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师傅姐姐】
    虽然还是听不太懂,但是一句大师风范,慕容剑羽感觉夜南山是在夸自己,得意极了。

    “乖徒弟,会说话,姐姐喜欢!”慕容剑羽高兴道,“以后姐姐罩着你!这天枢学院没人敢欺负你!”

    夜南山:“谢谢师傅。”

    “客气!”慕容剑羽顿了顿,侧了侧头,说道,“还是第一次有人管我叫师傅,感觉怪怪的......”

    想了想,慕容剑羽说道:“不行,不能叫师傅,回头都把我给叫老了!改,换个称呼!”

    “呃...”夜南山说道:“不叫师傅那叫什么?”

    慕容剑羽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就叫我超级无敌纵横天下剑意无双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唯我独尊天枢学院剑锋峰主剑羽大人!”

    夜南山一头黑线,便宜师傅你认真的吗?还剑羽大人,不然精简一点,干脆叫剑人吧!顺口!

    “这名字酷不酷!”慕容剑羽朝着夜南山挑眉问道。

    “酷,非常酷!”夜南山感觉今天的良心都快昧干净了,“只是...”

    慕容剑羽:“只是什么?”

    夜南山看了她一眼:“称呼这么长,你是在为难我吗?”

    慕容剑羽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乖徒弟,我发现你越来越对姐姐的胃口了。”顿了顿,慕容剑羽拍了拍夜南山的肩膀,说道,“既然这样,那你自己想,想叫我什么就叫什么,反正不能直接叫我师傅,会把我叫老了,姐姐我还年轻呢,你直接叫我名字都成,我剑锋没那么多规矩,在我剑锋,只有一个规矩。”

    “什么规矩?”夜南山问道。

    慕容剑羽:“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夜南山无语,那还不如有规矩呢。

    想了想,夜南山说道:“那我叫你师傅姐姐?”

    慕容剑羽一直以姐姐自称,夜南山也顺杆往上爬了。

    “师傅姐姐?”慕容剑羽也想了想,点头道,“行!就叫师傅姐姐。”

    好嘛,又是师傅又是姐姐的,这辈分是理不清了。

    突然,慕容剑羽又想到些什么,看向夜南山,问道:“乖徒弟,你叫什么来着?”

    呵,合着你老人家还不知道我叫啥呢?好吧,好像确实是刚认识,也没自我介绍过哈?

    夜南山:“我叫夜南山。”

    “好的,南瓜,走,咱们建房子去!”慕容剑羽说道。

    夜南山:“是南山,不是南瓜。”

    慕容剑羽:“我知道,南瓜。”

    “是南山!不是南瓜。”

    慕容剑羽撇了夜南山一眼,说道:“我就爱叫你南瓜,怎么,师傅赐你个爱称,你还敢嫌弃不成?”

    “......”夜南山有些无语,硬着头皮道,“确实嫌弃。”

    虽然接触时间尚短,还不到一个上午呢,但夜南山也大致清楚了一些自己这个便宜师傅的个性,这就是一只长得漂亮,但神经极度大条的乐天派妹子,这样的人最好相处,起码言语上不用太过顾忌,所以,夜南山同她说话,也敢随意一些。

    慕容剑羽轻声哼了一声,说道:“嫌弃也没用!我就这么叫,你又打不过我。”

    第二十九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慕容剑羽轻声哼了一声,说道:“嫌弃也没用!我就这么叫,你又打不过我。”

    这理由,夜南山表示服,得,南瓜就南瓜吧,地球上名字被叫做蔬菜的也不少,还不少出名的,比如什么西红柿,土豆啥的。

    给夜南山搭个房子,夜南山可不敢由着慕容剑羽乱搭一通。

    慕容剑羽倒也还讲理,夜南山说他住的房子,要用他自己的风格,并且表示抽象派这种风格只适合慕容剑羽这种大师后,慕容剑羽放弃了给他搭个抽象派风格的房子的冲动。

    慕容剑羽也没架子,帮着夜南山,按着夜南山的方法,夜南山让她怎么搭她就怎么搭,一点都不计较作为徒弟的夜南山对她指手画脚的。

    搭个房子这种事,如果是让夜南山自己动手,就算请上三两帮手,要搭个房子出来也得一两天时间。

    但身为源士的慕容剑羽搭房子,脸盆粗细的重木,她就像是拿根小棍一般轻松写意,上下房顶都不用梯子的,扛着木材,一蹦就上去了,敲铆钉一锤子钉子就全没入木材中了,这么搭房子,速度不快才怪呢。

    摸约两个多小时,夜南山规划,慕容剑羽主要承建的一栋木屋建好了。

    一室一厅,还带厨房。

    慕容剑羽此时正站在两处房子前面,一会儿看看夜南山的木屋,一会儿看看自己的木屋,表情有些怪异。

    刚刚让慕容剑羽尤为得意建好的抽象派屋子,这个时候,慕容剑羽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

    没有对比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一栋平平正正,看着就养眼的木屋就在旁边,再看那抽象派屋子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乞丐住的一般。

    “看!有只兔子!”慕容剑羽突然指着一边大声说道。

    夜南山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啥也没看到,然后就听到背后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扭头一看,慕容剑羽的屋子又塌了......

    慕容剑羽故作惊讶道:“哎呀!又塌了!可惜了我的艺术品!南瓜,我们再搭一个吧!”

    “呵呵。”夜南山看了她一眼,“慕容大师还要再搭一个抽象派的艺术品吗?”

    慕容剑羽哈哈一笑:“低调,低调,那样的艺术品怎么能随便示之于人?这次我们搭个写实派!就按你那个来!”顿了顿,慕容剑羽似乎觉得理由还不够充分,又补充道:“身为大师,要会集百家之长,偶尔也得换个风格,换种口味。”

    夜南山也懒得拆穿她,谁不知道刚刚转身的时候,就是你自己把那屋子给弄塌了啊?解释那么多干啥?想要好房子直说嘛,你说就给你搭嘛,你不说咱怎么知道呢?

    于是乎,又忙活了两个多小时,还是夜南山指挥,慕容剑羽行动,再次搭出了一栋平整结实的木屋。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下午了,夜南山今天这一天尽忙活着搭房子了,中午都没吃呢,着实有些饿了。

    夜南山:“师傅姐姐,是不是该去吃点东西了?”

    慕容剑羽:“啊,对,你等着,我去隔壁药峰偷...不是,拿只彩尾鸡回来,给你接风!”

    夜南山愣了愣,偷?话说,这便宜的美女师傅,还真是奇葩啊。

    “话说,天枢学院不是包餐食的吗?”

    慕容剑羽撇了夜南山一眼,说道:“这剑锋算上你就我们两个人,哪还有人专门给我们做饭?”

    “......”夜南山无言以对。

    天枢学院,除了剑锋,其他不管是哪一峰,都有不少人口,所以,都专门设有饭堂,有专人做饭,但是剑锋,在夜南山到来之前,就慕容剑羽一个光杆司令,峰上别说饭堂了,就是慕容剑羽身为峰主的住处,都是一栋随时能倒的抽象派木屋......

    夜南山实在有些想不通,声望天枢学院的高层,一峰之主,慕容剑羽是怎么混到这种境地的?

    想想,夜南山有些同情自己这个便宜师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