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交个朋友吧】
    古掌教以及段老师程老师,对夜南山再次拒绝,都分感意外,尤其是古掌教,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之后,古掌教和段老师程老师三人,对夜南山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劝道,好坏歹话都说尽了,但是夜南山就是咬死不去。

    可古掌教等人,面对夜南山的拒绝,虽然也无奈,但丝毫不放弃,最后,夜南山也被逼的没办法,使出了缓兵之计,说是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再决定。

    古掌教等人没辙,也只能先暂且这样,让夜南山先考虑几天,没办法,夜南山不去,他们也总不能把人强绑了去不是?

    晚上收摊回了家,夜南山准备做饭,一切开锅,看见锅里早上他温着的饭菜还原原本本在锅里。

    不知道为什么,夜南山没由来的心里有些来气。

    居然还不吃,生气了?哼!咱被你一剑斩了一天命,咱都没计较,你居然还生气不吃饭,好心当成驴肝肺!

    夜南山愤愤然,“爱吃不吃!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你不吃,咱还不想做给你吃呢!

    于是,夜南山晚上只烧了一个人的饭菜,但是,一不小心又做多了一些,吃不完……

    是的,一不小心,夜南山表示,肯定是一不小心!

    本着不能浪费,勤俭节约的美德,夜南山还是去喊了梧桐,权当是喂小猫小狗吧。

    喊梧桐吃饭的时候,梧桐还是一言不发,不过,夜南山叫她吃饭的时候,她也是一声不吭的就跟出来了,然后一言不发的吃饭。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饭,一句话都不说的,气氛着实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夜南山主动挑起了话题。

    “早上没吃?”夜南山问道。

    梧桐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嗯了一声。

    “中午也没吃?”夜南山再问道。

    “嗯。”梧桐还是轻轻应了一声。

    夜南山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你自己不会做吗?不会做的话可以出去买呀,一整天不吃饭怎么行?”

    梧桐淡淡的说道:“不吃。”

    夜南山:“不吃不会饿吗?”

    梧桐:“不饿。”

    夜南山:“一整天不吃还不饿?你该不会是要减肥吧?”

    减肥?梧桐有些疑惑的看了夜南山一眼。

    “你可不用减肥。”夜南山上下打量着梧桐说道,“你这身材这么好,不用减肥。”

    梧桐见夜南山眼神这般在自己身上游走打量,不知道怎地,感觉有些羞愤,带着些温怒瞪了夜南山一眼。

    夜南山眼神一缩,不再说话了,这女人脾气不太好,还是不招惹了。

    让夜南山颇为意外的是,梧桐在吃好之后,居然破天荒的和夜南山说了一句,“我吃好了,谢谢。”

    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却是让这夜南山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容易啊,这女人终于懂礼貌了,看来,昨天自己发了一次飙,让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这就是传说中的吃硬不吃软?夜南山盘算着,要不要什么时候再来一次,不过仔细想了想,他还是打消了这个作死的念头,万一真把那女人惹急了,又给他来一剑,那就不好玩了。

    晚上。

    夜南山做好茶叶蛋,还不太困,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抬头看着天上五个颜色不一的月亮。

    这个世界的月亮,嗯...也不知道是不是月亮,很是奇特,白天也挂在天上,晚上还挂着天上。

    “都说见月思故乡,可是都看不到那样的月亮了啊。”夜南山有些惆怅。

    来到异世界,已经好几天了,今天晚上,夜南山莫名的有些想家,虽然他在地球上,基本是了无牵挂的,但是,看着天上和地球完全不一样的五个月亮,还是忍不住想念呐。

    “也许是因为漂泊”

    “我温了一壶乡愁”

    第二十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温了一壶乡愁”

    “将往事喝个够”

    “有些失落”

    “......”

    夜南山抬头看着天上的五轮彩月,浅唱低吟,这首歌,是地球上,华仔的《一壶乡愁》。

    梧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里出来了,也许是因为听到夜南山唱歌。

    夜南山似乎没有发现梧桐,依旧抬头望天,用有些低沉的声音唱着。

    “也许是因为寂寞”

    “那杯苦涩的乡愁”

    “叫我难以入喉”

    “什么过错”

    “......”

    梧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夜南山对面的石凳上坐下了,也抬头看着月亮,不声不响,侧耳听着夜南山唱歌。

    一曲唱完,夜南山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坐在对面的梧桐,“你会想家吗?”

    梧桐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家...也许吧。”

    夜南山看了看梧桐,想了想,然后问道,“你讨厌我?”

    梧桐撇了夜南山一眼,说道,“讨厌。”

    夜南山想了想,又问道,“讨厌我还是讨厌他?”

    梧桐没有说话。

    夜南山:“我不是他,我觉得我也没那么惹人讨厌,不如就当我们刚认识吧,重新介绍一下,我叫夜南山,今年二十二。”

    “噗哧。”梧桐突然笑出声。

    夜南山一愣,不知道梧桐为啥突然发笑,另外,她笑起来,真的好美,比天上的五轮彩月还美。

    梧桐确实是被夜南山逗笑的,因为夜南山说他今年二十二,一条龙和她说今年二十二,在她听来,确实很好笑,就和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卖萌的说宝宝今年五岁是一样的效果。

    “你还二十二,那我今年也二十二。”梧桐笑着说道。

    夜南山此时感觉有些怪怪的,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梧桐笑的样子,哦,之前的嗤笑和冷笑不算,她笑这一下,直让夜南山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

    定了定神,夜南山说道,“不,不,你最多十八。”

    “噗哧。”梧桐又被逗笑了一声,看了夜南山一眼,然后说道,“你说的对,你不是他,你和他不一样。”

    “当然了,我就是我,不是别的什么人。”夜南山耸耸肩,“他和你有恩怨,但是,我和你其实并没有,所以,以后我们好好相处,交个朋友吧。”

    梧桐又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笑起来真美。”夜南山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之前就很想说出来的话。

    梧桐一怔,撇了夜南山一眼,然后起身就往屋子那边走。

    “怎么就走了啊?”夜南山喊道,“你还没说交不交朋友呢。”

    梧桐头也没回,“不交。”

    夜南山,“为什么?”

    梧桐,“因为你也让人讨厌,尤其是你那张脸,和他一模一样。”

    这就让夜南山很无奈了,讨厌这张脸,这要是放在地球,夜南山倒是有办法,大不了去韩国走一趟嘛,但是,这是在异世界,也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整容行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