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 自寻晦气(二)
    林渊眉头一皱。

    就在这时,旁边宴会中,一道声音听到了声音,目光穿过百丈望来,转瞬落在林渊身上,尤其是林渊脚下的小白鲸身上,一丝讶色闪烁。

    “这位师弟既然已经来了,也算是有福之人,正好我家师兄今日修成一道上乘道法,设宴与诸同门共参玄妙,师弟也可进来,一观玄妙!”

    那是一位长目黑袍的年轻道人,目光望着林渊,上下打量,带着一股审视之意。

    闻言,林渊微微一笑。

    “只怕是我进去了之后,你家师兄的宴会恐怕开不下去了?”

    林渊刻意将声音稍微提高了一部分,只见那宫阙莲池之畔,一道道气机顿时将目光望来,显然已经成功引起了宴会宾客的严处一的注意。

    “你是前来找茬的?”这长目黑袍的道人瞬间目光眯了起来,一股冷冽中,散发着寒意的气机在他目光出现。

    林渊面无表情,这一缕气机落在他的身上,如同春风拂面,这一幕令得长目道人目光微微色变。

    他虽然进入玄真洞府门下为管家,但也是元灵洞天中的内门弟子。

    一身修为在内门中,也不算下乘,眼前之人竟视之为无物。

    林渊神色抬起头,目光淡淡看了一眼这位黑袍弟子,开口道。“那倒不是,我乃元灵洞天新入门的内门弟子,玄真洞府已经被洞天指给我为落脚之地,因此前来与严师兄完成交接!”

    此言,黑袍青年道人已经是立时色变,身前一缕锋利绝伦的寒芒若有若无出现。

    那是一道一柄飞剑。

    而且看起来非是普通品相的飞剑。

    恰在此时,那莲池之畔,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既然这位师弟既然是前来与本座交接玄真洞府,那么就进来一观吧!”

    “想来师弟应该不会不近人情,这宴会还尚未开完,便要将本座从这玄真洞府里给赶出来!”

    这道声音磁性而不失温和,但任谁都听的出来,其中含着一丝冰冷森寒之意。

    听着这道身影,黑袍青年道人登时强行按捺下心头的杀机,目光冷漠的望着林渊,冷冷一笑转身进入莲池。

    林渊轻轻一笑,转瞬跟着青年步入莲池之中。

    对方显然不愿意轻易交出洞府,这请他进去自然是宴无好宴,不过他既然要从这坐地虎手中收回这座洞府,自然是不能不进去。

    免得留人诟病,让人说他不懂礼数。

    林渊从外面便是知道那严姓弟子极会享受,修建了许多宫阙,到了内里才知里面广大。

    一座座巨大的宫阙屹立,这些宫阙似乎建立在水上,巨大的宫阙似乎是建立在水上,围绕着中央巨大的白玉莲池而成,假山,石桥,鱼池,亭台楼阁无数。

    林渊看的暗自摇头,虽说修道之人未必一定要出世,但这般奢华铺张,哪里是座清修的洞府,这里比之皇宫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在那莲花池旁,早已经有人十数位年轻男女在此,还请了一些蚌女鱼妖在莲池之畔翩翩起舞,云雾缭绕。

    林渊兀自进入莲池,便是能够敏锐的感知到,莲池旁边一座座楼阁亭台中有目光望向他。

    林渊一眼便是看到了莲池上首,一位丰神俊秀的年轻道人与十数位灵气秀佳的男女正在在欣赏着蚌女的歌舞,一个个不时小声谈论着,却是将林渊给晾在了旁边。

    林渊心中倒是不在乎,似他这般上门讨要洞府的人,本就是属于不受欢迎的一种,能够顺利接手洞府,受点冷落也不算什么。

    当即找了位置,目光目光望向莲池之畔翩翩起舞的一些灵妖。

    之前路过一座座仙州之际,林渊便是见过许多异类,承渊仙派看起来比较开明,不仅仅接受了一部分异类的投效,宗门还有不少异类拜入内门。

    蚌女鱼类并不罕见,还有不少公然在元灵洞天之下各大仙州行走。

    许多洞天福地中有势力的内门弟子,真传弟子都会蓄养一些,充充门面,许多蚌女也乐得为此服务,从这些大势力的弟子门人中获得一些好处,运气更好一些,能够爬到一些内门弟子的床上,当上洞府的女主人,那边是有朝一日衣锦还香,也是有着一份尊荣和体面。

    眼前的蚌女女妖一个个体内法力气息纯净,歌舞之时气机隐隐联为一体,既是赏心悦目,又是隐隐露出丝丝能够直透心神的玄妙,最为难得的是各个品貌俱佳,显然是为人所调教过了。

    “这位师弟看起来对我这洞中蚌女颇为感兴趣,若是喜欢,本座可以做主,送你两位!”

    第065章 自寻晦气(二)-->>(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位师弟看起来对我这洞中蚌女颇为感兴趣,若是喜欢,本座可以做主,送你两位!”

    就在此时,林渊耳畔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林渊面无表情,看也不看,直接摆摆手道。

    “严师兄的好意,林渊心领了,不过这等蚌女女妖,还是留给尊下自己享受!”

    那十数位气质华贵的青年男女已经目光望来,几人都是严处一在内门中的好友,各自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自然而然,对于突然找上门来的林渊,有着几分同仇敌忾之心。

    只是听着林渊自报家门,众人目光望向其中一位宫装少女,那红衣宫装少女身材娇小,很是有几分姿色,柳眉微微一蹙,当即问道。

    “林渊,这位林师弟,你也是出生于壁西林氏?本姑娘好像没有在咱们壁西林氏看到过你?”

    其他青年男女,神色之间也有几分慎重,看起来所谓的壁西林氏在宗门势力不小。

    林渊心头,却淡淡摇头。

    红衣宫装少女神色微微沉吟又问道。“那么就是定阳林氏?”

    “在下出身只不过是小门小户!”林渊轻轻摇摇头,闻言,十数位青年男女神色明显更是冷淡了了几分,更是多了几分傲然之色。

    其中一位青年打了个哈哈上前,指着莲池之畔的众多蚌女,笑意盈盈的道。

    “这位师弟可不知,这玄真洞府的蚌女在在众多的仙州之上,都是极其有名,她们每一位都是从各处水府中千挑万选选拔而出,经过专门的女性修行者调教,不但擅长于歌舞,还会极会伺候与人,便是我等平常向严师兄讨好,也不一定有这份面子!”

    “这玄真洞府,以师弟之能耐,恐怕无有福缘拥有,倒是严师兄洪福齐天,才是镇住这般福地!”

    “吴师弟说的哪里话的,吴师弟想要讨要几位蚌女,不用师兄做主,师姐便是可以提严师兄答应下来,只怕吴师弟过的了闻师姐那道坎!”

    其中一位身材,高挑面容清冽的少女目光望来,她身材苗条,五官娇美中带着一丝难言的妩媚。

    她看起来与那严师兄关系非同一般,神色之间极为亲昵。

    她话音落下,十数位青年男女,顿时轻轻一笑,这位吴师弟神色之间也有些尴尬。

    旋即,这位女弟子拿着一双冷冽的眸子扫了一眼林渊,淡淡道。

    “这位师弟,既然我家师兄说要送你,你便是最好收下,收下两位蚌女,一切皆休,否则师弟便是空手而回,宗门中难免有人说闲话,说我家师兄太过吝啬,以势压人!”

    她话语中虽说未说不退还洞府,但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其他十数位青年男女目光在两位指出来的蚌女之上扫了一眼,再望了一眼那女修眼角的冷冽,目光望着林渊神色略为带着一丝淡淡戏谑之色!

    “那当真是只好辜负几位的一番美意!”林渊心中有些哑然失笑,用一两个已经被人玩坏的破鞋换取一座玄真洞府,当真是打的好主意。

    这分明以此侮辱与他!

    枉费他难得的静下心,收敛脾气,还几番出示来历,便是不想被人利用。

    林渊暗自摇摇头道。

    “君不闻,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此言一出,洞府中诸般青年男女脸色有些难看,这不是说他们明里暗里沉迷于女色不可自拔,不成气候!

    不仅仅如此,几位女弟子目光望向林渊,更是有些不善。

    尤其是自诩为玄真洞府女主人的妩媚女修,气的胸口一阵剧烈起伏!

    这洞府中谁不知道她是玄真洞府的女主人,两人关系早定,她这腰间斩的是凡夫是谁,自然是洞府的主人严处一。

    不仅仅是几位女弟子一举被林渊的歪诗给激怒,暗中还有数道得到消息,正在关注着这里的秋水明眸中变得异常恼怒。

    是打定主意,且让林渊先被人教训一顿之后,再行出手,收拾残局!

    那之前被称之为吴师弟的青年神色已经笑容全无,走上前来,目光淡淡的望着林渊,略为叹息道。

    “看来这位师弟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这玄真洞府无理取闹,就是不知道这位师弟手段如何,否则到时候恐怕下场不会太妙!”

    他眼中闪烁着无比凌厉的厉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