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为君者的器量
    罗义和楚云端离开客栈的时候,夜已临近结束。

    楚云端先前调侃了几句罗义,但去皇宫这一路,却十分迅速,并没有再为难罗义。

    他知道,皇帝既然召见自己,那么老楚的『性』命已经无虞。

    至于广亲王的更多阴谋,那是皇帝自己该头疼的事了。

    当然,楚云端也不介意帮一点忙。

    封云国当今的皇帝,东方英武,人如其名,算得上是贤明之君,百姓对其由衷尊敬。

    所以,楚云端对这个未曾见过的皇帝陛下,还是有些好感的。

    …………

    罗义带着楚云端,一路畅通无阻,轻松进入皇宫。

    皇宫内戒备森严,罗义却并未受阻,他带着楚云端在偌大的皇宫内一阵穿梭,最后在一座清幽淡雅的宫殿边停下。

    楚云端这一路走来,见到不少恢宏大气的宫殿,而眼前的这座宫殿,反而被花园簇拥,并不算高大,显得十分秀气。

    “这里老皇帝,倒是挺有情调的。”楚云端暗暗咂舌。

    罗义立马瞪了他一眼:“休要胡言『乱』语,陛下就在寝宫内,恭敬一点,别像外面一样吊儿郎当的。”

    “想不到,你这怪老头还有尊敬的人啊?”楚云端笑了笑。

    “当今陛下,乃是千载难逢的明君,老头我怎能不尊敬?”罗义难得『露』出郑重的语气。

    见到罗义这般表现,楚云端对东方皇帝的好奇心,又重了不少。

    “进去吧。”楚云端说完,两人并肩进入寝宫内。

    在寝宫外面,楚云端见到不少护卫。等到进去之后,里面却连一个多余的人都没有。

    只有两个宫女,一个老太监。

    此时东方皇帝正单手撑着下巴,盘腿坐于案几旁。

    两个宫女都离得远远的,老太监也是在远处恭敬地候着。

    东方皇帝眼下眉头紧锁,也没有叫人过来伺候,只是自顾自地在思索着什么。

    楚云端一眼看到这位皇帝陛下,反而并没有觉得让人无法接近。

    只是皇帝此刻看起来十分疲倦,脸『色』也不是太好。

    不过他那硬挺的剑眉、宽厚到的肩膀,令他多了几分锐气。纵然年过半百,纵然身乏体倦,精神却丝毫没有颓势。

    “陛下,人带来了。”罗义态度恭敬,声音很轻。

    东方皇帝这才抬起头来,淡淡看了一眼来者。

    这份淡然,在楚云端看来,并不是装出来的。

    这是唯有久居至尊上位的人,才拥有的淡然。即便东方皇帝得知了广亲王的一些阴谋,这么大的事,也不足以让他慌张。

    楚云端就这样毫不躲闪,与东方皇帝四目相对。

    二人的心中,都产生一丝惊讶。

    东方皇帝惊讶的是,这年轻人在朕的面前,竟如此从容不迫、不卑不亢。就算是朝廷的那些栋梁之臣,见到皇帝的时候,都十分谦卑恭敬。可这个年轻人,看朕的时候却好像就是在看待普通人一样。

    楚云端惊讶的是,这老皇帝虽然没有半点修为,却能令他这个筑基境界的修仙者都感受到一股压力。

    仿佛在东方皇帝出现的地方,就自然会形成一种气场——无关乎修为实力,而是只有九五之尊、只有掌控江山的帝王,才能带来的压迫力。

    两人相视一眼,心中各有所思。

    罗义忽然发觉势头不太对,暗中扯了扯楚云端的衣角,压低声音道:“傻啊,还不快跪下。”

    楚云端纹丝不动。

    东方皇帝依旧坐在案几旁边,没有说什么。

    罗义心中大慌,心想这小子不会一来就把陛下给惹怒了吧?

    他连忙使劲拽了拽楚云端,不断使着眼『色』,让楚云端去拜见皇帝。

    可是楚云端完全没有下跪的意思。

    他两世为人,如此大礼,只对前世的师傅行过,就连今世的父亲,都没有受到过。

    要让他给一个人间帝王下跪,显然是不可能的。

    罗义差点都要将楚云端按到地上了,但他根本不敢。

    且不说他并不能按得住,就算能按住,楚云端也是被强迫下跪的,注定背上大不敬之罪。

    楚云端依旧淡定地站着,也不说话。

    罗义正要继续催促的时候,东方皇帝却主动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儿不悦之『色』,反而是『露』出一个自然而和煦的笑容。

    “哈哈,不愧是楚将军之子,虎父无犬子啊。”

    东方皇帝十分爽朗地走到楚云端面前,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起来就像是一位仁厚的长者。

    楚云端微微躬身,也是十分客气而恭敬地道:“区区白身之人,不足陛下挂齿。”

    东方皇帝主动拉着楚云端的手臂,道:“贤侄,里面说话。”

    接着,他又给罗义使了个眼『色』,让罗义退下。

    罗义心里满心狐疑,心想陛下对楚小子也太客气了吧?还贤侄?简直是太抬举他了!

    罗义不断犯着嘀咕,也懒得多想,径自到寝宫外面守候。

    东方皇帝拉着楚云端,走到里面的一张茶桌边。

    “贤侄,坐。”东方皇帝道。

    楚云端连忙摆手:“这可使不得。”

    “有何不可?仅凭楚将军一生功劳,贤侄都有资格在朕的身边坐下。”东方皇帝的语气十分果决。

    楚云端这才“受宠若惊”地坐下。

    他刚才那一句使不得,不过是客气一下而已,乃是给皇帝一个面子。

    若是他直接一屁股坐下,今天这场对话,基本上就是完了。

    皇帝给足了面子,楚云端自然把这面子给接下。

    当东方皇帝主动站起来的时候,楚云端才是真正打心眼儿里佩服这个皇帝。

    刚才他见到皇帝而不主动下跪。

    若是换做其他皇帝,必然龙颜不悦。就算不去治楚云端的罪,接下来也不会发生什么和谐的事。

    倘若东方皇帝当时就生气了,两人今天也就没什么话可谈的了。

    可是,今天东方皇帝很明白叫楚云端来的目的。所以,他主动起身,缓解了尴尬的局面。

    一句“不愧是楚将军之子”,恰到好处地避免了双方不快。

    既不**份,又给足了楚云端的面子。

    东方皇帝在看到楚云端那双深邃眼眸的时候,就早已确定,这个年轻人,绝不可能下跪。而且,对方给他的感觉,与皇宫内供奉的几位超级高手,十分想象。

    这一站,站出了明君的睿智与器量。

    所以,楚云端很乐意以“楚将军之子”的身份去和东方皇帝对话,而不是以“筑基期修仙者”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