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奇葩的便宜师傅】
    夜南山着实对这自己未来的师傅有些汗颜。

    乖徒弟随姐姐回家...这,辈分到底怎么论?

    就这么着,夜南山莫名其妙的被归为剑锋,被这美女峰主给带走了。

    师傅是个绝顶大美女,夜南山还是很高兴的,别的不说,平时看着也养眼嘛,如果这个师傅,能再稍微正常一些就更好了。

    出了大殿,慕容剑羽看着前方,有些俏皮的皱眉噘嘴,“唔,回去好远呐。”说着,慕容剑羽看向夜南山,“你会飞吗?”

    飞?这个夜南山肯定不会,摇了摇头,夜南山表示不会。

    慕容剑羽一瞪眼:“要你何用!飞都不会!”

    夜南山有些无语,我要是都修行到会飞了,还要你教个啥?

    “看来只能跑回去了。”慕容剑羽失望的道。

    “???”

    夜南山一怔,听这意思,你也不会飞?

    夜南山试探着问道:“您也不会飞?”

    “废话!”慕容剑羽说道:“我要是会飞,我还问你干嘛?”

    “......”

    卧槽,好有道理,无言以对,关键是,你自己都不会飞,那你刚刚训斥我的时候,为什么能那么理直气壮!!!

    “只能跑回去了唉。”慕容剑羽说着,看向夜南山,突然俏皮的一笑,“乖徒弟,你跑的快不快,要不要姐姐抱你跑呀。”

    夜南山一怔,微微有些失神,虽然和慕容剑羽已经算是师徒关系,但是,慕容剑羽到底是个大美女,这么一个一个大美女说要抱自己,让夜南山有些心神摇曳。

    不过,想想自己一个大男人,被个女人,虽然是个大美女抱着,总有点羞耻啊...

    于是,秉着尊师重道,明德知礼的美德,夜南山拒绝了这个诱惑,“不用了吧...”

    “回剑锋的路可远了,你自己走得走到什么时候去,还是姐姐抱你吧,姐姐跑的可快了。”慕容剑羽笑看着夜南山调笑道。

    夜南山:“这...好吧。”

    夜南山表示:自己绝对是因为山路遥远自己走不快才答应慕容剑羽的,肯定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想被她抱着才答应的,肯定不是!

    “走起!”慕容剑羽说道。

    夜南山只感觉突然衣领被人揪住,然后双脚离地,随后腹部一痛,然后就处于高速移动中了。

    “我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夜南山被慕容剑羽抗在肩上,手舞足蹈。

    话说,这女人对抱这个字是不是有些理解错误?这是抱么?这是抗!

    好吧,抗就抗吧,但是能不能温柔一些!夜南山感觉早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好在坚持住了,夜南山一直强忍着胃部不适,被慕容剑羽抗到了剑锋上。

    “这就是我们剑锋了,乖徒弟,咱们剑锋气不气派!”

    夜南山看着眼睛剑锋上唯一的一栋简陋小木屋,点头道:“气派,当真气派!”

    天枢学院具体什么情况,夜南山还不太了解,但是昨天逛了逛,今天程老师带着他去主峰的时候,一路上夜南山也是看过其他山峰的景象的,人哪一处山峰上不是有着颇为恢宏的建筑群?

    第二十八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枢学院具体什么情况,夜南山还不太了解,但是昨天逛了逛,今天程老师带着他去主峰的时候,一路上夜南山也是看过其他山峰的景象的,人哪一处山峰上不是有着颇为恢宏的建筑群?

    可再看这剑锋,诺大的山顶平台上,就孤零零的立着一栋小木屋,而且,看起来还摇摇欲坠的样子......

    夜南山不禁心想,这剑锋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能穷酸成这个样子。

    “哈哈哈!”慕容剑羽哈哈一笑,抬起酒壶灌了一口酒,拍了拍夜南山的肩膀,“有眼光!这处屋子,可是姐姐我亲手一梁一木搭出来的,别看样子不太好看,什么大风大雨它没经历过,就是屹立不倒!厉害...”

    慕容剑羽想说厉害吧,但是,吧字还没出口,只听“咔嚓”一声,前方的木屋塌了......

    “我靠!又塌了。”慕容剑羽一头黑线。

    夜南山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说又?”

    慕容剑羽头上的黑线更多了,冷着声说道:“你话少一些,能多活些日子。”

    “......”

    “重新搭吧,这次一定要结实一些!”慕容剑羽咬牙说着,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堆铆钉,锤子之类的工具,看来,没少面对这种情况。

    “你,来帮忙。”慕容剑羽冲着夜南山说道。

    没什么好说的了,夜南山到剑锋的第一个任务,帮师傅搭房子。

    重新把房子搭起来的过程中,夜南山再次见到了自己这个便宜师傅的奇葩之处。

    这女人完全不懂什么叫建筑结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搭才能更稳固,随心所欲,拎到哪根木材就用哪根木材,夜南山给她大下手的时候,见她这样,忍不住一直提意见,可反倒被她嫌弃了。

    “你个连根木头都扛不动弱不拉几的家伙懂什么?在搭房子这种事上,本姑娘有着丰富的经验!”

    好吧,夜南山也懒得说了,由着她自己折腾去了。

    不过,看她这么胡搞,夜南山着实看着难受,明明是一根没什么承受力的不过手臂粗的木材,她非要用来当柱子,原因是因为她觉得这根木材好看......

    窗户的框架都不留出来的,一股脑全都先搭起来了,然后拎出一把剑批出一个洞就算是窗户了......

    那房梁和屋顶固定的更是让夜南山无力吐槽......

    “难怪会塌。”夜南山嘀咕道,这么搭房子,不塌才怪了!

    忙活了大半个上午,慕容剑羽的新房子重新搭出来了,嗯,和之前的风格近似,歪歪扭扭的,‘很气派’!

    慕容剑羽在将房子成功搭起来没塌的时候,颇为得意,志得意满的向夜南山炫耀,“看,乖徒弟,姐姐我厉不厉害!瞧瞧,咱这屋子,多结实,多气派!”

    夜南山还能说啥,只能昧着良心说是。

    “对了,你还没住的地方呢。”慕容剑羽突然说道,“正好,姐姐今天运气好,居然一次就把房子搭出来了,趁着运气好,我给你也把住的房子搭出来!就搭在姐姐豪宅边上!”

    夜南山一怔,心道,你这是搭房子搭出成就感了啊?

    “不用,不用。”夜南山摆手拒绝道,你搭的房子,那能住么?住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房子一塌就把自己给砸死了!

    慕容剑羽一板脸:“徒弟,你是看不起你姐姐我的手艺?”

    话说,你这辈分到底怎么论的,什么时候能掰扯正来?又是徒弟,又是姐姐的,全都乱套了。

    “呃...”夜南山想了想,“我属于写实派,你抽象派的风格不适合我。”

    “什么玩意?”慕容剑羽不解的问道,“什么是抽象派?”

    夜南山扭头看了看她搭的那栋东歪西扭的房子,感慨道:“你这就是抽象派的风格,而且,抽象的很有艺术系,有大师风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