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去下面赎罪
    天香城的太守府,算是守卫比较严密的地方。不过这种程度的严密,并不足以阻挡楚云端。

    除非同样是凝气境界的高手,才有一点可能在黑暗中发现楚云端。然而,这天香城内的凝气高手,屈指可数。

    而且,太守府的守卫,不少都有些瞌睡。

    所以,楚云端很是轻松地翻墙而入。潜入太守府之后,他就快速将各个卧房检查了一遍。

    最后,也是顺利发现了冯骏的住所。

    冯骏当然想不到,在堂堂太守的府邸里,居然会有外人混进来。

    此时已是深夜,冯骏早就睡得像死猪一样,不断发出响亮的呼噜声音。

    楚云端如同鬼魅一样,不声不响地进入房间,走到冯骏床边。

    “呼呼……”

    冯骏摆着个大字,睡相不雅,呼声不断。

    楚云端看到冯骏的脸,确定没有找错人,接着就直接一拳轰在冯骏的脑袋上。

    顿时,冯骏的呼噜声就停止了。

    他从睡眠状态,变成了昏死状态……

    楚云端轻车熟路地将冯骏装进麻袋,然后关好房门,身形在外面几个闪烁之后,就沿着外墙头翻了出去。

    太守府大门外刚好路过两个巡逻的护卫,懒洋洋地抬起了头。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

    “哪有什么东西,你看错了吧。”

    “不对,没错,好像就是一个什么黑影从墙头上闪了过去。”

    “八成是发春的猫吧,赶紧的,回去睡觉了,换班……”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嘟囔几声,便没有多想什么。

    …………

    冯骏半夜睡得正香,却『迷』『迷』糊糊地觉得自己被人砸了一拳。然后,他又睡下了。

    过了好一会儿,『迷』糊中的冯骏突然觉得身边凉飕飕的,不禁伸手扯了扯被子。

    他扯了半晌,硬是没扯到一点被子,反而抓到了一把湿漉漉的泥土。

    阵阵阴风顺着他的脖颈吹过,顿时让他惊醒。

    “唏……”

    冯骏睁眼一看,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的四周一片荒芜,凉风嗖嗖吹着,视线中还有一个个凸起的小土堆,赫然是一个个无名的坟头。

    冯骏心中大寒,门牙哆嗦得咯咯作响。

    他本能地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却发觉自己躺在『乱』草堆上,双脚动弹不了。

    刚一发力,脚踝附近就传来钻心的疼痛和僵硬感。

    “吗的,做的什么噩梦!”

    冯骏破口骂了一声,然后竟是把眼睛又闭上了。

    只是,他刚闭眼,却又猛地睁开。

    不对,做梦怎么还会感觉到疼?这梦,也太真了吧?!

    再次睁眼的时候,他才留意到在不远处的一个坟头边,站着两个阴森的人影。

    冯骏环顾四周,看着这一片『乱』坟堆,终于是忍不住狂叫一声。

    大半夜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种鬼地方,谁能受得了?

    不远处的两个人影,也是回身看了看地上的冯骏。

    “他醒了。”楚云端道。

    “嗯。”邹平面无表情,一步步走向冯骏。

    冯骏躺在地上迎着月光,不太看得清邹平的面容,更加觉得『毛』骨悚然。

    “鬼啊!”

    冯骏尖叫了一声,想要逃离这个鬼地方,却已经动不了。

    早在楚云端把他背过来的时候,就将他脚踝处的『穴』道和经脉封死,现在的他,怎么可能跑的掉!

    直到邹平走到冯骏面前,冯骏才猛然惊醒:“你、你……你是、你是那个人,你、你怎么在这里?”

    冯骏记不得邹平的名字,却记的白天自己差点叫人把邹平给打死。

    在这种鬼地方看到邹平,他宁可碰到鬼。

    邹平没有理会冯骏,扯着冯骏的一条腿,拖向一个坟头。

    冯骏被拖得一嘴烂泥,不断发出哇呜哇呜的怪叫。

    终于,邹平将他摔在坟头旁边。

    坟头上的泥土,显然还是崭新的,还没长出来野草。

    旁边,没有墓碑,反倒有两团黑『色』的圆形事物。

    冯骏只觉得鼻子中冲进来一股子难闻的血腥,再加上嘴里吃了不少脏泥,不禁令他肚子中翻江倒海,忍不住干呕起来。

    干呕了好几下,他的余光才瞥见坟头上两团黑『色』的事物。

    两团杂『乱』的头发下,四只狰狞可怖的眼睛,刚好盯着冯骏。

    他赫然发现,那两团事物,竟是两个人头!人头上的眼睛里,满是不甘和不信,似乎是在对冯骏说:冯大人,我们哥俩就等你了……

    冯骏大骇,发疯似的尖叫。

    “叫你妈比的。”邹平抬腿踹了冯骏一脚。

    “壮、壮士!不是我、不是我。饶了我啊,饶了我啊……”

    冯骏早已清醒,他隐约看得清两个人头属于谁。再想到白天他欺辱的那个女人,还有打死的邹父,当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没有心思考虑,一个邹平怎能做到这点,心中只有强烈的恐惧和求生**。

    “跪下。”旁边的楚云端,缓缓开口。

    这时,冯骏才留意到楚云端的脸。

    这一下,他更加惊骇:“你、你是、楚家的那个人?”

    “叫你跪下了。”邹平此时好像催命的厉鬼。

    冯骏吓得浑身颤抖,赶紧跪倒在坟前。

    “小兰,我兄弟帮你报仇了……王飞和沈华已经下去了,马上,姓冯的也要去找你赎罪了。”

    邹平的声音,此时反倒平静了许多。

    冯骏闻言,颤抖着向后挪了挪。

    不过邹平,早已从地上拿出来一把宽刃大刀。

    刀身出鞘,闪烁着阴森的寒芒。

    冯骏扑通一声趴在地上,连忙求饶:“壮士,饶命啊。那女人,不是我杀的,是她自己死的啊!都是沈华,都是沈华提议的,都是他,他已经死了。你放过我,我给你数不清的钱,给你一世荣华富贵,你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求生的本能,导致冯骏说起话来十分流利。

    但邹平并反而更加愤怒:“去阴曹地府赎罪吧!”

    说完,他一刀砍向冯骏的脖子。

    “等等。”就在长刀急速落下的时候,楚云端却是按住了邹平的手腕。

    冯骏浑身早已被汗水浸湿,此时如临大赦,连忙磕了几个响头:“多谢壮士不杀之恩,多谢……”

    楚云端目光一凝,突然道:“我问你,广亲王为什么要陷害楚家、陷害楚弘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