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慕容无赖】
    夜南山到剑锋的时候,已经蛮晚了,今天他已经是提早出门了,但是上山的路着实难走,夜南山现在的体能,和普通人无异,从天枢学院山门到剑锋,着实有些吃力。

    不过慕容剑羽对夜南山迟到没有说什么,撇了他一眼就,就继续坐在一个树桩上拿着根树枝瞎比划。

    夜南山走了过去,问道:“师傅姐姐,你在做什么?”

    慕容剑羽:“练剑。”

    “......”

    夜南山无语,练剑?有这么练剑的吗?拿着根树枝瞎比划也就算了,你练剑是不是得有个练剑的态度,最起码,你能不能站起来,然后把手里的大酒壶放下再说?

    夜南山似乎知道为什么剑锋这么破败的原因了。

    “诺。”慕容剑羽随时抛给夜南山一个袋子。

    夜南山接过后,感觉沉甸甸的,打开一看,一袋子都是金币。

    慕容剑羽:“学院给你的,今早送我这了,你小子还真够可以,我还是第一次见着来天枢学院上学还能领钱的,啧啧。”

    夜南山笑了笑,找了个木桩坐下,然后开始清点金币,数了数,总共200金币,按一天五十金币来算,这是四天的配额。

    “这是一周的,以后每一周都会把钱给你送过来。”慕容剑羽说道。

    一周?夜南山愣了愣,一周不应该是350金币吗?

    古掌教给少了?

    夜南山觉得古掌教既然答应了他,应该不会在这么点钱上计较,那么......

    夜南山看向了在一旁‘练剑’的慕容剑羽。

    慕容剑羽:“看我干嘛?”

    夜南山:“钱少了。”

    慕容剑羽:“钱少了关我什么事?”

    夜南山:“少了两百金币。”

    “瞎说,明明是一百五...呃,我什么都不知道。”慕容剑羽狡辩道。

    “呵呵。”夜南山嗤笑一声。

    慕容剑羽微微有些脸红,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冲着夜南山喊道:“你在这剑锋上,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我还得罩着你,还得教你学本事,一周收你150金币怎么了?过分吗?”

    什么?还不是一锤子买卖?听慕容剑羽这意思,以后每周她都得抽个150金币?

    不答应!绝对不答应!钱就是命!

    “过分!”夜南山当即说道,“把钱还给我!”

    “哼!小气鬼!不还!”慕容剑羽说道,“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我还罩着你,教你学本事,一周就收那么一点点钱,你居然就说过分!别人想有这机会还没有呢!”

    夜南山:“吃喝住我自理,我不用你罩着,也不用你教我本事,你把钱还给我!”

    慕容剑羽瞪了他一眼,说道:“吃住你自理没问题,不用我罩着正好,本姑娘还懒得管你,但是你在我剑锋上,我不教你谁教你?到时候半个学年下来,你还是一只废物,丢的不是你的脸,是我剑锋的脸!你想学也得学,不想学也得学!这钱,就当是你学费了!”

    “不学!把钱还给我!”夜南山坚持道。

    “不还,必须学!这是学费!”慕容剑羽说道。

    夜南山:“我是绝脉,学不了!你也教不了,把钱还给我!”

    “绝脉怎了?”慕容剑羽冷哼道,“不就是绝脉嘛,他们教不了,是因为他们废,他们教不了不代表我也教不了!”

    第三十二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绝脉怎了?”慕容剑羽冷哼道,“不就是绝脉嘛,他们教不了,是因为他们废,他们教不了不代表我也教不了!”

    夜南山:“别的峰人都不要学费!”

    慕容剑羽:“剑锋我说了算,我说要就要!在剑锋我就是规矩!”

    夜南山:“你无赖!”

    慕容剑羽:“哼!管你怎么说,反正一周150金币的学费,不想交也得交!除非你打打过我!”

    “无赖!”夜南山气极,一点对这坑他的便宜师傅尊敬之心都没了,“你就是个无赖,干脆改名叫慕容无赖吧!”

    “你说什么?你才是慕容无赖,不是,夜无赖!夜南瓜!大笨南瓜!哼!”

    “你为师不尊!”

    “你为徒不孝!”

    “慕容无赖!”

    “夜笨南瓜!”

    “无赖!”

    “南瓜!”

    一时间,原本有些冷清的剑锋,变得有些热闹起来,一男一女,一师一徒,隔空斗嘴,吵的个不亦乐乎。

    最终,这场战争,以平局告终,谁也没奈何得了谁,不过,夜南山的钱,到底还是没能要回来,今后每周的150金币也岌岌可危,

    没办法,慕容剑羽着实无赖,打又打不过,还能怎么办呢?

    想想,好气哦!

    灌了一肚子水润了快冒烟的喉咙,夜南山看着慕容剑羽说道:“那你说,你怎么教我,你说过啊,我是绝脉,别人教不了,你教的了,到时候你要是教不了,就把钱还给我!”

    “哼!我会教不了?就怕你这只笨南瓜太笨学不会!”说着,慕容剑羽从储物袋里摸出了一本册子甩给夜南山。

    夜南山接过后,问道:“这是什么?”

    慕容剑羽说道:“天枢学院校规,今天的课程,给我一条不落的背下来。”

    夜南山:“背这个有什么用?”

    慕容剑羽撇了他一眼,说道:“天枢学院重规矩,懂规矩,才能在天枢学院混下去,最关键的是,懂法才能避法,你只有十分了解这些规矩,才能在日后行事中规避它,就比如说,天枢学院校规里有一条,不允许无端酗酒,违者严惩,但是你看...”慕容剑羽说着晃了晃就没离开她手上的酒壶,说道,“本姑娘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为什么?”

    “为什么?”夜南山也问。

    慕容剑羽:“我告诉他们,我修行的功法需要酒气相助,所以,我喝酒,那叫喝酒吗?不,不,我这是叫修行!你看,我修行多勤奋.”

    慕容剑羽哈哈一笑,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夜南山微微一怔,暗道,好有道理,牛比啊,喝酒是修行?这也行?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知法才能更好犯法?

    好嘛,难怪地球上那些高智商犯罪都精通法律,因为人家懂,才能去钻空子,不然愣头青只能一头撞上去。

    慕容剑羽:“把规矩学精了,就算你不去钻什么空子,起码能够防止你被人用规矩玩死,这天枢学院,可不是所有人都是安分守己的绵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只南瓜一样没什么心眼。”

    这是夸咱呢,还是骂咱呢?好吧,权当她是在夸吧。

    没啥说的,夜南山确实觉得慕容剑羽说的有道理,学好规矩,才能利用规矩。

    剑锋第一课,学校规,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