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小王爷
    天『色』开始发黑,月亮初升,晏怀江边,已经十分热闹。

    楚云端跟随客栈中那几个人的脚步,来到的这一片地方,比刚才的街道上还要热闹。

    宽敞的江面上,漂着大大小小的花船,灯火通明。

    以此处为核心,靠着江岸的地方,还有不少酒楼。

    这些酒楼,都有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朝向江水的一面,都开满窗子。很显然,在这酒楼中吃饭喝酒的客人,都是为了一睹晏怀江的风采。

    至于是看水、还是看船、亦或是看人,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楚云端站在江边张望了几眼,不免将视线落在了最中央的一条花船上。

    这条船,足足有一座小楼那样大,稳稳地浮在水上,一条狭长的吊桥,从船的一端,伸到岸边。

    楚云端不免有些佩服想到这种娱乐方式的人,同样是玩乐之所,弄在水上和弄在地上,显然大有不同。

    单是水上的那种意境,都不是地上能够比拟的。

    不过天『色』已黑,附近的酒楼,还有水上的小船中,都聚集了不少人。

    但唯独最中央的那条大船,却鲜有人至。

    不少平民百姓路过这里,也都只是向往地看了一眼,并没有奢求进去。

    因为那条大船,若非有钱有身份之人,根本是上不去的。

    随着月亮高高挂起,那大船上才传出清扬的琴声。

    琴音入耳,楚云端的眼神一亮:果然是她!

    渐渐地,大船中似乎也变得热闹起来。

    偶尔会有一两个衣冠楚楚的男子,顺着吊桥,悠然地走到船上,然后被人恭敬地迎了进去。

    楚云端得知苏妍就在那条船内,也就没什么兴趣再去欣赏风景了。

    他孤身一人待在国都内,苏妍反而成了唯一的熟人。而且,上次老虚吸干了人家的气海,楚云端心存愧疚。

    …………

    在不少平民的注视中,楚云端直接踏上吊桥,快步走向那条花船。

    不少人见状都『露』出奇怪的神『色』。

    “那个男人是谁家的公子,怎么没见过?”

    “国都里面的富家公子,好像没这号人吧?”

    “这人,怎么会上苏妍姑娘的船呢?”

    刚好,先前在客栈中撞到楚云端的那个人,也看到了楚云端的举动。

    当即,他就嗤笑着摇了摇头:“这哥们,是个外来的人,肯定还不知道那条船不是随便上的。”

    众皆恍然:“怪不得,原来是个初来窄到的新人。”

    “等下子,他被赶回来,就要和我们一块在岸边观看了。若是有幸看到苏妍一眼,估计那小子会一整夜睡不着吧?”

    “哈哈,那是肯定的!”

    …………

    楚云端刚走到吊桥的另一头,就被两个面『色』不善的守卫挡住。

    “来者何人?这条船,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

    两守卫看到楚云端很是面生,也不像什么有钱的主,所以并没有客气。

    楚云端道:“你们两个,怎么办事的?连我楚凡都不认识?快快让开!”

    两名守卫顿时狐疑地对视一眼:楚凡,那是谁?怎么没听说花?哪位大官还是大富豪家的儿子?

    这两人心中拿捏不定,再看到楚云端如此理直气壮,不免客气了一些,问道:“楚凡公子,敢问你是出自国都哪家?”

    “你们真是拖沓!”

    楚云端干咳一声,有些装不下去了,索『性』直接掏出一把银子,塞给两名守卫。

    他知道这船不好上,打算蒙混过关。但既然对方如此询问,只好花钱买路了。

    不过这两名守卫并不买账,他们一看到钱,顿时就脸『色』更加不善:“阁下还请不要闹事,这钱,你还是拿回去吧。今天船上,已经满了。”

    楚云端有些不悦,心中忍不住想要直接闯进去。

    这两个守卫虽然看起来很能打,但楚云端两巴掌就能叫他们进江水中洗洗澡。

    不过他本意并不是来闹事,只是呵呵笑笑,心说,既然如此,我就只好自己进去了。

    他转身欲走,刚好又有一个白净的青年从吊桥上走了过来。

    这青年男子看起来二十岁上下,昂首阔步走来,气场十足。那种久居高位的气质,写在脸上,似乎看到任何人都是不屑。

    他走到花船上后,两名守卫刚才还对楚云端冷言冷语,现在却神态突然转变,比见到了亲爹还要客气恭敬。

    “小人见过小王爷。”二人单漆跪地,头埋得很低。

    青年男子看也没看地上的两人一眼,拉开两人身后的帘子。

    他正要迈步而入,却好像刚刚发现楚云端的存在一样,回身问道:“喂,你们两个看门的,怎么做事的?怎么什么样的人都给过来了?赶紧撵出去,万一是来捣『乱』的,打扰到苏妍姑娘,小王我绝饶不了你们!”

    “是是!”两人连忙点头,额头上已经冒出几丝冷汗。

    接着,青年男子才穿过帘子,满面春光地走了进去。

    楚云端就在旁边,看到两个守卫如此毕恭毕敬,不禁冷笑道:“刚才不是说,船内人满了吗?”

    “你这刁民,还不快滚,没看到小王爷都不高兴了吗!”这两人脸上『露』出怒『色』,呵斥道。

    “小王爷?哪个王爷的儿子?”楚云端故意假装随口问了一句。

    “你找死吗?”其中一名守卫,立马将楚云端的嘴捂上,有些惶恐地道,“还好没被小王爷听到,不然连着我俩也要倒霉。臭小子,快滚!”

    楚云端呵呵一笑,没有和两人计较,转身离开。

    他回到岸边的时候,不少看戏的百姓,都暗暗为楚云端捏了一把汗。

    这家伙,也真是够大胆的。

    楚云端心想这些平民肯定好说话多了,于是问道:“呃……各位为什么用那种看蠢货的眼神看着我呢……”

    哈哈哈。

    话音落下,岸边响起一阵哄笑声。

    “你这个家伙,还是挺风趣的。我们看你也只是一般百姓,劝你别去打那条花船的注意了,万一惹到里面随便一个大人物,你这辈子就完了。”

    “可不是吗,刚才小王爷从你身边路过,我们都替你吓了一跳呢,怕你脑子一热『乱』说话。”

    一部分人好心提醒道。

    楚云端抓住时机,追问道:“说来惭愧,小弟初来乍到,还不知道那小王爷,是哪家王爷的子嗣?”

    “广亲王啊,你这家伙,长点心行不。”当即,有人小声说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