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开业大吉卖鸡蛋】
    回到家时,太阳差不多已经落山了,家里很安静,没有一点声响,正屋那女人也不知道在不在,反正屋门闭着,也看不到个究竟。

    夜南山只是往那边看了一眼,也没敢贸然去看看,那女人颇凶,夜南山觉得,还是稳妥点,没混熟之前,少招惹她为妙。

    今天逛了大半天,夜南山也有些乏了,进屋就躺在床上挺尸了。

    看着房梁,夜南山目光却没有焦点,思绪万千。

    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这种事,对他来说,到底还是太离奇,虽然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即便是从小就独立坚强的夜南山,还是感觉到深深的不安和迷茫。

    要命的是,他的生命余额只剩几天,能不能赚够钱续命,还是另一回事了。

    今后,何去何从?

    想的有些心烦意乱,夜南山晃了晃脑袋,揉了揉太阳穴,从床上坐了起来,咬牙道,“不想了,管特娘的呢,能活一天是一天!好歹哥也是穿越大军的一员,不能丢穿越大军的脸,得拿出点气魄来,撸起袖子就是干!”

    说着,夜南山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咦,她没吃饭来着吧,去给她做碗面?”

    好吧,这就是你作为穿越大军一员的气魄。

    夜南山今天下午吃得撑着了,现在都还是饱的,晚上是不打算吃了,但忽然想到,那女人在家的话,大概还没吃饭吧?

    想了想,夜南山出了屋子,往正屋看了看,然后踱步进了厨房。

    厨房里也只剩下点面了,别的也做不了,还是只能做面了。

    忙活了一阵,不消多久,一碗素面出锅了,哦,不算是素面了,夜南山还加了个荷包蛋。

    端着一晚面,夜南山走去了正屋,敲了敲门。

    “你还没吃饭吧,我做了点面。”夜南山端着一碗面看着还是一如既往冷清,站在屋门口一言不发冷眼看着他的那女人。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夜南山,伸手端了过来,什么都没说,就想要把门给掩起来。

    “等等。”夜南山突然喊了一声。

    “还有事?”那女人冷眼看着夜南山。

    夜南山,“那个...谢谢你今天借给我钱。”

    那女人淡淡的开口道,“面钱。”说罢,就作势要把门关上。

    夜南山又连忙道,“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一直不知道你名字...不太好...称呼...”

    那女人关门的动作,并没有因为夜南山在说话而停下,夜南山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以至于他站在门外,声音越来越无力。

    撇撇嘴,心里暗道一声异界的女人真没礼貌后,夜南山准备转身回房,这时,只听屋里传来那女人的清脆的声音,“梧桐,我叫梧桐。”

    夜南山一怔,然后笑着冲屋里说道,“梧桐,好,我记住了。”

    那女人,不,梧桐不再说话了,夜南山在门口站了两秒,随即转身回屋。

    不知道为啥,梧桐把名字告诉了夜南山,让他这会儿心情美滋滋的,就连意外穿越,以及花钱买命这些导致他忧郁不爽的心情也顿时一扫而空了。

    话说那梧桐在屋里吃着面,吃着吃着,突然顿了顿,自语了一声,“呵,堂堂龙族少主。”紧接着梧桐又看了看眼前的这碗面,又自语道,“还真是换了个人...有意思。”

    ……

    晚上,夜南山折腾到挺晚才睡。

    第十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晚上,夜南山折腾到挺晚才睡。

    试了试系统首充送的茶叶,别说,这茶叶真不赖,色青而味甘,微香而小苦,甘醇爽口,夜南山不会喝茶,也不会品差,分不太清楚好赖,但一喝这茶,也觉得这茶上好。

    晚上主要还是弄茶叶蛋,做茶叶蛋夜南山倒是勉强会些,原来在地球,福伯在世的时候,也做过几次给他吃,他看过几次,倒是也大致记得做法。

    茶叶蛋要入味需要时间,所以,夜南山明天一早要卖的话,今天晚上就得先做好,将茶叶蛋闷在锅里入味。

    做完这些,已经很晚了,夜南山在休息前去院子里打了水洗簌了一番,洗了个脸,洗了个脚,还用木棍卷着稻草蘸了点盐巴刷了个牙。

    要么说夜南山不想穿越呢,别的不说,生活上就不方便嘛,洗簌起来都这么麻烦,夜南山这会儿也寻思着,明天去杂货店看看有没有牙刷牙膏之类的东西卖,不然,要是每天这么刷牙,他表示受不了。

    稻草硬就不说了,这盐巴刷牙,真的是齁的慌。

    刷完牙洗完脸,洗漱完毕后,夜南山也就休息了,在休息前,顺便鄙视了一下正屋那女人,“长这么漂亮,都不注意个人卫生的吗?晚上都不洗簌的。”

    要是被梧桐听到这话,说不定又得拔剑杀他了。

    次日。

    夜南山起了个早。

    从今天开始,他要开始赚钱大计了。

    夜南山将昨晚做好的香喷喷的茶叶蛋起锅,装到了小锅里,捣鼓了一下自己干营生的物件,通通都收进了金色空间里,然后,做了两碗面条,嗯,还是面条,除了面条,家里也没啥能吃的了。

    扒了一碗面下肚,出门前,夜南山朝着正屋喊了一声,“我出去了,面在锅里,一会儿你趁热吃。”

    梧桐已经醒了,之前夜南山在厨房的时候就看到她出了屋子,只不过瞅见夜南山后,立马又回去了。

    夜南山没走太远,就准备在紧邻着住宅区的街道上卖。

    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胡同,夜南山将桌子炉灶锅碗瓢盆这些全都拿了出来,然后一样一样的往外搬。

    夜南山对这个世界还知之甚少,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充满未知和危险,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夜南山还是懂的,要是就在大街上从系统空间里把这些物件拿出来,吓不吓人且不说,说不定就被人惦记上了。

    一切就绪。

    开业大吉。

    夜老板老神在在的站在自己桌子炉子搭起来的简易小摊后面,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等着顾客上门。

    其实他这个时候,应该学着旁边卖冰糖葫芦的大哥一样吆喝几声的,但夜南山现在还不好意思拉下这个脸。

    终于,等了一会儿,有行人闻着茶叶蛋的香味过来了。

    “哟,这鸡蛋挺香啊,来两个。”

    “好嘞!承慧,两银币。”

    “哦,两铜是吧,给你。”

    “不是,大哥,是两银币。”

    “两银币?你脑子有病吧?不要了!”

    “怎么又不要了呢,大哥,你再考虑考虑,我这茶叶蛋好吃。”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