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泼妇骂人
    芳娘看得出来楚云端心情不太好,所以不由猜测,楚云端八成是因为苏妍的离去而不太高兴。

    不过,她小心翼翼地说完后,楚云端反而有些疑『惑』:“苏妍走了?去哪儿了?”

    “咦,二少还不知道吗,前些天苏妍就走了,应该是再也不会回天香城了。”芳娘叹惋道,“那丫头到底还是面皮薄……”

    “走了吗?走就走吧……”楚云端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心底觉得有些亏欠苏妍。

    毕竟,当日太虚仙府得以苏醒,也是因为把苏妍的力量偷偷吸干了。而且,人家还送了一颗筑基丹。

    想不到现在,她已经离去。

    芳娘原本就担心楚云端会大闹着要见苏妍,故而心中忐忑,现在见楚云端还算淡定,这才放下心来。

    “既然二少只是打算喝喝小酒,芳娘就不打扰你了。”她很识趣地起身欲走。

    楚云端这时却又叫住了她:“芳娘,今天沈华来了吗?”

    “早就去楼上逍遥了,二少真的不要姑娘陪陪吗?”芳娘『露』出一个浪|『荡』的笑容。

    楚云端摇了摇头,没再多问。

    他刚确定沈华在二楼,就被一阵吵杂的声音惊动。

    通向二楼的楼梯上,一男一女掐在一起,一边扭打着一边下楼,震得楼梯不断作响。

    女的浓妆艳抹,脸上的脂粉油光发亮,男的光着上衣,裤子还没穿好。

    一楼大厅内的客人和姑娘们,看到这一男一女,都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这般不雅的扭打,也不嫌丢脸。

    那对男女还不断骂骂咧咧的,女的更是不断在男的山上抓挠,十分泼辣。

    男的也是被扯得急了,使劲推搡,将女人重重地推了下去,“咕噜噜”从楼梯的半途滚了下来。

    闹到这个份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男人八成是来寻花问柳,玩到尽兴的时候,被自家的母老虎却找上门来了。

    “这哥们,可是够惨的……”

    “话说回来,这女人也是真够虎的。”

    不少人都是淡然看戏的样子,咂嘴议论道。

    “咦,这女人,有点面熟啊。”

    “你还别说,这男的,不是沈华少爷吗……”

    随着那对男女的扭打到楼下,不少人都看清了打架者是谁。

    男的赫然是首富之子,沈华。女的也是来历不俗,太守之女,余曼!

    看清来人之后,所有客人都闭上嘴巴,不敢多言。

    显然,这两位打架,他们可不敢『乱』『插』嘴。

    而且,不久前余曼被楚家休了,这事早就传遍了天香城。现在余曼却跑到醉春楼把沈华拽了出来,这其中的意味,有点深啊……

    再说余曼被沈华推下楼梯后,被摔得够惨,瘸着腿爬起来,然后又爬上去,活像一个母老虎。连抓带扯,使劲地把沈华拽了下来。

    她的嘴里也不闲着,不断大骂:“沈华,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竟敢过河拆桥。过了这么长时间,你不去找我爹提亲,竟然天天混在这种地方,和那些小贱人玩乐。我弄死你,弄死你个负心汉!”

    说着,余曼张牙舞爪,还在沈华的身上咬了起来。

    沈华终日玩乐,力气又不大,当下他的胳膊上就被咬出来几个深深的牙印。

    “贱人!老子来这里,管你屁事,滚!”

    沈华也是又急又气,怒喝一声,狠狠甩手,又把余曼推搡开来。

    “你老娘的!”余曼同样不饶人,又像老虎一样扑了过去。

    她自从被楚家休了之后,就等着嫁入沈家。却没想到,沈华竟是完全不搭理她,更别说去提亲了。

    余曼她恼羞成怒,多次找沈华大闹。今天,更是直接闹到了醉春楼。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沈华扭打、叫骂,也不觉得丢人。

    不少看客都忍着笑意,不敢出声。

    楚云端同样目睹了一切,不免发出一声冷笑。

    此时满厅的人都闭口不言,安静得很。楚云端这一笑,刚好被余曼听见了。

    余曼回身一看,却看到楚云端悠哉悠哉地斟酒自饮。顿时,她的火气更大。

    要不是这个该死的楚云端,她未必沦落到这般田地!

    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当即就将矛头一转,反而冲着楚云端破口大骂:“你这废物,还敢偷笑,有种的,到我爹面前笑啊!”

    “呵呵……”楚云端对于这个女人,实在是一点都不想去理睬。

    与一个心毒嘴也毒的泼『妇』讲话,完全是自贬身份。

    余曼见状,反而更加不爽,继续骂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半夜跑到这个鸡|婆聚集的地方!想必是慕萧萧那个小贱人不讨你欢喜吧,哈哈!”

    说道后面,余曼报复『性』地大笑起来。

    不料,楚云端的目光却是一冷。

    仅是余曼的这张臭嘴,都让人有种杀了她的冲动。

    但楚云端这次只是为了把沈华带到邹平面前,所以还是没有说话。

    余曼得势不饶人,继续得意而扭曲地笑着:“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贱人,有什么用?”

    这次,楚云端猛然起身,转眼间站到了余曼的身边。

    咔——

    楚云端一掌抓向余曼的脖颈,顿时憋得她再也发不出声。

    “你住嘴会死吗?”楚云端冷漠地看着余曼。

    余曼一脸通红,心中悚然。她潜意识里还把楚云端当作废物二公子,根本没想到,对方如此暴躁。

    很快,楚云端松开了手。

    附近还那么多人,他总不能真把余曼掐死了。

    而且,他看到余曼那张嘴脸,心中的厌恶实在太重,不愿多看一下。

    “恶心的东西,我家萧萧,就算一根头发丝都比你强。涂的一脸脂粉,跟猪油一样,恶不恶心。”楚云端朝着地上啐了一口,重新回到座位上。

    余曼差点疯了。

    不是因为被掐的,而是因为楚云端的辱骂。

    “猪、猪油?!”

    余曼双手捂着脸,尖声叫喊。

    可就在这时,她后面的沈华目中闪过狠『色』,抬腿就朝着余曼踹了过去。

    咕咚,余曼脑袋撞到地上,竟是昏了过去。

    余曼刚才转身去骂楚云端,一直没注意沈华。却没想到,沈华居然暴起踹了她好几脚。

    沈华对这女人也是讨厌到了极点,一点儿都不留情,将余曼踹在地上后,还不忘补了几脚。

    “草你吗的贱女人,烦不烦,管老子的事!滚、给我滚开去,谁他吗要娶你这恶心的女人,娶来辟邪吗!”

    转眼间,余曼就被踹得浑身都是脚印。

    沈华这才拍了拍手,拍了拍手,然后看也不看地上的余曼一眼,忙不迭地走向楼上。

    在他上楼的同时,座上的楚云端,早已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