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切豆腐
    楚弘望已经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听到这两个字了。

    尽管,楚云端并不是直接叫一声:爹,儿子替你去迎战。

    但,仅是楚云端话里的意思,都让楚弘望激动万分。

    其实楚云端自己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就是自然而然地就说出来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许自己早已认同了这个父亲。

    等到楚云端消失在城楼上后,楚弘望才回过神来,脸『色』恢复了镇定。

    他将目光转向外面的敌军,默道:“只希望他别受伤了吧。”

    “放心吧,楚将军。”东方明月很是认真地道,“你恐怕还没见过楚大哥厉害的时候呢。”

    说这话时,东方明月想到的就是楚云端筑基时候的场景。

    连苏妍那样神秘的女人都对楚云端赞叹有加,难道楚云端会败给一个青蛛军的首领?

    …………

    楚云端连同刘壮带来的几千铁骨军,很快骑上战马,出了城去。

    宋杰等人还停在城门外,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宋将军,你先回去休整一下。陛下让我们来换你们。”刘壮说道。

    “刘将军、楚兄弟,难道是要迎战巩玮?”宋杰问道。

    楚云端点了点头,没再多言,单人策马而出。

    宋杰『摸』不着头绪,只能按照皇帝的吩咐回程,换成刘壮等人留在这里接应、助阵。

    楚云端刚离开城门十几步,巩玮就看到他了。

    “好小子,是你出来的么,那才最好。”巩玮的脸上出现嗜血的笑容。

    他身后的几千青蛛军,纷纷从背后取下弓箭,好像要对楚云端放箭一样。

    巩玮发现部下的举动后,顿时呵斥道:“你们脑子抽了吗?拿弓箭作甚?”

    部下回道:“先前放冷箭的不就是那个小子吗?属下要以牙还牙,替老大出气啊。”

    不料,巩玮破口骂道:“国家花了这么多资源培养你们,你们能不能长点脑子?距离这么远,你们能『射』的到?蠢货,人家放冷箭能『射』到马,你以为你们也能『射』到吗?”

    “呃……”众人被骂得一愣一愣的,接着才醒悟过来。

    可不是吗,刚才巩玮和宋杰战斗的地方在两军之间的正中。

    楚云端当时那一箭不过『射』出了二、三里多,可现在他们距离楚云端有四五里,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更何况,就算换成二里的距离,他们的箭也伤不到人。

    巩玮骂人的同时,已经驾马而出。

    楚云端下来迎战,这可是巩玮求之不得的。

    巩玮是个好战之人、更是个记仇之人。能亲手杀死楚云端,才最能令他满足。

    飞啸城外,两军之间的空旷之地,楚云端和巩玮骑在马上,火速靠近。

    巩玮的手上,狼牙棒虎虎生威。

    而楚云端的手上,只是一柄不起眼的剑。

    这把剑,还是从皇帝身边的一位护卫身上抽走的。

    楚云端自己到现在都没有趁手的兵器,他的『性』子有些极端,没有合适的兵器,身上宁可不带兵器。

    于是乎,临战之前就只好随便借一把剑用用了。

    即便如此,对付巩玮也是绰绰有余的!

    得得得——

    马蹄急速践踏着干燥而坚硬的地面,区区数里的距离,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

    两匹健壮的战马,只差几步就要碰到一起。

    巩玮的狼牙棒已经对准了楚云端的脑袋,上面不断波动的灵力,给狼牙棒更添了几分力量与速度。

    江泰国大军中的几名隐藏高手,都十分赞赏地点了点头,小声道:“能将凝气之道发挥到这种程度,委实是不错。”

    他们的心情彻底放松了。

    看来,除了之前为了快速攻飞啸关的时候需要他们出手,之后就只要看看戏了。

    正当战马接近的时候,楚云端的剑终于动了。

    一柄看似普通的佩剑,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划出一道弧线,斩向巩玮的狼牙棒。

    “不自量力。”巩玮心中本能地嗤笑。

    下一刹,楚云端的剑就和巩玮的狼牙棒猛然激撞在一起。

    霎时间,狼牙棒上发出一阵灵光。

    接着,这狼牙棒好像变成了豆腐一样,竟是被楚云端的剑直接削成两截!

    两匹战马,也是在此时停了下来。

    地上,一大团黑『色』的半截狼牙棒十分扎眼。

    双方阵前的军兵都惊掉了下巴。

    什么情况?狼牙棒被毁了?岂止是被毁,居然是被切断了?那到底是什么剑?这么厉害?!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巩玮。

    哪怕是狼牙棒被震掉、震碎,他都能勉强理解。可事实却是,狼牙棒像豆腐一样被切。

    见鬼了吧!

    江泰国大军中的几名筑基高手,刚才还面带笑意,现在却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楚云端。

    “那一剑,有点古怪啊……”

    “该不会、那个小子和我们是一样的人吧?”

    “又不像,不太可能是。假若真的是修仙者,法力不外泄,怎么可能将那样的狼牙棒斩断?”

    一时间,这六个人心里都犯起了嘀咕。

    他们觉得楚云端的那一剑很像是修仙者才能使出的,可是那个年轻人并没有泄漏出半点法力……

    从楚云端出战,再到巩玮兵器被毁,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罢了,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楚云端并没有停手。

    他的剑在斩断狼牙棒的同时,就顺势做出一个海底捞月的姿势,从下往上一挑。

    这一挑,光是看起来的威力都远不如前面一招。

    即便如此,这一挑也足够让巩玮喝一壶的了。

    巩玮第一时间看到半截狼牙棒后心中一惊,还没来及做出应对就发觉一股寒意袭来。

    接着,剑芒闪过。

    唰——

    太快了。

    巩玮的心中只是闪过这个念头,然后身子的一侧就传来钻心的疼痛。

    “啊!”

    巩玮吃痛大叫一声,发疯一样地将半截狼牙棒扔向楚云端,接着猛然调转马头,头也不回地朝着军营中狂奔。

    他的身体左侧,瞬间被鲜血染红,惨不忍睹。

    一条尚带余温的手臂,孤零零地落在地上。不,连同被切断的狼牙棒落地。

    方才楚云端那一挑,从下至上,将巩玮的身子的一侧彻底重创。

    甚至由于巩玮吃惊的那一下,连手臂都被削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