,那只有家底丰厚的部分学员能买得起了,所以,我才将茶定了个两银币的低价,好让所有学员都有能力买的起。”

    伍拾看了夜南山一眼,说道:“好你个夜南山,果然善辩,既然你这么想帮助同学,那何不干脆直接送茶?”

    “误会啊团长。”夜南山忙道,“团长有所不知,送和卖,完全是两个概念,种子营的学员,天赋都颇高,很多人心气也很高,自尊心甚重,直接送的话,他们心里未免会心生间隙,觉得有失尊严,还欠下人情,我并不图他们的人情,所以,这才没有免费送啊。”

    “呵。”伍拾笑了,“照你这么说,你还真是考虑的周到啊,连学员的自尊心都考虑到了。”

    夜南山也微微笑了笑,拱手道:“为学院出力,理应考虑周全一下。”

    “哼!”伍拾突然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任你巧舌如簧,有百般缘由,也开脱不了你大规模行骗,违反校规的罪行!你最好乖乖自己认罪,念你是峰主亲传,还能从轻处理,要是一直这般强辩,不知悔改,那就等着被开除学籍吧!”

    夜南山傻眼,玛德,你要是这种态度,那你早说啊,省的刚刚费这么多口水和你逼逼叨!异界人真难交流。

    正当夜南山想再开口说话自辩时,门外有一护校团学员急匆匆的跑进来了。

    “团长,慕容峰主闯上山来了!”

    夜南山一愣。

    第三十九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夜南山一愣。

    伍拾也是微微一怔,“闯上来的?”

    “对,强闯上来的,我们拦不住,马上就到了。”

    学员说话间,已经能够听到慕容剑羽在外头的嚷嚷声了:“伍拾,给我滚粗来!”

    伍拾顿时脸上一黑,左右还这么多学员呢,慕容剑羽这般不客气人让他滚出去,着实让伍拾脸上无光。

    “跟我出去看看。”

    伍拾对着左右说着,自顾走了出去,一干护校团的成员也跟着他一同出门,夜南山也跟了出来。

    一出门,夜南山就看见慕容剑羽手上拎着平时比划的拿根树杈,一脸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外,身前还两个挡着她的护校团成员。

    “慕容,兴冲冲的,干什么呢?”

    慕容剑羽看了看伍拾,又看了看后边的夜南山,说道:“你抓了我的人,还问我干什么?我倒是想问问你想干什么?”

    伍拾:“原来是因为这小子,来,慕容,我们进去慢慢说。”

    “进去说什么?”慕容剑羽说道,“没什么好说的,马上给我放人!”

    “放人?”伍拾微微一怔,说实话伍拾对慕容剑羽兴冲冲的上门来让他放人有些意外。

    因为其实伍拾要办了夜南山,甚至是想借这个机会直接把夜南山给开除了,是想帮慕容剑羽来着。

    当日夜南山被发现是绝脉,但天枢学院又不能直接开除他,又都不想要这人,最后踢皮球一般踢到了慕容剑羽的剑锋,伍拾想着,慕容剑羽肯定也不会喜欢这么一个天生绝脉的弟子,所以,这回夜南山一出事,伍拾立马说太好了,正好借此可以把夜南山给开除了,慕容剑羽也能摆脱夜南山了。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慕容剑羽会这般兴冲冲的上门兴师问罪。

    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问过她就抓了夜南山,伤了她的面子?想想,伍拾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了,但是,自己明明是想帮她来着,怎么非但不讨好,还这般被兴师问罪呢?

    委屈!

    有误会就解除误会好了,伍拾想着,慕容剑羽是不明白自己的苦心,才会闹这么一出,所以,当即就给慕容剑羽传音了。

    “慕容,误会了啊,哥哥抓了这夜南山,是为了你好啊。”伍拾传音给慕容剑羽说道。

    慕容剑羽听到传音,当即一瞪眼:“传什么音?什么话还见不得人吗?”

    伍拾登时一愣。

    慕容剑羽又补充道:“抓了我的人还为我好?别说废话,本姑娘不想听你掰扯,赶紧给我放人!否则,我平了你这护校团!”

    夜南山看着慕容剑羽,满眼的不可思议。

    卧槽!今天这不靠谱的便宜师傅,霸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