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血海深仇
    “后悔你没能来得及救小兰吗?”

    楚云端看得出来,邹平确实是绝望到了极点,生无可恋。

    邹平的拳头死死握着,指甲都陷在了皮肉中,手心溢出血丝。

    “不,我最后悔的,不是没能救到她。而是,我以前只会游手好闲,到最后,连为小兰报仇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自杀』去陪她,去向老爹赔罪……”

    正在这时,医馆的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抱歉,耽误你开医馆了……”邹平惭愧。

    门外,刚好发出一道带着谄媚之意的声音:“二少,在不在?”

    这声音顺着门缝进来,却是令邹平的身子,猛然颤动一下。

    楚云端快步走向门口,将手放在门闩上,回身问道:“现在,有个让你手刃仇人的机会,你敢杀人吗?”

    邹平沉默。

    楚云端又道:“不用担心连累我。”

    “敢。”邹平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吱——

    楚云端一把拉开大门……

    “嘿嘿,我还以为没人呢,二少果然每天都在的。”

    门外的一张笑脸,对楚云端十分客气和尊敬。

    楚云端看了那人一眼:“王飞,来的正好,我正要去找你。”

    外面的人,正是王飞。

    他前几天在楚云端这里买了『药』,今天白天好像是因为见了死人而受到惊吓,晚上竟然发现病情出现反复的迹象。

    大急之下,他赶忙过来找楚云端。

    “怎么能需要二少找我呢,那可使不得。”王飞没有留意楚云端的神『色』不善意,连忙客气地道。

    不过,他正说这话,却被楚云端一下子抓住了脖子。

    “二、二少,你干什么?!”王飞脸皮一下变成了青『色』,大口喘气。

    楚云端掐着王飞的脖子,将王飞拎进医馆,重新将门关死。

    咕咚——

    王飞被狠狠地朝着地上一丢,砸得地面发出一声震响。

    “哎哟,痛痛痛,二少,你干什么啊!”王飞有些怒意,但又不敢惹到楚云端。

    只是,他从地上爬起来,爬到一半,就两眼一瞪,盯住椅子上的一个人:“邹平?你怎么在这里。”

    邹平的双目,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王飞,我草你祖宗!”

    他大骂一声,然后发疯的扑向邹平,一拳轰出。

    王飞措手不及,被砸得鼻青脸肿。

    不过他自认为打架可不虚邹平,所以起身想要还手。

    但他刚要还手,就被楚云端一脚踹倒在地,浑身骨头都要碎了。

    王飞又惊又奇气,破口大骂:“楚云端,你他吗干什么?”

    无缘无故被人打,他也顾不得有求于楚云端了。

    楚云端低头看着王飞,一脸阴沉:“今天白天,你和沈华、冯骏干了什么!”

    轰!

    王飞的脑袋里像是出现震雷,顿时懵了。

    怪不得,楚云端打我!

    他四下望了望空空『荡』『荡』的医馆,心中生出无边的寒意。

    “二少,你、你别听人瞎说,我什么都没干,只是陪客!冯大人来了,需要人招待,我去招待一下而已!”

    王飞连忙解释。

    “陪客?”楚云端双目一眯。

    “对对对,陪客!”王飞在地上只顾着点头,“听说那个冯大人把沈家的人叫去商量什么,沈华要招待他,顺便把我也带着了。”

    “你住嘴!”邹平暴怒,使劲踹了一脚王飞的嘴巴,顿时踹得他满脸是血。

    “你这禽兽,早就对小兰有不轨的图谋,主动向冯骏提议小兰姿『色』不错,要不是你提议,冯骏那个老狗,怎么会盯上小兰!”

    邹平又是在王飞的身上疯狂地抓、咬,恨不得生啖其肉。

    楚云端的心中,却有些自责。

    当初,若不是他带着王飞刚好碰到小兰,就不至于让王飞产生歹念。今天,也不至于致使王飞带着另外两个禽兽害死小兰。

    如果,他没有给王飞治什么病,或许邹平就不至于这么惨了。

    王飞因为被楚云端踢断了腿,所以此时只能被邹平暴打。

    他哭着喊道:“二少,救我啊,不要听别人瞎说,我家里还有很多灵『药』,都等着给你呢。不是还有剩下一半的『药』钱没给你吗,等、等下子,加倍给你……”

    “你的命,值多少钱?”楚云端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

    王飞浑身被冷汗侵透。

    邹平的手上,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把长长的银针。

    这把银针,本是做针灸之用,全都有好几寸长,闪着白『色』的光芒,吓得王飞的裤裆都湿了。

    “呵呵,你可真爱『尿』裤子的呢,上次在醉春楼,你也『尿』过吧。”邹平咧嘴阴笑,笑容可怖。

    “邹、邹平,你冷静点,我只是陪客,只是跟着冯大人去逛街的。一切的主谋,都是沈华啊,是沈华让我找找好玩的,让冯大人好好玩玩。”王飞被吓得肝胆俱裂,使劲挣扎。

    邹平的力气,出奇得大,死死按着王飞。

    他手中的一把银针,终于笔直地朝着王飞的脖子刺了过去。

    “等等。”

    这时,楚云端却打断道。

    银针刚好悬在王飞的喉咙上,已经扎出细密的血丝。

    “二少,二少,救我啊。邹平,你不要冲动,杀了我,你们也很麻烦的……”王飞一动不敢动,生怕下一秒脖子就被捅成马蜂窝。

    邹平只是不解地看着楚云端。

    楚云端接着道:“王飞,你想活命?”

    “想、想!”王飞脑袋不敢动,只能颤抖发声。

    “好,想活命,就把沈华带来。”楚云端淡淡地道。

    听到这话,邹平才明白楚云端的意思。

    原来,是连沈华也不放过吗?但如果在这里把沈华杀了,楚云端必定会受到更大的牵连。

    “云端……沈华他爹,毕竟是一郡首富啊……”邹平迟疑。同时他又将银针收回。

    不过,楚云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王飞:“能把沈华带来吗?”

    “能能!”王飞想也不想就答应,“现在就能,他现在就在醉春楼呢,我这就去把他骗出来。”

    “在醉春楼啊……”楚云端呢喃道,“那就不用劳烦你了,我自己去。”

    说完,楚云端对邹平使了一个眼『色』:“杀了他,为小兰报仇吧,这是第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