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风暴将至
    传言无数男人因为媚宗的女人而着『迷』,或是荒废修为、或是死在媚宗女人的裙下……

    用臭名昭着来形容这样一个宗门,并不为过。

    不论媚宗的名声如何,楚云端对这个宗门却没有太多偏见,媚宗怎么样,与他何干?人也好、妖也罢,对与错都无关紧要,反正跟楚云端没有半『毛』钱关系。

    只不过现在,楚云端却机缘巧合地认识了一个媚宗的天之娇女,而且和她之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他前世没有跟任何一个宗门扯上关系,今世第一个有点关系的,却是一个只有女人的媚宗。

    “这个媚宗,看样子和传言中很不相同啊。”楚云端心中默默感慨,对媚宗不免多了几分好奇。

    起码苏妍并不像传言中那样。极致妩媚是真,但绝不是无恶不作的妖女。

    …………

    第二天,封云国的国都内,充满严肃的气氛。

    大街小巷间,不少百姓都在小声议论着什么,叹息不断。

    楚弘望在寻常百姓的心中,乃是一员猛将,也是封云国边疆的一道铜墙铁壁。

    仿佛只要这个男人存在,就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以突破封云国的北疆防线。

    然而今天,却是楚弘望被斩首示众的日子。

    战场的巨大过失,加上勾结外贼的叛国之罪名,纵然是这样的功臣,也不可能获得宽恕。

    午时三刻的刑场上,监斩官一声令下,刽子手手起刀落。

    随着“楚弘望”人头落地,国都内酝酿已久的两股风暴,随时将要爆发。

    一股源于东方皇帝,另一股则是源于广亲王……

    “楚弘望”人头落地之后,没过多久,东方皇帝就宣称,明天将会亲自带领数十万精兵,支援北疆,同时安抚军心。

    这个决定一宣布出来,满朝官员,还有无数百姓,全都高呼陛下英明。

    北疆损失一个楚弘望,军心必定大为受损。

    而东方皇帝在这个时候御驾亲征,对军心的稳定无疑有着巨大的帮助。

    尽管,最近两国联姻在即,但只要联姻未成,双方的军队都不会轻易撤离边疆。

    …………

    当天下午,广亲王府来了个客人。

    这个客人,正是韦业。

    当东方皇帝宣布要御驾亲征的时候,韦业就考虑了很多。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韦业和东方广坐在王府的一间密室内,二人的脸『色』都十分郑重。

    “这次老皇帝临时决定御驾亲征,我们之前的计划,要稍微改改了。”

    “没错,先前还打算徐徐图之,但这次他带领国中的精锐军队前往北疆,内部必然空虚,这个机会实在是太好了。”

    “看来,大业完成的日子要提前了啊……”

    “事成之后,王爷就等着将这万里江山收入囊中吧,哈哈。”

    …………

    这两个阴谋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很快就将之后的计划详细制定好。

    原本,如果东方皇帝不去北疆,他们还需要谋划、布置许多。

    可现在,东方皇帝一走,封云国核心的兵力会减少很多。这个时候,如果广亲王在内部举事,必然更容易得手。

    当然,想仅靠内部的行动就去瓦解东方皇帝的江山,显然是不现实的。

    毕竟,封云国的军事、政治大权都分得十分细致,一般的皇族成员,虽然地位高,却并没有太多实权,更不可能调动军队。

    这也是东方皇帝治国的艺术。

    虽说广亲王谋划大事已久,但手头能动用的兵力其实不多,他藏着掖着这么多年,在各处培养心腹,能短时间内掌握十万兵力就顶天了。

    这十万兵力若是想攻破皇城、拿下国都,必须要出其不意。

    这一点,东方广和韦业都十分自信。他们相信,自己这边一旦行动,必定能出其不意,攻破皇城。

    但攻破皇城并没有用,因为一旦东方皇帝发兵镇压,最多半天,攻入皇城的叛军就会被直接剿灭。

    不过眼下,却有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因为东方皇帝将会前往北疆。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东方皇帝知道了内变,一时也照顾不到,这是其一。

    其二,在韦业和广亲王的计划中,东方皇帝将会永远留在北疆。

    一旦东方皇帝死在北疆,赵瑞同时放江泰国百万雄狮入关,而国都内的广亲王只要占领住皇城,安心等着就好了。

    如此一来,大事可成,而且损失极小。

    广亲王和韦业详详细细地商讨之后,忍住心中的激动,如同潜伏在暗处的毒蛇,等待东方皇帝离开国都……

    虽然昨天广亲王的宝贝儿子被人家废了命根子,以后连个子嗣都不能有了,但只要他能当上皇帝——哪怕是江泰国的傀儡皇帝,也比现在的亲王要快活。

    到时候,再重新生几个小王爷,不、重新生几个皇子、太子,那还不容易?

    …………

    只不过,广亲王永远未曾想过,让北疆瓦解的关键人物——楚弘望,此时却早已经被秘密送到了皇宫。

    楚弘望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

    在天牢里待了几天,到了快要掉脑袋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出来了,而且还在皇宫内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楚弘望被罗义悄悄带到御林军的驻地,楚云端早已等候多时。

    “老楚,怎么样,在天牢里的感觉如何?”楚云端主动问道,语气中颇为轻松。

    之前楚弘望还精神紧绷着,此时看到楚云端居然穿着御林军的衣服,不免一头雾水。

    “云端,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弘望狐疑道。

    罗义哈哈大笑:“楚将军还不知道呢,老夫为你解释一二……”

    于是乎,罗义口沫横飞地说了起来。

    楚弘望听着听着,双目中越发充满神采。

    “怪不得,我临上刑场之前被换了……”

    “想不到,陛下如此信任我楚家……”

    “我的儿子,终于能够顶天立地了……”

    楚弘望得知事情始末激动至极,竟是落下两行热泪。

    他终于可以不用死了,并非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他可以重回北疆战场,亲手为无辜牺牲的兄弟们报仇!

    赵瑞『奸』贼不死,不足以令将士们安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