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故友
    此番国都之行,为了方便行事,楚云端只和老楚一起前去,没有多带其他人。

    从楚家庄到国都,并不算太远,横跨半个五河郡,便可到达。

    楚云端父子两人马不停蹄,花了半天的工夫,终于在下午抵达了国都内。

    封云国的国都,与天香城相比,无疑是广阔繁华的多了,只是缺了些灵『性』与优雅。

    楚弘望早就有了算计,所以也是一刻都不耽误,直奔那位故友的府邸。

    他所说的那位故友,在朝中担任参知之务,每日早朝,都是能见到皇帝的。此人姓韦,单名一个业字,韦业为官颇为清廉,早年和楚弘望有些交际。

    楚弘望现在自己想见到皇帝,未免不太现实,而且说不定会引起广亲王的警觉。

    眼下最合理的做法,自然就是以韦业为媒介,参见皇帝。

    国都以皇宫为核心,繁华无比,人流众多。许多当朝大员的府邸,也都在此。

    楚弘望按照记忆中的方向,足足在国都内找了两个时辰,才带着楚云端在一座朴素的大宅子边停下。

    “这里,就是韦大人的府邸,比起其他的官员,这地方算是有些磕碜了。”楚弘望有些怀念地笑了笑。

    楚云端看了看这座只能算是宅子的府邸,心里对这个未曾见面的参知大人,不免多了些敬重。

    能和楚弘望成为故友,而且住所也丝毫不奢侈,起码从表面上看,此人算是个好官。

    “老楚,既然你和韦大人有旧情,你自己去拜会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楚云端道,“我就留在外面好了,若是我也进去,难免又得一番客套,麻烦得很。”

    “你这孩子,果真是不喜欢这些条条束束的,那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去里面长话短说。”楚弘望回道。

    接着,楚云端从怀里取出那封广亲王要交给赵瑞的信件。

    “这封信……”

    楚云端将信递给楚弘望,半途却又收了回来。

    “算了,老楚,这信,还是先放我这吧。毕竟这算是最重要的证据,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你见到韦大人之后,只要说明情况,就算不提此信,他也会设法带你面见皇帝。到时候,再将这封信直接交到皇帝手上,才最为稳妥。”

    楚云端沉思了许久,重新将信件塞回衣服中。

    楚弘望也没有多想什么:“放你那也无所谓,反正韦业一旦上书朝廷,陛下肯定会召见我的。”

    说完,楚弘望快步走向韦业的私宅。楚云端百无聊赖,便是跳到远处的一颗柳树上蹲着,默默等候……

    这么大的一个宅子,外面连一个守门的人都没有。

    楚弘望畅通无阻,很快就消失在了楚云端的视线中。宅子外面没有人,里面肯定是有的。他一进去,迎面就过来了个下人。

    “这里,可是韦大人的府邸?”楚弘望问了一句。

    “正是,敢问阁下是何人?”下人的脸上并没有倨傲之『色』。

    “故友求见,还请通报一声韦大人。”楚弘望也是客气地道。

    “阁下稍等。”下人躬身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不多时,一个略显削瘦的中年男子,就大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男子看似四十出头,身穿一声简洁的长袍,脸上带着和善之『色』,一眼就看到了院中的楚弘望。

    “哎呀,这不是楚将军吗,竟有空来到国都。”韦业朗声道。

    楚弘望只是勉强笑了笑:“韦大人,这个楚将军,还是别叫了……”

    “楚将军,进来说话吧。”韦业叹了一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弘望也不多谦让,随着韦业走进一间客室。

    二人刚一坐定,韦业就主动倒上茶水,笑道:“楚将军,我这宅子虽然鄙陋,不过茶,却是好茶。”

    “多谢。”楚弘望双手接过茶碗,轻轻抿了一口,就开门见山地道,“韦大人,我这次来找你,就不拐弯抹角了,前些天,北疆战事失利,我被判斩首。算起来,再过五天半,就要行刑,这事,想必当朝无人不知了吧。”

    “唉,想不到楚将军一世英名,却毁在一次失利上。”韦业十分惋惜地道。

    楚弘望接着道:“就在昨天,我头上又多了个叛国的罪名,这事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才特意来国都。”

    “楚将军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这罪名,也是在你回乡之后才确定的。大概是北疆的将士,发现了你故意泄密给敌军的事实,才将你罪加一等。”韦业道,“不过陛下也没有再严惩你,只是吩咐人去没收楚家的家产……话说回来,冯钦差应该去过楚家庄了吧?”

    听到冯钦差二字,楚弘望顿时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他就算再怎么正直,也不能说冯大人被他儿子杀了吧?

    于是乎,楚弘望只能硬着头皮撒了个谎:“冯大人?这我倒不知道……可能是还没到天香城吧。”

    “哦?”韦业脸上出现意外之『色』,但也没有深究,只是连连叹息,“不论如何,实在是可惜了楚将军啊……”

    楚弘望的语气变得郑重起来:“韦大人,其实我在北疆的失利,里面是有隐情的。关于这点,我已经查出了一些眉目……”

    韦业十分惊讶,略微失态,连忙追问:“隐情?”

    “没错,此事关系巨大。”楚弘望深深点头,“所以这次就是想拜托你,带我见一次陛下。你也知道,我现在还是戴罪之身……”

    “楚将军要见陛下么……”韦业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陷入了沉默。

    楚弘望始终认为,只要自己提出这种要求,以韦业清廉耿直的『性』格,肯定会帮忙的。

    韦业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然后晃了晃茶杯。

    杯中的茶水,泛着淡淡的热气。

    似乎,他在犹豫什么。

    突然,韦业右手不小心一抖,茶杯啪嚓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一摊碎片。

    “韦大人小心……”楚弘望刚开口,却突然发觉门窗外飞进来几个黑影。

    接着,足足五六个壮汉,全都冲向楚弘望,瞬间将他四肢按死。

    楚弘望本就一身伤势未愈,而且还是突然被几个壮汉突袭,所以就这一眨眼,他就完全被这几人牢牢控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