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生无可恋
    大半夜的,来了个疯子一样的家伙,张嘴就要买毒『药』用来『自杀』。

    这种怪事,楚云端还是从未遇到的,他不免心中感叹,这世上真是什么样的奇葩之人都有。

    一旁的慕萧萧,也是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看这家伙,八成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

    只是,楚云端看着这样颓废的人,总归不太喜欢,所以也懒得和对方多言,没好气地道:“砒霜要吗?”

    “砒霜?吃了能死吗?多少钱?”

    “吃试试不就知道了,你都打算死了,还在乎效果怎样?不要钱,免费送你。”

    说完,楚云端随便从『药』架子上抹了一小瓶治疗跌打损伤的膏『药』丢了过去。

    这膏『药』乃是涂抹外伤用的,并不是拿来吃的,但吃了总不至于死。

    就算这人求死,楚云端也不可能让他死在这里。

    那疯男子接过膏『药』,果真没有多想,扒开瓶子就朝着嘴里糊了过去。

    此时,楚云端却是脸『色』一变,右手陡然将『药』瓶拍掉。

    啪!

    『药』瓶应声落地,摔得粉碎。

    “邹平?”

    楚云端犹豫地说出两个字。

    疯男子听到邹平两字,也是怔了一下,接着才抬眼看去。

    他那双死灰一样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慌张,接着猛然转头,快步离开。

    楚云端哪能让他走掉?

    刚才邹平为了服『药』,掀开『乱』糟糟的头发,才『露』出正脸。不然,楚云端都没注意,也想不到此人竟是死党邹平!

    邹平被楚云端毫不客气地拉了过来,然后粗鲁地丢在椅子上。

    “萧萧,关门。”楚云端道。

    眼下邹平变成这个样子,医馆还是别开了为好。

    邹平被楚云端死死按在椅子上,使劲挣扎,却完全动弹不了。

    耗尽了力气之后,他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双眼无神。

    “邹平,你怎么了?”慕萧萧试探『性』地问道。

    邹平双腿朝着地上使劲蹬了几下,哀嚎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拉我?呵呵……我就活该这么倒霉吗,想买瓶毒『药』喝喝,都遇到熟人。”

    “一个大男人,要死要活的样子,还要喝毒『药』『自杀』?可不可笑!”楚云端冷声呵斥,“清醒点!”

    邹平反而疯笑起来:“冷静?我很冷静,都死光了死光了,我当然也要死……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啊!!”

    到了这个份上,楚云端早就看出来了,邹平怕是遭到了天大的挫折。

    这家伙的『性』格还算开朗,若非天大的挫折,不至于这般寻死觅活。

    “有什么事,能先说出来再去死吗?免得我和萧萧好奇。”楚云端没好气地道。

    邹平哭嚎了好一会儿,再看着楚云端,不禁清醒了一些。

    “楚云端,楚老二,兄弟啊!为什么!为什么我连死都不顺?我爹死了,小兰也死了,家也没了,我还怎么活下去?!”

    一连串的哭诉,令楚云端的心情愈发沉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兰,不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吗?”

    楚云端还记得前些天遇到邹平带着个端庄的女子,自称是媳『妇』,也就是小兰。当时两人还你侬我侬的,邹平更是一脸幸福。

    可现在,小兰死了?邹平的老爹也死了?

    “邹平,你先冷静点,有什么事情,我和云端可以帮帮你啊。”慕萧萧也是安慰道。

    “啊!啊!”

    邹平仰头大叫,脖子上青筋暴起,完全就是一个疯子。

    一声大叫过后,他才垂下头来,安静了许多。

    接着,他一脸呆滞地说着:“云端,我爹被人打死了,小兰『自杀』了。”

    “谁干的?”楚云端的声音里带着寒意。

    “谁干的?呵呵,惹不起,惹不起啊,连你楚家庄都惹不起啊……”邹平疯疯癫癫地道。

    楚云端拍了拍邹平的肩膀,语气毋庸置疑:“说。你敢说,我就敢让他死。”

    邹平抬眼盯着楚云端,终于,忍不住道出实情:“是王飞,还有沈华……”

    不论如何,起码把心中的痛苦说出来,或许能好受一些。

    至于报仇,邹平自以为没有任何希望。

    “王飞?沈华?害你家破人亡?”楚云端有些意外。

    这两人在天香城虽然地位不低,但也不至于敢随意害人『性』命。

    邹平接着苦笑:“那两个千杀的禽兽,仗着背后有余清风撑腰,更带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冯大人,把小兰、把小兰……”

    说到后面,邹平两眼通红,哽咽不能言,只能疯狂地抓着自己的脑袋。

    “别说了,我知道了。”楚云端打断了他。

    从邹平不完整的言语中,楚云端可以想得到,小兰必然是被王飞和沈华糟蹋了。

    这两个纨绔子弟的臭名,在天香城算是有名的。寻常百姓家里的女儿,都避而远之。

    小兰出身一般,邹平虽然家境不错,但也不算多出众。

    若是小兰引起沈华和邹平的垂涎,也是难逃一劫。

    “你确定是沈华和王飞,还有冯大人三个?又他们怎么会勾搭在一起。”楚云端追问。

    “还怎么确定,那三个禽兽,如何欺辱小兰的,我都看在眼里,都看在眼里啊!”邹平更加疯狂。

    亲眼看到心爱之人被三个禽兽凌辱折磨,最后不堪受辱而『自杀』。

    这种痛苦,谁能承受得了?

    在邹平断断续续的言语中,楚云端终于完全了解了始末。

    就在白天,沈华、王飞,还有冯大人,直接带着几个官兵,冲到了小兰的家里。

    这几个官兵,还是余清风亲自吩咐给冯大人使唤的。冯大人,自称钦差大臣,显然就是早上去侮辱楚家人的冯骏。

    邹平听别人说,小兰家里被外人闯入,当时就急了,赶过去一看。

    他傻眼了。

    小兰最后看到邹平一眼,刚好从桌上『摸』出一把剪刀,含恨自尽……

    邹平疯了,恨不得将王飞几人千刀万剐。

    但最后,反而被暴打一通。

    幸好,没被打死。

    邹平回家之后,他的老爹愤然不平,跑到太守府去讨还公道。

    结果,邹父也冯骏叫人被打了一通。邹父心脏本就不好,气恼之下,还被暴打,竟是直接一命呜呼。

    接连的重挫,让邹平备受打击,陷入癫狂。

    …………

    龙虎馆内,只有邹平的哽咽声。

    楚云端同样心中不是滋味,只觉得无限悲凉,还有愤怒。

    他还记得,那天见到邹平和小兰的时候,邹平是多么满足。一个好『色』之徒,终于想有个家了。

    当时,楚云端由衷为邹平高兴。

    然而,现在,什么都没了。

    楚云端很久没有如此愤怒了,也很久,没有如此想要杀人的冲动。

    良久之后,楚云端才沉声道:“所以,你也想死掉算了吗?就不想,亲手血刃仇人吗?”

    邹平生硬而无力地道:“报仇?这种事想想就好了。余清风对比视而不见,还要包庇……王飞还好,沈家都不是我能惹得起的,那个钦差大臣,更不用说……”

    说完,他又问道:“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