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教赚钱吗?】
    夜南山转念一想,自己和她掰扯这些干啥,于是岔开话题道,“干脆直接叫名字吧,你还是先和我说说道源的事吧。”

    李萱萱嗯了一声,说道,“所谓道源,就是武道之源的意思,在荣耀大陆,人人都可以觉醒道源,道源觉醒了就能够修行了,我们把觉醒了道源修行的人称为源士或者修士,不过,道源觉醒并不容易,普通人家只能靠天赋和运气,能觉醒道源的只有极少数,万中无一,一些世家,倒是有些觉醒道源的秘法,还有些可以通过药物刺激进行觉醒,不过,用药物刺激,花费可不少。”

    “根据每个人体质血脉不同,觉醒后获得的道源特性也不同,主要有金、木、水、火、土、风、雷、冰、体、兽、器,十一大主要特性,然后还有很多偏门别类的特性,不过,那些只有极少数人觉醒了,那些属性,有些很厉害,但也很多是鸡肋,还不如普通的无特性呢。”

    夜南山认真听着,努力的消化着李萱萱所说的信息。

    “还有无特性呢?”夜南山问道。

    李萱萱,“当然啦,你以为每个人道源都能有特性呀,很多人都是没有的,事实上,按照比例来讲,差不多三个觉醒道源的人里,只有一个人道源带有特性。”

    夜南山,“应该带有特性比较好吧?”

    李萱萱点头,“嗯,道源如果带有特性的话就相当于是多了一项特长。”

    夜南山点头表示理解,问道,“对了,你之前说的,主修什么的,修武,修术还有一个什么学文,是什么意思?”

    李萱萱,“这个很简单啦,觉醒了道源,就要修行嘛,但是修行的方式不同,有的选择修己身也就是修武,也有人喜欢术法,选择修术。”

    夜南山大致明白了,这差不多就是战士和法师的区别吧。

    “不能同时修吗?”

    “也可以啦。”李萱萱说道,“但是一个人精力有限,修行方式不一样,而且,源力有限,同时修行的话,很不利境界提升呢。”

    夜南山点点头,然后问道,“那学文是什么?”

    “这个啊,修文其实我也不太懂,修文是我们星辉帝国特有的一种修行方式,由方师开创,方师以文入道,不修武,不修术,修行文气,文气可杀敌,可御身,很是厉害。”

    夜南山又问,“方师是什么人?”

    “这个你都不知道?”李萱萱惊讶道,“好吧,看来你还真是大山里出来的,方师名讳我也不知道,他是我们星辉帝国的骄傲!当朝国师,我们星辉帝国唯一一位显圣境的强者!”

    夜南山,“境界怎么划分的?”

    李萱萱,“境界以品级划分,九至一品,一品之上,就是宗师境,再往上是天人境,然后是显圣境,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李萱萱说了这么多,夜南山对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已经有了一个相对直观的了解了。

    朝着李萱萱供拱手,夜南山道,“多谢小姐姐相告。”

    李萱萱摆摆手,“小哥哥不用客气,咦...还挺顺口。”

    夜南山笑了笑,“对了,那个什么天枢学院能和我说说吗?”

    李萱萱点头,“我们星辉帝国有七大学院,天枢学院就在星辉城,我就是天枢学院的学生呢,今年上三年级。”

    夜南山微微一愣,“原来你觉醒了道源啊,真厉害,你们学院都教什么呢?”

    李萱萱,“学院什么都教。”

    夜南山沉吟了两秒,“教赚钱吗?”

    第七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夜南山沉吟了两秒,“教赚钱吗?”

    对夜南山来说,什么源士修士,什么道源觉醒,都不如赚钱来的重要啊,没办法,钱可是他的命。

    “???”

    李萱萱一下没跟上夜南山的思维跨度,想了想,“这个...大概...不教吧。”

    “哦。”夜南山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

    李萱萱,“你如果要是想修行的话,这两天可以去进行入学测试呀,正好这几天是学院收学员的日子,只要道源觉醒了,或者天赋达标,有觉醒的潜质,都可以入学,所以这段时间星辉城人很多呢,都是来参加入学测试的,错过了可就又要等一年了。”

    夜南山摇头,“不教赚钱,不去。”

    “......”李萱萱,“你很缺钱吗?”

    夜南山点头,“缺,特别缺。”

    李萱萱看了夜南山一眼,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别看得太重了,你刚出山可能不知道,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实力才是一切,有机会的话,提高自身才是正途。”

    夜南山点头,“嗯,你说的有道理。”

    李萱萱见状,一喜,感觉自己劝了一个见钱眼开的不良人回头,颇有成就感,“那你去试试入学测试吧,我觉得你天赋肯定不差!说不定就过了呢。”

    夜南山摇头,“不了,我还是想想怎么赚钱吧。”

    “你!”李萱萱登时感觉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还是要钱,还是要钱的话,你刚刚说啥你说的有道理?这就是传说中的,我知道我错了,但我就是不改么?

    夜南山看着李萱萱有点生气的样子,解释道,“唉,不是我不想去,我也很想修行啊,但是没办法,我得赚钱,钱就是我的命啊。”

    他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李萱萱更气了。

    “朽木不可雕!白瞎长那么好看!庸俗!”

    正当此时,门口进来一男一女,站在门口看了几眼,那男的站在门口招呼,“萱萱,萱萱。”

    李萱萱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气鼓鼓的看着夜南山,还将碗往前一推,“不吃了!走了!”

    说罢,便起身去和同伴会合。

    夜南山无语,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就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也不例外,不就是咱要赚钱吗?也没招她惹她啊,她生哪门子的气?

    不过,刚刚李萱萱说夜南山长得好看,夜南山还是很受用的。

    “萱萱,怎么气嘟嘟的?谁惹你生气啦?”那男的说着往夜南山这看了一眼,“是不是他,我帮你教训他!”

    “走啦!”李萱萱扒了他一下,“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惹是生非。”

    一男一女被李萱萱拉着往外走,那男的回头还瞪了夜南山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