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挑战
    这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后,所有眼睛都转向了人群中的某处。

    在几名弟子的簇拥下,一个样貌老成的内门弟子大步走上广场正中。

    此人,正是昨天在授课殿外与楚云端发生冲突的龚邦。

    几位长老心想,果然,新来的亲传弟子,不论怎样都会有人不满啊。

    斩月真人明知故问道:“龚邦,你有什么见解?”

    宗门内各种弟子足足有数千,这些长老自然不能全都认识。不过龚邦在内门弟子中的修为极高,所以在长老眼中并不面生。

    龚邦走到长老面前后,很是恭敬地行礼道:“几位长老,弟子冒昧地说一句,这修仙路上,灵力啊、修为啊,终究只是表面。最根本的还是道法、实力,可是,楚……师兄自称筑基不过半个月,这点时间内,又能修炼出什么成就?纵然灵力再怎么庞大,若是使用不好,也未必有用。”

    虽说龚邦一大把岁数了,很不愿意叫这一声楚师兄,但在长老面前,还是得按照规矩来。

    斩月真人点了点头,也知道弟子们的心思,所以懒得拐弯抹角,说道:“要不然,你和楚云端比试一场,倘若他的表现令人信服,不就好了?”

    龚邦大喜,赶忙答应道:“既然九长老都这么说了,弟子定然愿意与楚师兄切磋一二,但就怕楚师兄不同意啊。”

    斩月真人转身问道:“楚云端,你也愿意?”

    “只要他不怕死伤,我乐意奉陪。”楚云端的脸上有些不喜。

    “既然如此……”

    斩月真人正要安排比试,楚云端又打断道:“九长老,等一下。弟子有一事要说。现在有一个人要来挑战我,等会儿肯定还有。假若这么一个个比试下去,实在是浪费时间。弟子有个请求,从这场开始,总共只接受三场挑战,这样可好?”

    斩月真人没有拒绝,当即答应下来,然后高声对广场的弟子道:“每次有人直接成为亲传弟子的时候,这种比试都是在所难免的。今天,长老们也不会拒绝。不过,楚云端只是一个人,若是被你们无穷无尽的挑战,铁人也吃不消,所以我决定,最多只许有三人挑战,只限修炼不足百年的内门、外门弟子。具体是哪三人,你们自行考虑。”

    这个决定,并没有引起抗议。

    对于那些想灭杀楚云端气焰的人来说,三场已经足够。

    紧接着,广场中央的闲杂人等都快速散去,很快腾出一个十分宽敞的擂台。

    对修仙者而言,所谓的切磋比试,更适合说成是斗法。

    不过,像楚云端和龚邦这种普通的筑基之人,所会的法术有限,两人的争斗的确不太配得上斗法之名。

    龚邦和楚云端迎面而立。

    楚云端倒是并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就是很随意地站在那里,等待比试开始。

    而龚邦则是脸『色』肃然,已经默默在体内运转灵力,打算在开始之后第一时间就丢一堆法术过去。

    他先前并不知道楚云端乃是筑基中期的高手,所以昨天就盼着削削楚云端的锐气。可现在,经过测试,他才知道楚云端的真正底细。

    但这不足为患,无非是让他重视一点对手而已。

    作为飞鹤宗最老的一批内门弟子,他的修为同样是筑基中期。只是因为他修行了数十年才有这点成就,所以肯定是永远没机会踏上九峰的。

    然而数十年的经验,令他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只是对付一个新人,就算对手灵力再庞大,他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准备好了吧,那么,比试开始!”斩月真人一声令下。

    随后,龚邦气势大盛,双手快速掐了几个指诀,同时一股股令人眼花缭『乱』的淡蓝『色』法力,若隐若现。

    在比试开始的一瞬间,龚邦发现对手并没有立即出招,似乎是反应慢了一步。

    就这一步,让他窃喜,同时快速使出自己的拿手法术。

    “震空风刃!”

    在他手印刚结束的时候,擂台上就无端生出一阵烈风。

    风声呼啸,好似化作漫天的飞刃,尽数轰向楚云端。

    正当他这一招法术施展出来的时候,楚云端却才刚刚抬手。

    一掌推出!

    出掌之时,三名长老全都眼冒精光:年纪轻轻,对灵力的转换、对法力的控制居然如此精妙而迅速。

    龚邦以为楚云端是反应慢了,长老可不会这么傻。

    灵力在气海之中,从气海出来到经脉、再到变成法力施展,达到各种法术的效果,这其间并不能一蹴而就。

    然而楚云端的表现,在筑基期修仙者中,绝对是极快的。

    一掌推出之时,龚邦忽然觉得眼中所见变得模糊起来。一只平淡无奇的手掌,仿佛在剧烈震颤一样。

    龚邦的视线中,那只手掌急速放大,顷刻间就变得比一个人还要大。

    巨大的手掌势不可挡,猛然拍向龚邦。

    龚邦双目圆睁,下一刻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倒退,嘴里还狂飙出一大口鲜血。

    扑通!

    最后,龚邦重重砸到后方围观的一群内门弟子身上。

    他意识仍在,可是身体好像散了架一样。刚才那一掌,太过迅猛,让他一时还没有体会清楚是怎么出现的。

    只有身上的剧痛说明着,他已经败了。

    败得毫不拖泥带水,完全不给观众多看的机会……

    “方才那一掌……”龚邦怔怔失神,刚一开口,嘴里又吐出一口血。

    几名好心搀扶着他的内门弟子,同样又惊又奇地盯着楚云端。

    他们是旁观者,所以将那一掌看得很清楚。

    他们就看到楚云端抬手一推,然后掌心上光芒绽放,一个巨大的手掌虚影,陡然出现,摧枯拉朽地将龚邦拍得半死。

    这种程度的法术,居然是一个筑基之人使出来的?

    楚云端依旧站在擂台中央,他望了望龚邦、又望了望自己的手掌,反而暗暗摇头,十分不满意地道:“筑基中期的修为,果真还是太低了,这一掌,居然只能发挥出如此可怜的威力。”

    声音虽不响亮,奈何广场十分安静,所以龚邦当时就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