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韦业的身份
    楚云端虽然明知罗老头身份不俗,但还是故意称他为“马车夫”,就是故意气他。

    这无赖老头一直都不客气,楚云端也是以牙还牙。

    罗老头闻言,又是气得吹胡子瞪眼。无奈他看到司马平的眼『色』后,只好再次作罢。

    楚云端心中发笑,这老头虽然脾气不好,但本『性』其实也不算坏。

    …………

    三人正吵吵闹闹的时候,远处一个文绉绉的男子,快步朝着天牢这边走了过来。

    顿时,楚云端的精神一紧。

    因为这人正是韦业!

    昨天楚云端在韦业的书房外面看了很长时间,对此人的印象颇深。

    只不过,韦业当时仅仅是在偷袭的时候看到楚云端的背影,所以并不认识楚云端。

    韦业款步向天牢,发现附近站着三个闲杂人,他也没有多留意,只是淡淡笑道:“这里是天牢重地,寻常人等不得靠近。”

    韦业说起话来满脸春风,委实像是一个亲民爱民的好官。

    “是是,我们这就走。”楚云端也像个普通的小百姓。

    接着,韦业就从三人身边走过,踏上铁锁吊桥。

    同时楚云端他们也不声不响地走远。

    可是韦业在铁锁吊桥上走了没几步,又突然回头看了一下。

    因为他和刚才那三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发现其中那个最矮小的男人,好像有些眼熟。

    韦业回身一看,双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精光。

    是那个人!

    这一看,韦业没有看出来司马平是谁,反而是发现另一个的背影,与昨晚那个溜进书房的人影,完全吻合。

    就在同时一时刻,楚云端也是感受到一股杀气。

    正在铁锁吊桥上的韦业,暴起而出,化手成爪,势不可挡地朝着楚云端的肩膀抓了过去。

    韦业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巧合,就算是巧合碰到了背影相像之人,他也要好好查查此人。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在韦业突袭过来的同时,楚云端早已有所察觉。他的步伐悄然停下,同时身形反转,也是抬手猛然向下一扯。

    这一扯,如同鹰爪俯冲而下!速度极快,力度也是十足。

    韦业的手掌,就要抓到楚云端的肩膀。他本想将对方拉过来看看脸庞,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回身就是一抓。

    刺啦——

    韦业没有拉住楚云端,胸口却率先被楚云端的一爪扯到。

    当即就是一串刺耳的布料拉扯声音。

    楚云端这一抓,并没有动用全力,只是单纯的快,而且仅仅使用了肉身力量。

    他现在不想被韦业关注,所以表现出这样的手段,也不过是淬体大成的程度。

    只不过,这一抓虽不足以伤到韦业,却致使韦业在猝不及防之下,上身的衣服从肩膀上被扯下一大片。

    韦业脸『色』骤转,也不管楚云端了,立即将衣服拉好。

    后面的动静,自然引起了罗老头的注意。

    罗老头转过身子看了一眼,却看到刚刚走过去的韦业又回来了。

    “韦大人?”罗老头皱了皱眉,表示不解。

    韦业这才留意到罗老头,吃了一惊道:“罗老?你怎么在这里?”

    刚才他急着去天牢内确认楚弘望的状况,没怎么注意别人,而且也压根想不到罗老会在这里。

    这会儿才发现其中一个是罗老,不免觉得意外。

    “没什么事情,路过而已。”罗老头淡淡道。

    韦业拱手客气一笑:“方才韦某走的急,都没和罗老打招呼呢。走了之后才发觉有些面熟,于是又折回来了。”

    “不妨事,如果没什么事情,老夫就先走一步了。”罗老头对韦业一点儿都没有谦卑之『色』。

    这让楚云端更加觉得这老头子有意思。

    韦业一脸从容,好像没有和楚云端发生什么一样,对罗老头笑了笑,重新返回天牢。

    他的心里,很是惊疑不定。

    到底是不是?

    罗老身边的那个年轻人,背影很像昨晚那人,可是实力却差了太多。不过,反应力和速度倒是不错。

    还有,罗老带着的这个人,到底又是谁呢?

    韦业眉头紧锁,终于走进了天牢大门。

    而此时,楚云端三人也离开天牢有一段距离。

    罗老头刚才和韦业讲话的时候,一脸淡漠,可现在却『露』出一些古怪之『色』,小声嘀咕道:“我记得,韦业一开始都已经走到铁锁吊桥上了,怎么我一转身,他就走回来了?”

    司马平接话道:“因为发现了罗叔,回来打招呼的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罗老头『露』出思索之『色』,“从铁锁吊桥到我们三人刚才的位置,距离不短,韦业怎么能一眨眼就回来了?就算是跑,也没那么快。”

    “你这老头倒是挺细心的。”楚云端赞叹一句。

    只不过,他这句赞美,却被罗老头当作了嘲讽。

    “哼,年轻人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罗老头反唇相讥。

    楚云端没有搭理他,而是小声去问司马平道:“司马老弟,有件事我想向你确认一下……我听说在我们的邻国江泰国里,有一个厉害的组织,其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在身上纹了一条青『色』蜘蛛,可有这回事?”

    “是有这么个组织,我记得这组织是叫做什么……青蛛军。这青蛛军,给我们封云国造成了很多麻烦呢。虽然两年前青蛛军的头领死了,但现在依旧十分难缠。”司马平略微想了想,道,“不过楚兄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是楚将军的事情,与青蛛军有什么关联?”

    “没什么,突然想起来而已。”楚云端微微一笑,没再追问。

    他的心里,已经确定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就在刚才他偶然扯下韦业上衣的时候,恰好看见韦业的左肩上存在纹身。

    尽管韦业瞬间将衣服拉好,但楚云端还是看见了那只青『色』蜘蛛。

    不久前楚弘望在天牢中还说,韦业手腕上的伤疤不见了,很可能不是本人。

    现在楚云端又碰巧看见那罕见的纹身,这可绝不会是巧合。

    且不说一个文人出身的官员很少会纹身,就算纹,也不会纹这种奇怪的东西。

    楚云端默默记下此事,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波动。跟着罗老头和司马平,一路离开天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